游戏资料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介绍 > 玩家手册

迦楼

2011-12-01

核心提示:曼珠沙华,我终于想起了你,可是,我又是谁,是迦楼,还是大鹏明王,抑或是前九世的路人甲乙?不过,没有关系,只要我们的爱还在,一切都好。

   【生来不凡,美少年】

  洪州,大寒,白雪皑皑,天降麟子于洪州府衙,彩云腾空,一派祥瑞景象。

  府尹晚来得子,大喜,大摆筵席三日不休,且邀得各地文人才士为爱子起名。直到第三日宴散,一位长相古怪的云游画师来至此地,“就叫他迦楼吧。”

  此名无功无利,却透着淡雅禅意,正合了府尹心意。府尹欲款待这位云游画师,不想他婉言谢绝,只留下一纸书画,上绘有一只大鹏金翅鸟,栩栩如生。

  “这个孩子生来不凡,却注定遭遇悲苦,若他日蒙难,可带上这幅画来雪国寻我,我叫画魂。”画师说罢,阔步离开府衙,不消片刻,身影便在纷飞大雪中隐去。...........查看全文

  时光飞逝,十六年后,迦楼已是一位英俊的美少年。在父亲的栽培下,他通晓天文地理,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考得一个状元怕也不是什么难事,而最令府尹骄傲的是,迦楼天赋异禀,曾有世外高人见到迦楼,便称其乃武学奇才,他人需修得数十载的武功,迦楼不消三月便能融会贯通。

  相貌赛潘安,德才胜孔明。这样一位世间罕有的完美男子自然备受女子喜爱,而获得公主的垂青理应也是人生之大幸。谁料,迦楼对宫媒冷言冷语,表示对公主绝无半点情义。此举令府尹大伤脑筋,唐王虽贤明,但拒绝公主,等同于羞辱圣上。

  “孩子,公主贤良淑德,乃当今圣上掌上明珠,你意欲为何?”

  “父亲,孩儿心中已有佳人,望父亲体谅。”

  “原来如此,那是哪户人家的女儿,告知为父,为父也好让你们尽早成婚,这样就谈不上欺君之罪了。”

  “这……这位女子只在我的梦里,我也寻她不得。”

  听到此言,府尹大为光火,他并非一个趋炎附势的父亲,但是儿子如此荒诞,令他忧心忡忡,几番盘问也是同样的答案。

  迦楼望着父亲甩袖而去,无奈地吁了一口气。父亲是自己最敬重最依赖的人,在父亲面前,他从未说过一句谎言。

  关于他爱上的那个女子,确确实实只存在他的梦里。

  【亦真亦假,梦中人】

  从迦楼记事起,他总会反反复复做着一些相同的梦,而这些梦却是断断续续,每当迦楼在梦中想到了关键之处,便会猛然惊醒,梦境也在自己脑海中变得破碎。

  梦中唯一清晰的,是一个身着白衣红绫的仙子。她有着颠倒众生的美丽,看到她的一颦一笑,迦楼就会一阵阵莫名的心痛。为了给自己找出答案,迦楼努力顺着白衣女子出现的梦境回想。

  其中一个梦境,是一片落英缤纷的天地。在高山一隅,有一片佛光普照的花海,雪白的花海随着岚风摇摆,犹如海边的浪花,此起彼伏。而她,就在花海中游走,捡起被风吹落的花瓣,然后翩然飞舞,在他的面前降落。两人在花海中相拥,直到夕阳收起最后一丝光线……

  另一个梦境,是一个幽暗孤寂的空间。这里有河流,却没有水声;这里有火焰,却没有温度;这里有行人,但每个行人都有一张哀伤的脸……白衣仙子撑着渡船,向他缓缓靠近。迦楼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但是听不见自己的声音,醒来后也无法记起她的名字。但是,迦楼记得,在离别时,她眼角的泪水,还有那河岸边火红的花海,那花海,曾在另一个梦境出现,只是这片花海的色彩改变,不再纯白如雪。

  听老人说,人死后都会到黄泉走一遭,黄泉岸边彼岸花的香味会让人想起前世今生,然后忏悔自己的业障,直到抵达奈何桥,方喝下孟婆汤,忘却一切,重新来过。

  梦境里的一切莫非是自己的前世?不,这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那位白衣女子已经严严实实地填满了他的心房。爱上一个梦中的女子,迦楼自己也感到稍许荒谬,不过,爱情本来就是无法捉摸的,荒谬还是合理,只不过是世人给自己围上的枷锁。

  【命运之殇,雪国】

  迦楼一直以为自己的命运就似铺好的华丽砖石路一般,只要照着父亲的安排一路走下去,便没有风浪,平安度此一生。只是,那一年的寒夜,这条平坦的大道突然被拦腰截断。南巡钦差在大唐南部发现有百姓私掘金矿,随后在洪州府衙后院发现黄金万两,圣上龙颜震怒,证据确凿,诛其九族。

