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资料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介绍 > 玩家手册

子桑

2011-12-01

核心提示:

  【富家有女初长成】

  “小姐小姐,老爷夫人带郎中过来了!”急匆匆赶来报信的是长安头号绸庄大小姐的贴身丫鬟锦儿。

  锦儿口中的小姐自然是这位令绸庄老爷头疼不已的刁蛮千金子桑了。一听到锦儿的风声,子桑一个轱辘钻到了被窝里,转眼间一副恹恹病态。随即进门而来的是绸庄庄主与夫人,同时还有一个背着药箱的郎中。

  “小女不知得了何病,总是体虚力乏,您是长安数一数二的郎中,劳烦您为小女找出病根,配得良方。”老妇人神态焦急,女儿的怪病已经让好多郎中来看过,就是不见好。...........查看全文

  郎中应允着,在一阵把脉后,他满脸无奈:“老爷,夫人,子桑小姐怕是劳累过度导致血脉不畅,我配些益气补血的方子,大抵可以缓解小姐的病情。”

  送走郎中后,老夫人不禁在老爷面前埋怨起来。“都怪你平日苛责子桑,还让她在冰天雪地里练功,女儿家身子骨哪禁得住呀。”

  “也罢,就让她再多休养几日吧。”老爷的脸拉得比面条还长,然后便拂袖离去。

  盯着老爷的背影消失在庭院,子桑一个激灵翻起身来,抱着老夫人亲昵个不停。“就知道娘最疼我,那个郎中赚大发了,娘这次又给了不少银子吧,哈哈……”

  “我的小祖宗你小声点,被你爹发现了可叫你吃不了兜着走。还有一件好东西娘要送给你,这块腰佩可以驱邪,你一定要贴身带着,别被你爹发现了。”

  “遵命,母亲大人!”

  老夫人勾了勾子桑的娇俏鼻梁,溺爱也好娇惯也罢,这块心头肉夫君不疼惜,只能让自己加倍来呵护了。

  子桑一直非常惧怕父亲,她不明白,当其他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每日花前月下享受美景时,她却被父亲逼着练习艰涩难懂的怪异武功。若真要练得盖世武功也罢,可是父亲又不许她在外人面前展露一丝拳脚。子桑始终觉得,没有目标的努力实在不值得,既然有一身好武功,就该像坊间流传的英雄,济世救民。

  没过片刻,锦儿拖着一个笨重的箱子到子桑内寝。“小姐,老爷又从密室里找来这箱秘籍,叫小姐在养病期间全部记下来。”

  又是那个古怪的密室……子桑从小到大都十分痛恨那间密室,在她记忆力,父亲除了打理绸庄生意,就是监督她习武,其它所有时间几乎都在密室里度过,似乎父亲从未有过陪伴子桑共享天伦的概念。在子桑六岁时,父亲开始带子桑走进那件密室,那里面陈列着各式各样的机械动物,父亲告诉她,这里的每个机关兽都有独一无二的名字,它们就是这个家族千年来要守护的使命。从那时起,子桑就知道自己不是普通富贵人家的女儿,但是当她问起关于自己家族更多的问题时,父亲只是告诉她——等到她有资格成为机关兽继承人时,便会将一切都告知她。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子桑依然没有得到父亲的答案,而自己也渐渐淡忘那些不着边际的“使命”,难道在父亲的眼里,自己只是将来守卫那些破铜烂铁的工具吗?

  真叫人不甘。

  【万家灯火闯天下】

  子桑突然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离家出走。她发誓要凭自己的本事成为扶危济困的一代侠女,可是,自己曾答应父亲要终生守卫密室的宝物,作为一个有风度有教养的侠女,怎么可以言而无信?

