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资料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介绍 > 玩家手册

曼珠沙华

2011-12-01

核心提示:

  【黄泉渡人,彼岸的倾听】

  有一段天地故事,曾是祖先们津津乐道的传奇;有一段情缘,曾被诅咒千年,而最终,随着主人公的离开而寂静下来……

  相传,每个人死后都会到阴曹地府接受阎王的审判,然后进入六道轮回。生前作恶犯戒者,沦入三恶道——饿鬼道、畜道、地狱道;生前行善积德者,进入三善道——修罗道、人道、天道。然而,在进入六道轮回前,每个灵魂都要经过一片火照之路,那是在黄泉岸边,美到悲伤的彼岸花海。...........查看全文

  黄泉之上,有一条渡船,掌船者有个美丽而孤独的名字——曼珠沙华。她有着令人窒息的美,犹如空中纯净无暇的白云,又似火焰凝结而出的精灵。她的眼睛每望向一个灵魂,那个灵魂便会闻到一阵幽然的彼岸花香,然后,便会回想起前世与今生,一边忏悔自己的罪孽,一边被送往奈何桥,最终,灵魂们忘却所有的记忆,进入六道轮回,开始新的、或好或坏的旅程。

  曼珠沙华倾听着每个渡客的故事,或喜或悲,或嗔或怨,倾听,在千年来渐渐成为了她的习惯。有一天,她船上的渡者是一位忧伤的王室贵胄,他刚刚失去了自己的燕国、恋人、朋友,甚至自己的生命,唯一剩下的,就是这个携带着段段记忆的灵魂。

  “下辈子,我还会遇见潇湘吗?”这个叫慕容的灵魂问道。

  “也许会,但是你们不再记得彼此,一切从陌生人开始。”曼珠沙华淡淡地说道。这个问题很多灵魂都曾问过,她回答了几万遍,但是一点都不厌倦。

  “那就好……”

  “你不爱她?”

  “我爱她,所以不会再允许自己破坏她的世界。”

  曼珠沙华心里的某一处突然被敲动,只是一瞬间,她又掩饰了自己的表情。渡船徐徐向前,在氤氲的黄泉上越来越模糊,可是,自己心中掩埋许久的回忆渐渐探出一角,扎破了心房的厚土,竭力忘却的那个人的脸,愈见清晰。

  迦楼,已过千年,你能否将我彻底忘记,平安地度过这被诅咒的最后一世?一切因果,从千年前开始……

  【吉祥花,花开荼靡】

  西天灵山,处处佛音袅袅,不论飞禽走兽,鱼虫草木,皆集得天地灵气,悟得佛法奥妙。

  在灵山西阙,有一处百花林,如来佛祖常在此讲说佛法,故百花亦习得正果,常开不败。然而,有一颗洁白的花蕾愧于无法悟得一个“情”字,迟迟不开。佛祖拈花一笑,这颗花骨朵感悟佛祖之心,终于开出百花林中最洁白最高贵的花朵,不仅如此,这朵花凝结出灵山最美的花仙子,佛祖赐其名——曼珠沙华。

  曼珠沙华虽有神格之体,法力高强,但始终未修得正果,她气冲冲地跑动佛祖面前质问原因。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最疼爱的花灵,佛祖摇了摇头,闭目不语,曼珠沙华只好悻悻离去。

  回百花林的途中,她遇到了迦叶。

  “迦叶,我为什么我的法力高于其他姐妹数倍,却无法像她们一样修成正果?”

  “法力越高,承担的命运就越沉重,要领悟的东西自然多余她人数倍。”

  “我日夜冥想,实在无法知晓自己尚缺何物,我不想浪费时间了,可有修成正果的其他方法?”