  迦楼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知道父亲是个正直廉洁的好官,为官三十载,从未贪得百姓一分一厘,又何来晚节不保?只是这官场淤浊,父亲终究敌不过大势。

  府尹望着悬于墙上的大鹏图,猛然想起迦楼出生之时,有位云游画师说的话,看来他的预言没错,躲不过的,终究还是来了。

  “孩子,拿上这幅画,去一个叫雪国的地方,寻找一位名叫画魂的云游画师,他非凡人,定能助你逃过噩劫。”

  府尹将这幅画交给了迦楼。当朝廷大将携军而来之际,迦楼施展轻功,轻易逃离了禁卫军的搜捕。他在屋顶上看着大院里发生的一切,父亲怀抱着母亲的灵牌在圣旨前自刎而亡,众家眷被戴上了镣铐,绝望地走向断头台……

  画魂,如果这一切都是命运,那么,我就一定会遇见你。

  一年后,迦楼终于踏上了雪国的土地,这里的雪比家乡的更美,更干净。而这里的寒冷,连时间都被冻结。

  那位叫画魂的画师似乎早已料到迦楼的到来。

  “画魂,十几年前你便已知晓今日发生的一切,为何却又袖手旁观?”

  “三界六道,皆由命运主宰,我绘尽红尘俗世,只道过眼烟云,而你的命运也注定诸多坎坷。”

  “既然早已注定,你又何必出现?”

  “噩运可以令人得道,也会令人入魔,你若一步踏错,会给三界众生带来灾祸,我愿传你正道功法,望你修成正果,抛却滚滚红尘。”

  迦楼隐隐察觉到自己的不平凡,但倘若自己真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又为何要当命运的棋子?

  从那天起,雪原之上多出了一个少年勤习功法的身影,当他施展轻功的时候,连天空的雄鹰都追不上他的步伐。偶有小憩,迦楼便截下一段冰柱,制成一柄长笛。

  这悠扬的曲调啊,梦中人可否听到?

  【重返红尘,金鹏盗帅】

  雪国的五年时光,就像落在雪国土地上的雪,不增不减。迦楼本以为自己可以在这里永远生活下去,一直到寿命终结的那一天;可是,心里某个地方的,不甘的心蠢蠢欲动。

  雪国虽然宁静,但是终不属于自己;中原虽然污浊,可那里有家的味道。若命运安排如此,想战胜命运,又何必逃避?

  迦楼告别了画魂,告别了雪原,来到他的目的地——长安。

  闯进宫殿,迦楼终于见到了唐王李世民,他的想法单纯而直接,要为自己的父亲洪州府尹翻案。在房玄龄、魏征等大臣的帮助下,洪州府尹的冤案终于得以澄清,幕后黑手也得到应有的制裁。唐王看着眼前器宇不凡的男子,终于明白为何自己的女儿对他如此迷恋,于是,唐王再次下诏,纳迦楼为驸马。

  这是迦楼对大唐公主的第二次拒绝。他知道这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是多么不可理喻,但是爱情,他早已决定完完整整地留给梦中的仙子。这种倔强乃至偏执的信念,迦楼自己浑然不觉,梦中人似乎是他的一部分,伴随着他度过前世与今生。

  不知从何时起,长安的夜空中常出现一个男子清俊的身影,他劫富济贫,锄强扶弱,所到之处留有一片金羽,坊间称其为“金鹏盗帅”。

  百姓纯良的感激,孩童天真的笑容,这一切,不正是父亲一生所追求的理想吗?仕途并非是实现理想的唯一方法,迦楼终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遇上那个叫子桑的机关兽传人,迦楼的命运之轮开始剧烈旋转。

  这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总是做出令他哭笑不得的事,连自己都保护不好,还信誓旦旦地说只要帮他杀掉百年蛛妖,他就必须答应做她行走江湖的搭档。迦楼并不惧怕百年蛛妖,只是回想画魂教诲,念其修为不易,故放她一马,不料此蛛妖魔性不改,继续作恶。

  当子桑找到蛛妖老巢,与蛛妖对战时,迦楼着实捏了一把汗,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竟然召唤了天龙兽,将百年蛛妖轰个稀巴烂。看来是不需要自己出手相助了。

  突然,蛛巢后一个妖影闪过。

  不好!天龙兽出现的消息定会传入妖界,到时子桑定将危机重重。然而,当迦楼追到郊野,妖影早已消失不见。毕竟是凡身肉体,就算武功修为再高,也无法再有突破,一想到这里,迦楼就会有莫名的失落感。

  【大鹏明王,龙宫血战】

  长安大街小巷布满了绸庄因通敌叛国罪被满门抄斩的消息,而子桑,正是漏网之鱼——绸庄唯一的千金小姐。

  在子桑哭红的双眸里,迦楼看见曾经的自己,也是这般痛恨天道不公,心中的怨恨燃起浇不灭的怒火,誓要焚烧敌人,就算同时焚烧了自己也在所不惜。

  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子桑,迦楼不想去理睬这个问题,也许是她的遭遇和自己很像,子桑就像妹妹一般,令迦楼疼惜万千。

  他想照顾眼前的小丫头,出于爱,或者处于怜悯,都已不重要。

  终于,子桑做出了选择,迦楼明白眼前的小丫头已经在苦难中成长,她有她的承担,自己无法阻止她的决定。而唯一能做的,就是替子桑夺回天龙兽。

  那一夜,画魂出现。

  “迦楼,天龙兽已落入龙宫手中,三界之战一触即发,唯有夺回天龙兽,龙宫才会暂时收手。现在,只有你才能化解这场灾难。”

  “我亦决心夺得天龙兽,无奈徒儿只是个凡人,如何与龙族相抗?”

