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资料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介绍 > 玩家手册

媚灵狐

2008-08-19

核心提示:

缘起缘生皆有因,
三有众生皆如梦,
此中无生亦无死,
有情人命不可得。
诸生如沫及万物,
有情如幻亦如梦,
明如幻义万事空。

引子
  梅灵是一只快乐的小狐仙,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这森林里已经一千年。一次因为不小心落入猎人陷阱,被刚好路过的少年莫天所救,莫天轻拂着梅灵的狐尾,并为他包扎好被夹子夹伤的腿。不经意间,梅灵对这位翩翩少年动了真情,从此日日守在他曾经路过的树林边,渴望着能与他再次邂逅。
  梅灵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再次遇见莫天竟然是在这样的危急时刻。他为了采摘一簇盛开的海棠花而被毒蜘蛛刺中昏迷不醒。小狐狸心急火燎,无计可施,最后不得不逼出自己修炼千年的精元来拯救莫天,化解体内剧毒。毒散之刻,正是梅灵身形俱灭之时。突然一滴花露落了下来,滴在莫天干枯的嘴角,他渐渐苏醒,醒来发现海棠依然盛开,自己依然在这里,全然忘却了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
  再次目睹着娇艳无比的海棠花,莫天爱上了这簇绽放的鲜花,并以为是鲜花甘露救了自己。小心翼翼、诚惶诚恐中,他把海棠花移植到自己的花园,天天浇灌,吟诗作画,爱护有加。并请丹青国手画下海棠花最美的瞬间,精美装帧,悬于卧室,日日欣赏。
  魂飞魄散的梅灵飘啊飘,始终在莫天周围徘徊,不忍离去,看到莫天如此迷恋海棠,从来不曾想起过自己,小狐狸心有不甘,决心再遇莫天,再赌前缘。心怀宿愿的梅灵飘至  观音面前,祈求观音赐予人形,让莫天明白自己对他的爱。
  早已洞悉世间男女爱恨情仇仍心怀慈悲的观音菩萨不忍梅灵为情所困,一心想度她成仙,化解这段三世宿怨,解开这女子心中不能拂去的忧愁,于是劝道:
  “梅灵,有缘无缘,上天注定;有情无情,岂容你争?人间繁华若景,何必独独为伊憔悴?你若想续一段情缘,我送你另一段尘缘吧。”
  梅灵凄婉哀痛,哽噎难言:“此生此情,无可替代,请菩萨赐予我再生的机会,让我再次与他相逢。他一定不会忘记我的,是我用千年的功力救了他,他是爱我的。我愿再用三千年的修行来证明这个事实。”
  “缘起缘生皆有因,三有众生皆如梦,此中无生亦无死,有情人命不可得。诸生如沫及万物,有情如幻亦如梦,明如幻义万事空。你终有一天会明白这个道理的。”观音看着这聪明而执着的小狐狸,轻轻地叹息。
  小狐狸无比坚定地说,“请求观音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了结这个心愿吧。”
  观音菩萨看着这为情所困执迷不悟的小狐狸,微微摇了摇头:“他不会想起你的,几世的轮回,花开花落,又有谁会记得千年前的一瞬?天有天规,地有地律。既然你想再与他相见,就是逆天而行,必须要付出代价啊。我们打个赌,我赌他不会记起你,更不会爱上你。若你输了,你将会万劫不复;若你赢了,我就让你转世为人,度你成仙。你愿意不愿意?”
  梅灵为着那一丝渺茫的希望开心地笑了说:“请菩萨放心,我一定会尽千年灵力让他想起我,爱上我。如若我做不到,任由菩萨送上斩妖台……”
  观音菩萨说:“世上有痴情之人,却也有痴情之狐……不过你放心,来世他还是一个凡人。万物善恶,自有因缘。此情此缘,皆由天定,你若想争,只怕是玉石俱焚。”