  绸庄的密室里,一个穿着黄衫的少女在窸窸窣窣地翻腾着各种秘籍,然后一捆捆塞进自己的包袱里。当然,最重要的不是那些秘籍,而是供奉在密室壁龛上的九颗通体翠绿的宝珠。曾听父亲提起,每个机关兽都有一个能量之源,称之为“枢”,而这九颗翠绿枢的能量形态,就是拥有毁天灭地之力的机关兽——九枢天龙兽。

  子桑将密室里的枢一股脑丢进了包袱,现在她脑海里浮现的画面无比美好——当父亲发现她的女儿和密室的宝贝一起消失了,便气不打一处来;多年过后,子桑凭借自己的武功和机关兽在江湖上行侠仗义,成为人人称道的侠女,到时候父亲一定会后悔自己当时对女儿的恶劣态度,并承认女儿的实力不在他之下。

  令子桑惊喜的是,今晚正值元宵,绸庄密室四周一个人影都不见,她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走出了宅院。

  然而另一个景象,怕是子桑永远也想不到的。

  绸庄东厢的老爷书房内。

  “老爷,您就真的放心子桑一人在外闯荡吗?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老夫人不禁哭啼起来,身旁的锦儿也忍不住帮腔。

  看来锦儿早就将小姐的计划向老爷和盘托出了。离家出走可大可小,她劝不住小姐,但至少不想看着绸庄出大乱子。不料老爷的反应令人出乎意料,不但没有拦住子桑,反而调开了密室周围的所有家丁。

  “子桑有几斤几两本事,我清楚得很,若她真能在江湖上闯荡历练一番,未尝不是好事;倘若闯出大祸,那也是你平日把她娇宠管了,正是慈母多败儿啊。”

  “可是这孩子连咱们墨家的镇派之宝九枢天龙兽都带走了,我怕她不慎招来祸患,到时如何是好……”老夫人终于道出她最担忧的地方。

  墨家自先秦后,在世间迅速消失,连带消失的,就是那鬼斧神工的墨家机关兽。千百年来,有多少势力想寻得墨家后人,欲借助机关兽之力大震雄风,只可惜全部无功而返。正所谓“大隐隐于市”,谁也没有料到长安最富盛名的绸庄便是墨家唯一后人的栖居之地。

  “福祸自有天命。子桑是我们墨家唯一的后人,若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来保护九枢天龙兽,那她也没有资格成为九枢天龙兽之主。”

  子桑,你真的准备好即将面对的命运了吗?

  长安万家灯火,绚烂无比。

  【邂逅一个绝世拍档】

  转眼间已是七夕,这一天,长安城的风景格外妖娆,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总能看到形形色色的妙龄女子,娇羞顾盼着人群中的心属君子。

  人群中,一个黄衫少女警惕地望着四周,她就是离家半载的子桑。这半年来,她做了不少惩恶扬善的好事,也算得上是侠女之流,不过最近遇到一群采花贼,他们十分狡猾,令子桑头痛不已。今日是七夕,采花贼定会找称心的目标下手,只待他们一出现,子桑便可将其一举拿下。

  果不其然,一个采花贼在人群中蠢蠢欲动,子桑箭步上前,以迅雷之势将其打倒。不料,就在将其擒拿之时,那厮口中吐出一团黑雾,子桑刹那间昏迷过去……迷迷糊糊中,子桑感觉身体犹如千斤之重,动弹不得。不知不觉间,自己已被那群采花贼扛到了荒郊野外。都怪自己大意,现在回天乏术,救人不成反倒自陷泥潭。

  不知过了多久,子桑惺惺松松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景象令她半天合不上嘴巴——地上散乱着几只大蜘蛛的尸体,更有几只蜘蛛似乎被碾成了臭泥,令人作恶。待子桑缓过神来,她猛的发现自己的外衫被丢在一边,在她身后有一个熟睡的男子。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那个男子俊美的脸上,待这个男子回过神来,一把冰凉的匕首已经架在他脖子上。

  “早知是个彪悍女,我倒不如不救。”男子一脸无辜,他的眉宇间散发着令人不敢直视的魅力。

  那一天,子桑邂逅了她侠女生涯中第一个拍档——金鹏盗帅迦楼,那个以驱毒疗伤为借口吃她豆腐还装作一脸无辜相的男人。事实上,迦楼一直在寻找这群蛛妖幻化的采花贼,机缘巧合,撞见了羊入虎口的子桑,他救下子桑后便为其驱毒疗伤,直到天近黎明才疲惫睡去。

  不过生气归生气,子桑脑袋里突然产生一个想法——金鹏盗帅声名赫赫,一身轻功举世无双,若是有这么一位拍档带她行走江湖,她的侠女威名也定能名扬四海。可惜到头来,自己完全打错了如意算盘。这位金鹏盗帅不仅对她不屑一顾,更是嫌弃她武功不济,拖他后腿。