  “你可知古有传说,千年前,龙宫于凡间兴风作浪,祸害无穷。大鹏金翅鸟为救凡间众生,大战四海,屠龙百千。佛祖念其功德,封其为大鹏明王。而你正是大鹏明王转世轮回第十世。”

  迦楼怔住了,他从未质疑过画魂半句言语,只是这突如其来的“前世”身份他还来不及接受,他需要时间来理清思绪。

  半晌过后。

  “师傅,就算我果真是大鹏明王转世,可我已是凡人,何来的屠龙之力?”

  “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你要彻底抛弃对梦中人的爱,这样便可重归神位。”

  迦楼突然无所适从,这个选择他绝对做不到,因为自己的心已经不再听命于自己,她的存在似乎已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旦切开,鲜血淋漓。

  “第二个选择是什么?”

  “六道奥诀。你以心法运行它,便可在短时间内逆转轮回,只是,使用这个奥诀的代价,便是死亡。最后,你将重归轮回,再历十世凡尘灾劫。”

  黎明时分,迦楼的脑海中依稀浮现画魂传予的六道奥诀。做这个决定并不难,若用他的生命换回三界众生,并了却子桑的心愿,实在值得。只有那梦中的白衣仙子,还令迦楼牵挂着。若自己死去,下辈子还能再梦见她吗?

  那一天,海面风起云涌,惊涛骇浪。迦楼释放了体内沉睡千年的大鹏明王。强烈的金光射穿了天际,连九霄天庭也被震惊,六道奥诀逆天而来,大鹏明王重现三界,这究竟是福是祸?

  蔚蓝的海面泛起阵阵红光,那是龙族的鲜血。当迦楼拖着遍体鳞伤的身躯跃出海平面时,九颗天龙兽之枢在他的怀里熠熠生辉。

  沙滩上,海水冲刷着一片殷红,迦楼迎着清晨第一缕曙光,沉沉睡去……

  【命中注定,又见黄泉】

  又是这个梦境,没有水声的河流,没有温度的火焰,表情哀伤的行人。

  迦楼游荡了许久,未曾醒来。行人告诉他,这里是冥界,这条河叫黄泉,不远处的桥是奈何桥,黄泉尽头,便是六道轮回。

  黄泉的波纹荡漾开来,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梦中相遇千万回,从来没有如此真实过,一袭白衣红绫的她就在他面前,触手可及。她眼角悄然有泪珠落下,她轻轻抚摸迦楼的脸颊,似有千般感慨,快乐却又悲伤。然而,她的所有表情转瞬即逝。不经意间,迦楼已经来到了她的渡船。

  黄泉岸边火红的彼岸花沾有点点寒露,似有道不尽的泪水,诉不尽的哀愁。迦楼心中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前世的一切在这一霎那回到了脑海,原来,老人们的传说是真的。

  曼珠沙华,我终于想起了你,可是,我又是谁,是迦楼,还是大鹏明王,抑或是前九世的路人甲乙?不过,没有关系,只要我们的爱还在,一切都好。

  曾经拥有的记忆,从未像现在这般清晰。

  曼珠沙华,我们因相爱而受到佛祖的惩罚,早已约定,为了我们的爱,一起堕入轮回。可是,你放开了我的手,堕入这无尽的黑暗黄泉中。我恨过你的欺骗,因为你早已知道进入轮回后我们会忘却相爱的记忆,从此形同陌路。于是你选择成为黄泉引路者,独自守护我们的爱情……

  “迦楼,你不该放弃重归仙位的机会,我们无法改变命运,而且,我已经决定将你放手,从此以后,再不相见。”

  这是曼珠沙华第一次告诉迦楼,她不爱了。迦楼淡然一笑,若曼珠沙华放下这段感情,她应该能回到佛祖身边吧。

  “你有什么愿望吗?”曼珠沙华低头浅语。

  “如果可以,我想回到阳间,在这一世,带着有你的记忆死去。”

  “好,但你要答应我,在这一世后,请将我彻底忘记。再见,迦楼……”

  再见,曼珠沙华……

  氤氲的夕阳慷慨地铺盖在迦楼身上,耳边传来阵阵海浪拍打岩礁的音乐,睁开眼,又回到了这个生机盎然的凡间。

  曼珠沙华,这一辈子,我将和这份思念一起活下去,充实而圆满地活着。

活动推荐

游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