  “这……”迦叶面露难色,不过还是道出一个方法,“俗世之人欲要修成正果,必要经历一番磨难,为凡间做出无上功德,你若能如此,想必亦能修成正果。”

  曼珠沙华将迦叶的话牢记在心,她期待着佛祖能委以重任,让她下界广施善业,好及早修得正果。然而,百年已过,佛祖从未遣过她半次。难道佛祖不相信她的力量吗?曼珠沙华心中开始不平。

  某天,下界有四位客人来至灵山,他们便是下界的四海龙王。龙王向佛祖哭诉道,凤凰之子大鹏金翅鸟在四海为恶,以龙为食,龙族面临灭族之祸,望佛祖凭借无边法力,收服这只作孽恶鹏。佛祖思量片刻,并未应答,只是好生安慰四位龙王,令其在灵山休憩几日。四海龙王垂头离去,感慨世道不公。

  灵山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然而,亲眼见到那日情景的曼珠沙华却开始蠢蠢欲动。擒住为恶的大鹏金翅鸟,为下界造福,这不就是迦叶所说的“无上功德”吗?与其守株待兔,不如为自己创造机会。   于是,曼珠沙华偷偷离开灵山,尾随四海龙王来至下界。

  大鹏金翅鸟,我一定要将你擒拿,这样我才有资格修成正果!

  【相遇,天边的金羽】

  海平面上,狂风怒号,卷起海浪千丈,无数水族的尸体随着海浪翻滚,被冲到海岸线,留着一片殷红。

  这是曼珠沙华生平第一次看见战争,她对大鹏金翅鸟的憎恶又添了几分。然而,当她眼睁睁看着龙族卷起的巨浪侵吞人类部落时,她发现凡人的性命在龙族眼里如同草芥。也罢,待自己收服了恶鹏,龙族也就没必要祸连人类了。

  惊涛骇浪中,隐隐闪现一个挥舞双翼的身影——大鹏金翅鸟!曼珠沙华猛地警觉起来,她凝神聚元,将力量汇聚到手中的花茎长辫上,狠狠劈开了眼前的巨浪。在一刹那,她清楚地看到眼前对手的样子,他有着无以伦比的完美,金色的长发下,有着一双能看穿所有雾霭的眼睛,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寻找猎物的目光,她也不例外。

  这一天,曼珠沙华进行了生命中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战斗。从大海到森林,从荒漠到雪山,他们足足战斗了七七四十九天,依然没有胜负。直到第五十天,曼珠沙华终于力竭,她的颈上架着一支锋利的金翎。

  “在我死之前,我要知道你的名字。”曼珠沙华心中充满了不甘,她修得正果的梦想怕是要随着死亡一起破碎了。

  “我的名字是迦楼,”眼前的男人在她的面前摆出胜利者的高姿态,眼眉分明流露着喜悦,似乎现在正在把玩着一件玩具。

  “好,我记住你了,你动手吧。”曼珠沙华狠狠地记住这个叫“迦楼”的对手,待她重新修炼千年后,定会找他复仇。

  “我有说过要杀你吗?”迦楼不屑地收回了手中的金翎,令曼珠沙华惊诧万分。“我想,你应该不是个坏神仙,四海龙宫这帮害虫,不值得你帮忙。”

  说罢,迦楼扬翼而去。

  决不能就这样认输!曼珠沙华拖着疲惫的身体,运气驾云,勉强自己追赶迦楼。

  不知不觉间,曼珠沙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破败的村落。整个村子被洪水浸泡着,只有一处小山坡上,聚集着逃难的老百姓,他们的脸上只有一个表情,就是绝望。不消片刻,迦楼带着几条鱼降落在小山坡上,几个孩子欢呼雀跃地向他奔去。

  这个画面,无比美好,曼珠沙华发现自己似乎不是那么憎恶眼前这个男人了。她走到孩子们面前,将一颗种子丢进了土壤,转眼间,种子发芽成长,瞬间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树上结着丰硕的果实,果实熟透,落满一地。

  在大人孩子们的惊呼声中,曼珠沙华抬头微笑,她突然发现,迦楼的目光停留在果子上良久,当她捕捉到他的目光时,他又别过头,迅速消失在灰霾的天空中。

  真是个不坦诚的家伙,不过应该还会遇到他吧。奇怪,我在期待什么呢……

  【眼前人,生死与共】

  自从上次与迦楼一战后,曼珠沙华便在这个破败的村落休憩了几天。百姓们纷纷向这位仙子诉说着自己的苦难,曼珠沙华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佛祖慈悲为怀的心境,以及自己身为神仙的责任重担。

  从百姓的口中,曼珠沙华得知四海龙王正在收集凡人的生魂,欲以生魂祭奠一口封印着强大力量的神鼎,从而打开神鼎,获取这股强大的力量。曼珠沙华曾在天界听说过,三界中有九口神鼎,封印着灵宝天尊的力量,若得到神鼎的力量,哪怕是一部分,都会足以撼动三界。