(一)
  我终于又成为一只狐狸。想到你温柔的笑眸,我嘴角冷冷地浮起一丝微笑。我要用我毒一样的容貌让你回想起前世,我要让你爱上我。你欠我的,我会在这次相遇让你还回来,我们之间的一切,都会在这次相遇有个了断!相遇的渴望让我如此向往,复仇的快感湮没了我重生的心,是否他依然会在朵朵盛开的海棠花前流连?是否他依然会为一只天真的小狐狸无动于衷?
  再次成狐的我在普陀山静修。这里全是千奇百怪的各类小妖,他们像我一样修行着,也许亦是为了那个前世使他们魂牵梦萦的人抑或是为了心中千年不灭的梦想吧。观音菩萨将无数如我一样宿怨难解的冤魂聚集于此,以为这满山的紫竹林可以消解心中的仇恨,以为这满池的莲花可以荡涤世间的血腥。殊不知,我想到的只有报仇,我要让你爱上我,纵然只是相遇的一瞬,也可以平复我数年不解之怨啊,只为这个理想,我愿意在这里等待几千年。
  我专心地修行着,有时候会做噩梦,每次都惊呼着从梦中醒来,清泪湿枕,我怀念他的温柔以及救他那一刻的毫不犹豫。我千年的爱变成了恨,我不后悔。只要让你爱上我,今生我们的情缘只要有一分,我们就互不相欠。我不惜付出巨大的代价来修得我想要的今生,即便只是为了纤纤玉手在最美的那一刻伸展,我在普陀山的仙石上磨砺了整整一年,更不用说为了那如花笑靥,我在山崖寻找易容仙草的历尽千辛。与外表的修炼相比,内力的修炼更让人倍受煎熬,为了追求极致之美,我会消耗自己无数精力,会使自己更加痛苦。每每想到他将会在我面前为我的惊艳赞叹,我会将灵力凝聚在眉心,想像着与他相拥的最后一刻的温暖。
  我仿佛看到他在凡世快乐地生长着,他的笑颜是我几生几世不会忘记的,更是无法忘记的。我想,一次又一次喝了孟婆汤的他,一定完全忘却了那只为了他粉身碎骨的小狐狸……我想起观音菩萨对我说,“当他看到你的时候,他心口会有极度的痛楚,却无法明白原因,而你知道莫天认出你时,眼睛里会出现那蓬松的狐狸尾巴,然后心口剧烈疼痛……”
  普陀山的通灵草静静地伴随着一池莲花花开花落,紫色的花朵幽幽地点缀在这与世隔绝不论寒暑的圣地,妖娆,迷濛。一片片的花海幽静而又从容,宁静之中纤手勾魂。静谧永远是短暂的,纵然是一片宁静之中,我仍然会想起那夺走我爱人那丛绚烂的海棠花,我想她也许也成了凡间的姑娘,有着纯洁的眸子,有着美好的人生。她跟他一样亦在成长,会很平凡地走完一生,然后轮回,忘记自己前生的痛苦与罪孽。
  “万物善恶,自有因缘”我仿佛听见那遥远的声音回响,那么震撼有力。我只是一个妖精,一个一心要复仇的妖精,没有奢望,只有仇恨……
  我年复一年地修炼,几千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过去了,几万年也许就是在山林里的花开花败中过去。追求理想的过程是幸福的,我没想我等了千年的那一天那么快来到。我等到了那一天,我正在修炼法术,我手中掌握着不断变幻的紫色水晶。我忽然感到全身撕心裂肺的痛,宛如千年前我灰飞烟灭时那一刹那的痛楚。我站起来了,疼痛消失了,接着我听到了周围群妖的惊呼。我明白自己修炼了千年了,终于,终于有了倾城的容貌与婀娜的身姿。我站起来了,楚楚动人的身姿,袅袅娜娜。我对镜照容,我看见镜里的美人,柳眉粉黛,明眸皓齿,朱唇轻点,垂鬓弯转。我轻笑,如涟漪花开;我锁眉,似晨雨薄雾。观音菩萨果然没有食言,赐予我绝世容貌。狐妖姐妹们纷纷来祝贺我,哭得像泪妖似的,滴下来,在地上开了几朵白花,若她们的修为够高,也许会开出碧水白莲的幻影。一向最照顾我的琅琊姐姐试擦着她那把日月经纶,柔声地对我说:
  “梅,你将要到人间,虽然你拥有了法力与美貌,但不要被人类外表的奢华所欺骗。你千年的修行只是为了一个理想,姐姐会支持你做任何事。但是,你的善良与纯洁也许会为你梦想实现带来更大的痛苦。如果恨,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爱,你也要尊重自己内心的选择。只是,只是千万不要再执着于一些不可抗拒的事,再次枉自牺牲自己啊。姐姐盼望着世间的你过得幸福。来,姐姐把这把日月经纶送给你,可作防身之用。”
  “前年来这里云游过的一位参佛人曾经送给我一份‘佛缘符’,你也带上吧,寻得有缘人,他会帮助你的。”
  我看到了那传说中的日月经纶。我抚摩着它,细小尘埃挡不住它撕裂的锋芒,周身散发着诡秘的绿光,隐隐约约,竟像一个妖精美丽的容颜。我知道琅邪姐姐有比我更大的伤口,她是落妖谷狐妖族最美最有智慧的狐狸,有不可战胜的灵力以及不愿触摸的感情。她只是在等待,等待着一个自己也不知道结局的未来。姐姐美丽的容颜在岁月的流逝中越发靓丽,因为心中解不开的结,她只是在修炼,修炼,等待,等待……