  “金鹏盗帅,本小姐武功确实比不上你,不过我自有办法除掉另你头疼的百年蛛妖,如果我被妖精大卸八块,你千万别来救我,我不需要;如果我把那妖精干掉,你就要带我闯荡江湖,并传我轻功,如何?”子桑信誓旦旦地对迦楼说。

  迦楼脸上诧异的表情令子桑感到很满意,翌日清晨,她便起身前往大唐南,寻找蛛妖的老巢。

  这是子桑第一次和精怪交手,也是第一次,她召唤了九枢天龙兽。只在一瞬间,修炼百年的老蛛妖便被天龙兽轰成一堆烂泥。子桑吐了吐舌头,她自己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九枢天龙兽的威力,难怪家族规定不得对凡人使用天龙兽,否则整个城池都将被摧毁。

  当子桑将蛛妖的残肢丢在迦楼面前时,迦楼的那副拉长的臭脸够她得意好几个月。然而不知从何时起,关于金鹏盗帅多了位美娇娘相伴的八卦绯闻在长安城传了开来,这击碎了多少怀春少女的梦想呀。

  子桑对这些八卦传言小小地得意了一下,不过她在迦楼身上又学到了一个道理——常人只道红颜祸水,殊不知极品美男的杀伤力比红颜祸水更甚。子桑就这样想着那些不着边际的哲理,一时间,心里的某个地方漾起奇异的感觉,她发现只要和迦楼在一起,似乎什么都不用担心,睁开眼就是晴天,闭上眼就是美梦。

  唯一让子桑不安的,就是每当月圆之夜,迦楼总会发噩梦。她看到了他眼角的泪水,然后,她的心也开始一阵疼痛。

  莫非,他已驻扎在自己心里了?

  【鲜血洗涤的蜕变】

  作为一个武艺高强的侠女,在客栈喝酒时竟然被龌龊小人下了蒙汗药,还丢失了镇门之宝九枢天龙兽之枢,这让子桑郁闷不已。于是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她都在追查那个无名小贼的下落。

  可是没过多久,子桑发觉迦楼有些异样,每当她要出门捉拿偷盗小贼时,迦楼总会有各种理由让她乖乖呆在屋子里。直到有一天……

  “子桑,我带你离开长安吧,我们可以去塞外生活,同样很自在。”迦楼的眼里透着她从未见过的悲伤。

  “塞外?应该很远吧。”这算是迦楼的表白吗?子桑的脸刹那间绯红了。可自己不是应该痛快答应的吗,为何又感到惆怅?

  “我知道你不舍的是什么,”迦楼捕捉到了子桑闪烁逃避的眼神,他从怀里取出一张皇榜告示,交给了子桑:“你不舍的,是你的家人吧。我不确定该不该让你知道……”

  子桑纳闷地展开告示,然而映入眼帘的,是绸庄满门抄斩的通告,罪名是“私造军械,通敌叛国”。短短几行字,一瞬间,就化为燃火的铁烙,深深烙在子桑的心口,这种感觉比死亡更痛。

  溃堤般的哭喊声从子桑喉咙里迸发,“为什么要杀我爹娘,为什么要满门抄斩,狗皇帝,我要报仇!”子桑将告示狠狠撕烂,随即便飞身冲向门外。

  迦楼急忙挡住她的去路,任凭子桑雨点般的重拳落在他胸口。一阵气急攻心,一腔鲜血涌上喉咙。

  为什么要这么努力?为什么要闯荡江湖?一切只是想证明给爹娘看,子桑变得强大了,强大到可以守护这个家了,可现在她彻底背上了不孝的罪名,若不是自己将机关兽偷了出来,就算千军万马也敌不过父亲。

  此时,所有的希冀都化为泡影。子桑怀抱着母亲送给她的腰佩,悔恨的泪水殷湿了腰佩的皮革。然而,就因为这泪水,子桑在腰佩的缝隙中发现了父母隐藏了一辈子的秘密……

  子桑,娘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你要一个人在这世上生存。别怪自己,这是我们机关兽墨家传人注定的宿命。带上墨家的秘籍和机关兽远走高飞,远离长安城,尤其要远离掖庭宫武才人……