  看来,是四海龙王残害凡间百姓在先,迦楼屠龙在后,龙王的灵山之行纯属是“恶人先告状”。这样一来,曼珠沙华便陷入尴尬的境地,想必佛祖早已预料龙宫的阴谋,因此才不予理会,而自己却自作聪明地替四海龙王“声张正义”,真叫人羞恼。

  正当曼珠沙华自责不已时,一个“重物”从天空中落下,不偏不倚砸在她身上。曼珠沙华一掌击开压在身上的重物,然而,当她定睛一看,那个被她一掌击开的重物竟然是迦楼!原本已受重伤的迦楼又受她一掌,伤势更严重了,这下倒好,自己非但帮倒忙,这下连龙族的克星都被自己打得不省人事。霉运来的时候一个接一个,现在还有比她更倒霉的人吗?

  想什么都没用,尽快救人要紧。曼珠沙华提气凝神,向昏迷的迦楼灌输仙气,可是三天三夜过后,迦楼依然没有清醒,他伤的太重,这点微薄的真气根本救不了他。

  村落的孩子们围着迦楼嚎啕大哭着,迦楼就是他们生活的希望,是他们最依赖的大哥哥。曼珠沙华的脑海中,不断浮现佛祖叹息摇头的画面,难怪自己始终无法修得正果,原来自己是那么无能。如果这样,自己存在意义又是什么?

  曼珠沙华运起全身真气,一棵晶莹剔透的花蕊从她的额头生长出来。她忍着剧痛,将花蕊生生扯下,再植入迦楼的体内。这是曼珠沙华三棵生命之蕊的其中一棵,从这一刻起,她将自己三成的仙寿给予了迦楼,若迦楼死亡,她亦不能幸免。

  生死与共,现在的状况再贴切不过了。

  迦楼的脉搏和缓地跳跃着,偶尔在睡梦中发出几句呓语。曼珠沙华静静地守护在他身边,这是她第一次仔细地打量眼前熟睡的男子。他分明是个心不设防的大孩子,却总是扮做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曼珠沙华用指尖轻轻触碰他那金色的睫毛,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心底最深处油然而生,这种感觉有些欢喜,有些心疼,有些患得患失……

  【救世,血战龙族】

  当第二天的晨曦铺洒在迦楼脸上时,他终于醒来。他感应到自己体内的变化,似有一股清新的力量在缓缓奔流,将全身经脉贯通清洗。

  曼珠沙华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在他面前把头低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你的。”

  迦楼愣了一阵,随后扑哧笑起来。两颗没有任何设防的心似乎从来没有这样接近过,即使在灵山,曼珠沙华也没有过这样的自在。

  迦楼告知曼珠沙华,自己因为大意而中了水族的陷阱。这个村落的百姓是周穆王的后裔,以他们的生魂祭奠神鼎,可以加快开启那股被封印的力量。现在四海龙王即将发起最大的洪水,夺取这个村落百姓的生魂,若现在无法阻止,人间即将成汪洋一片。

  曼珠沙华决定起身回灵山,请求佛祖拯救世人,然而,就在这时,迦叶已然出现在曼珠沙华面前。他告诉曼珠沙华,龙族始于天地初生,乃水之祖,佛祖虽有心教化,但不可强求,然世间万物皆有降者,唯大鹏金翅鸟是龙族克星,若迦楼秉着慈悲之心降伏龙族,世间可救矣。

  曼珠沙华气虚乏力,迦叶一眼便看出她将自己的仙蕊转移到大鹏金翅鸟身上,他面露担忧的神情,转身往西天离去。“一切有因有果,曼珠沙华,珍重……”迦叶的声音消逝在云端。

  和四海龙族的战争很快开始,天地风云变色,三界日月无光,在曼珠沙华生命之蕊的帮助下,迦楼的力量连三界之主玉帝也为之骇然。这场大战足足持续了三十个日夜,每当迦楼在休战的间隙回到村落时,曼珠沙华便会为他疗伤,然后看着他疲倦地闭上双眼,靠在她的肩上睡去。迦楼身上的每一处伤口,每一阵痛苦,她都能感受得到,似乎,这不仅仅是因为生命之蕊的关系,若究其原因,曼珠沙华自己也答不上来。