(二)
  长安,胡姬酒肆。
  当我离开普陀山,来到繁华喧闹的长安,这熙熙攘攘一度让我迷失方向。但内心隐隐的感觉,轻轻的痛楚,让我感受到他就在附近。我感觉到我那颗狐狸之心正在不停地跳动,一如心底的珍藏被展示于众的慌张。这里有策马奔腾疾走的剑客,来去匆匆,形如清风;有身着绿水罗衣的女子,系着青丝带,长发飞扬;有站在楼上的青年男子,手持羽扇,身着白衣,笑望歌舞升平;更有红尘歌女,倚门张望,浅斟低吟,笑望尘世繁华,没人知道他们的笑中埋葬了多少心伤……
  我坐在胡姬酒肆里,饮酒。怪不得琅琊姐姐曾经一度倾迷此凡物,原来酒可以消磨人心,忘却痛苦,梦里可以不知身是客,醉在酒中一晌贪欢。如果没有他,我愿意饮一杯酒,醉倒在梦境里,从此千年不醒……
  我起身,准备离开。
  “这位姑娘,您还没有结帐。”身后传了一个浑浊的声音。
  没想到凡世还有“钱”此物,我一下子蒙了。想用法术变出钱来,却不知钱为何样。正犹豫间,一阵轻狂之声传来。
  “不拿出钱,你就得押在这。把你卖了换你的酒钱!”掌柜的声音更低沉了,透着隐隐邪恶。
  “是东城凤仙楼吗?我一定第一个去捧场!”周围传来了这样不知好歹的声音。我冷笑着正准备抽出日月经纶,想不到在身后传来一个淡定的声音:
  “这位姑娘的酒钱我付了。”轻轻的,一个多余的字也没有。
  我转过身去,看到了一个男子,手里摇着折扇,坚毅的脸,明亮的眼睛,宽阔的肩膀,目光温柔,淡定从容,不出一言却散发出幽幽的魅力,似乎在哪里见过。不禁心中暗暗一惊,“难道这就是我要找的莫天?”
  我抬头望了他一眼,按下日月经纶走出胡姬酒肆。我听见脚下细碎的风声,有人追上来了。我笑着,想起琅琊姐姐说过的话。
  “这位姑娘,请问在下是否与你相识过?”我又听见刚才那个淡若清风的声音。
  “我与你素昧平生,又何来相识?”我的声音有一丝妩媚。
  “这就奇怪了,我似乎感觉与姑娘似曾相识。而且,胸口不知道为何好难过?”
  我猛然抬起头,正撞上他温柔的目光。我的胸口也一阵剧痛。莫天啊,原来宿命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你注定摆脱不了前生今世的债孽。我的眼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接着笑道:“你我初次相逢,此前的确不曾见过。”
  “在下莫天,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还没敢请教姑娘芳名?”
  “姓梅,单名一个灵字。”
  “姑娘一个人危险,天色已晚,若不嫌弃,小挪玉步,不如到在下寒舍一坐?”莫天试探着问。
  此生你我虽初次相逢,却看到你眼底似曾熟悉的光芒,我怎么拒绝得了你呢?
  “劳驾了。既然公子执意,小女子亦不好推辞了。”
  我看到莫天欣喜若狂的表情。难道他爱上了我?想到这里,我的心也开始欣喜若狂,冥冥中,我似乎看到观音菩萨温和的笑颜在为我祝福。也许我会圆自己这千年的宿愿吧。