  武才人,原来她就是幕后凶手。先是探得墨家存在,便拉拢父亲,收买不成,便诬陷父亲通敌叛国。九枢天龙兽之枢被盗走,也定是她干的。好狠毒的女人,就算杀她一百次也无法消除子桑心中的怨恨。她曾向父亲许诺会守护家族的机关兽一生一世,现在,她就要亲手夺回九枢天龙兽,成为天龙兽真正的主人。

  今夜,目的地是掖庭宫。

  【生死一战,后会无期】

  子桑双眼布满血丝,她的身后是一具具禁卫军的尸体。为报仇而杀不相干的人,不是子桑本意,但是悲恸已经将她所有的情感淹没,任何阻拦她进入掖庭宫的事物都要摧毁。

  当她拖着颤抖的身体来翻入掖庭宫的围墙时,一个妖娆魅惑的身影透过内寝纱窗,射进子桑的双眼。

  武才人,我们终于见面了。

  子桑提起全身功力,释放出亲手制造的金甲三角兽,刹那间,三角兽以迅猛之势冲向内寝——杀死武才人,势在必得!

  然而,三角兽的进攻戛然而止,挡在三角兽正前方的是一个娇小的宫婢,她竟用血肉之躯顶住千斤之力。在短暂的惊诧后,子桑意识到这个宫婢绝非凡人,但是那又如何?谁都无法阻挡,大罗神仙也不得。

  子桑将功力提至极限,三角兽重新向前冲刺,顶端的尖角深深刺穿那个小宫婢的手掌。为什么她不闪躲,武才人这种蛇蝎之人也配她以命相抵吗?

  僵持了许久,子桑终于精疲力竭,而掖庭宫内却不断涌入禁卫军。

  武才人没有杀掉子桑,而是将她关押在无人知晓的密室里。不论是子桑消灭老蛛妖,还是酒肆的窃贼,甚至是今夜夜袭宫城,都在她的计划之内。她真正要的,是驱动九枢天龙兽的心法,若子桑交出心法,她便还她自由。

  掖庭宫的密室,也许是人间的专属地狱。没有光,没有热,没有时间,只有让她勉强维持生命的老鼠和爬虫。就这样狼狈的死去,还是苟延残喘的活下去?子桑不知道,只是每当回想起曾经的幸福,温暖就会回来。人死去的话,就不能再想念了吧,既然如此,那就活下来好了。

  当子桑不再奢求奇迹的时候,奇迹却莫名到来。

  解开子桑镣铐的人,正是那天与她恶战的小宫婢。当子桑问起她这样做的缘由,她只是淡淡地微笑,那双奇特的眼睛里流露出带着哀伤的释然。

  这个小宫婢一边照顾着子桑,一边杀出一条出宫的血路。谁会相信曾经的死敌会变成如今的战友呢?武才人,被心腹背叛的感觉不好受吧。子桑心中漾起一阵胜利的得意,但同时,她也担心这个小宫婢的命运。

  “你离开长安吧,武才人不会放过你的。”子桑说道。

  “我有我的路要走,你的天龙兽之枢已经不在掖庭宫,休再枉费性命。”

  “至少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阴阳玄猫——宓罗,”小宫婢拖着疲惫的身体,转头离去:“后会无期。”

  后会无期。

  【翩翩黄衫隐逍遥】

  子桑重归自由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回到客栈寻找迦楼。然而当她来到迦楼房间时,一个锦盒跃然跳入眼帘——九枢天龙兽之枢!

  盒底是一份迦楼留下的信笺。

  “子桑,得知你平安的消息,我很放心。这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也是最后一份。离开长安吧,你的责任是好好保护天龙兽,而非报仇。今后的路上,我将不在你身边,勿念……”

  九颗玲珑翠绿宝珠在锦盒里发出润泽的光芒,就像子桑那颗被苦难打磨过的心,恒久,坚韧。

  多年过后,子桑依然没能觅得迦楼的踪迹,只是偶尔会在梦中听见一个飘渺的声音,告诉她,他很好。

  长安的街巷里,再也没有出现那个娇俏的黄衫女侠,关于墨家重现江湖的说法也渐渐无人问津。只是偶尔有塞外的番人来到长安,会在茶楼里品谈着一位能操纵机关兽的奇女子……

活动推荐

游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