  四海龙王孤注一掷,前所未有的灭世惊涛奔涌向大地,即便天界的天兵天将赶来助战亦无可奈何。在这生死关头,曼珠沙华逼出了体内第二根仙蕊,仙蕊犹如蒲公英一般散发成千上万的种子,种子随风飘扬,落地之处便在瞬间长出一颗参天大树,树根牢牢地抓着土壤,阻挡洪水的前进。

  百姓得救了,而曼珠沙华却又一次丧失了三成的仙寿,元气大伤。迦楼爆发了体内所有力量,在他疯狂的攻击下,四海龙王终于败下阵来。正当迦楼欲砍下龙头之际,如来佛祖驾着七彩宝莲出现在他和曼珠沙华面前。

  “迦楼,龙族乃上古神族,现已无力危害人间,你又何苦斩尽杀绝?不如怀一颗慈悲心,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谁伤了曼珠沙华,我就要谁的命。”迦楼血红的双眼里,溢满了愤怒。

  听到迦楼的这句话,曼珠沙华不知是喜是忧。喜的是,她终于确定自己是爱上迦楼了,而迦楼,也一定和她一样,为了彼此可以不顾一切。忧的是,自己身为灵山花仙,终将回到灵山,她舍不得离开迦楼,离开这片她舍命保护的土地。

  “迦楼,放了龙王吧,百姓们不可失去布雨之神。”曼珠沙华勉力撑起自己虚弱的身体。当她看着迦楼像个孩子般松开四海龙王时,她不禁觉得好笑又好气。

  “曼珠沙华,此番救世,你已立下一番功德,随我回灵山修成正果吧。”佛祖望着曼珠沙华说道。

  曼珠沙华看着迦楼的双眼,他金色的睫毛下,一双碧玉般的眼睛流露出痛苦的神情。离开,这是自己早已预料的结局,修成正果不正是自己下凡的目的吗?为何这一刻到来的时候心会那么痛?

  “曼珠沙华不会走,想带走她,就先打败我!”迦楼将身体挡在曼珠沙华前面,伸展那双沾满鲜血的钢翼,作临战之姿。

  迦楼身后的曼珠沙华一语不发,但是她露出的淡淡笑容已经告诉了佛祖她的选择。

  对峙良久,佛祖首先开口:“大鹏金翅鸟迦楼力战龙族,保全凡间生灵,念尔功德,封为大鹏明王,随吾同上灵山。”

  迦楼欣然应答,只要能和曼珠沙华一起,在哪里都无所谓。然而,曼珠沙华却陷入深深的沉默中,她意识到,迦楼的力量连佛祖都不敢小觑,佛祖此番用意只是为了避免一场无谓的争斗,迦楼被封明王,定要遵从佛家戒律,抛却七情六欲,若违反戒条,必遭严惩。

  不过,当她与迦楼四目相望时,她又觉得自己杞人忧天。“奇迹”二字在迦楼身上已是见怪不怪,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这也未尝不可。

  西边的祥云间,迦楼怀抱着曼珠沙华,尾随佛祖,飞向灵山……

  【宿命,堕入轮回】

  百年的光阴在灵山有如白驹过隙,曼珠沙华虽然修成正果,但因其在凡间仙寿折损六七成,憔悴气虚,愈见颓势,连太上老君的金丹、王母娘娘的仙桃都没有效用。迦楼每到百花林中一次,就会心痛一次。直到有一天,迦楼为曼珠沙华带来了一颗丹药,说这是一位云游僧人赠予她的仙丹,只要服下便可回复永恒神体。

  在仙丹的帮助下,曼珠沙华果真恢复如初。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审判横亘在她面前——迦楼为制得续命仙丹,屠杀龙族取龙胆,触犯天条,须被打入无间地狱。

  曼珠沙华终于明白自己服用的仙丹来历。不论是七情六欲,还是屠龙炼仙丹,迦楼的心性岂是这区区戒律所能控制的?此时,她宁可时间倒流,用生命去阻止迦楼犯错,因为他的存在才是自己活下去的意义。

  她来到了佛祖面前:“佛祖,迦楼的过错因我而起,我愿替他堕入地狱。”

  “因果善恶终有报,岂是他人替得,你与迦楼虽修得正果,但终未悟得一个情字,”佛祖垂目叹气,当初封迦楼为明王,招至灵山,虽欲教化其顽劣,但终究抵不过宿命:“也罢,我佛慈悲,就罚你二人同入轮回,待历经凡尘十世后,悟得何为情,何为爱,再重返灵山。”

  佛祖一语,令曼珠沙华百味陈上心头。

  这次和迦楼相见,是在坠天台的冰牢之中。

  “你是傻瓜吗?我杀那些孽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才是傻瓜,我们一起轮回,可以在凡间相守十世,难道不好吗?”曼珠沙华笑着依偎在迦楼怀中,他的怀抱永远是那么温暖,令她留恋。

  迦楼欣喜的望着曼珠沙华,大明王又怎样,长生不老又怎样,只要能和她在一起,什么都可以放弃。曼珠沙华感觉到自己的手被迦楼紧紧握着,他的嘴角的喜悦,他眼中的期待,足以充实以后所有的时间。

  他们一起跃入轮回的漩涡。就在这时,曼珠沙华猛地挣脱开迦楼的双手,向黑暗的漩涡深处飞去。“曼珠沙华!”迦楼的呼喊声被气漩刮走……

  迦楼,对不起,我撒了谎。

  【黄泉之畔,常开不败】

  曼珠沙华在黑暗的漩涡中漂泊,在那一刻分离后,她一点都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她没有告诉迦楼实情,进入轮回后,彼此都会忘却所有记忆,开始一段完全平行的人生,就算相遇,也只是陌生人。她无法放弃这段有他的记忆,哪怕堕入幽冥,至少可以在他前世今生交替之时能见他一面,让他想起他是谁,她,又是谁。

  不知不觉间,曼珠沙华来到一处河畔,这里听不到水声,看不到阳光,只有一个个表情孤单的行人在岸边走过。

  “曼珠沙华仙子,你最终还是来到了这里。”地藏王菩萨在黑暗中渐渐隐现。

  “地藏菩萨,你知道我会来?”

  “三界六道众生皆有宿命,你既来之,亦为因果。”

  “这是何处?”

  “这里是每个灵魂轮回前的必经之地——黄泉。”

  黄泉。我可以在这里等待迦楼出现。

  从那一天起,曼珠沙华成为了黄泉的引路使者,接引着每个从阳间来的灵魂。黄泉之气夹带着浓烈的怨恨,曼珠沙华在黄泉岸边种下了洁白的花朵,用以净化这些怨气。然而,得不到阳光照耀的花朵渐渐被黄泉之气侵染,变成了鲜艳的火红色,甚至,连曼珠沙华也不能免之,纯净无瑕的白绫也渐渐变得绯红。

  岸边火红色的花朵有了新的名字——彼岸花。而这片花海,则被称为“火照之路”。

  曼珠沙华在黄泉之上撑着渡船,不知过了多久,她便能遇见来到黄泉的迦楼。彼岸花的香味令迦楼想起来前世的种种,他们就这样在短暂的相遇中相拥,感受那一刻的温存,然后,迦楼便会在奈何桥饮下孟婆汤,开始又一场轮回。

  黄泉没有时间,曼珠沙华可以听每个渡客讲述各自的故事,这是他们生命的总结,曼珠沙华从未觉得厌倦,只是她开始懂得,坚守一场爱,究竟为了什么?放下一段情,又是为了什么?

  地藏王再次来到曼珠沙华面前。他告诉她,迦楼十世轮回即将结束,可重获神体,如来佛祖也宽恕了她的任性,并赐予她一个愿望,只要她放弃这段情,她的愿望便可实现。

  曼珠沙华将这个愿望深深雪藏,她知道自己不需要任何宽恕。直到某一天,迦楼第十世的灵魂来到了黄泉。原来迦楼为了拯救三界而使用了六道奥诀,他将再入十世轮回。

  “你有什么愿望吗?”曼珠沙华决定把佛祖赐予的愿望赠予迦楼。

  “如果可以,我想活过来,在这一世,带着有你的记忆死去。”

  “好,但你要答应我,在这一世后,请将我彻底忘记。再见,迦楼……”

  曼珠沙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调转船头。

  坚守这份爱,是因为曾经相爱;放下这段情,是为了成全未来。

  在黄泉之畔,永生永世的彼岸花,常开不败。

活动推荐

游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