(三)
  我一路无言,但我感觉得到心中无限的欢喜。莫天是爱我的,他没有忘记我。我渴望的结局是这样的吗?莫天关心地问着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长安有没有亲戚……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复查,只是体会着与他相处的温馨,纵然是短短的一刻,也让我如此心醉神迷。
  东市墨憨斋字画店。
  “麝乐,还不快给这位姑娘倒茶。”
  “天,你回来了。这位姑娘是……”眼前的女子黛眉凤眼,妖娆多情。貌美如花,两条云鬓高高盘起。如此聪明伶俐的美人给这墨香飘飘的字画店平添几分亮色。想不到貌似轻薄之徒的他竟然也有这样一番儒雅。红袖佳人,清灯墨香。盈盈碎步之间幽幽散发出一阵花香。她就是海棠花,凭我的明眸与灵力,我断定。我轻笑着,心想,这海棠花了终于也出现了?这是天意还是宿命?不知她是否和我一样修行千年只为与他相遇?
  “她是梅灵,借宿在这儿几天。”莫天笑着望着我,眉目传情。
  “哦,她是麝乐。”莫天紧接着说。
  我的心又是一阵疼痛,现在前世的人都出现了。报应,前世的海棠花妖是那么明艳不可方物,现在却又先我之前已经来到莫天身边。我轻笑着在心里对她说:
  “呵,海棠花妖可比我早来人间,修为不够不怕被我杀了,连一株小草也做不成吗?”
  我看到她惊恐的面容变得扭曲。似乎怕珍藏的宝贝被人抢走,慌张的神色已露出对莫天感情之深。此时我的心却没有来时的路上的轻松,原来,有人已比我先到。
  麝乐冷冷的语言掩饰不了她内心的惶恐,勉强的一丝笑容下挤出几个字来:
  “让我送客人回房吧!请跟我来,灵姑娘。” 麝乐已面露杀气。
  墨憨斋的后院冷香馆真是个幽静的地方,柳木扶疏,暗香浮动,花儿常年不败,茶花如人面,桃花笑春风,牡丹妖娆,菡萏诡异……谁都不知道这些花开得的惨烈与绝望,那是她们的宿命。不想污了这满园美景,我提议去郊外走走。

(四)
  突然,原本在前面走着的麝乐转过身来。一阵寒冷迎风袭来,杀气在周围弥漫。
  “你不是我的对手,只要你离开莫天,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我的话如同冰一般寒冷。我看到了她轻蔑的神情,在她心里翻江倒海地汹涌着的也许是对莫天的一片深情吧。她的眼里坚定中掠过一丝哀怨,“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他是爱我的。”
  “他爱你?海棠啊海棠,不过是一滴花露的际遇让你们两世在一起,你还不满足?”
  “上天让我们在一起,有缘就会相遇,花露正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呢。”她柔声地说,似乎在回忆着相遇的瞬间,含情脉脉中竟有别样一番风情。
  “不必多说,既然来了,就看到底谁有本事留下来吧。”话音未落,我已拨出了日月经纶,月光皎洁,刀光熠熠之间仿佛看到了姐姐的容颜,姐姐的话在我耳边响起,“姐姐盼望着世间的你过得幸福。”杀了她我就可以和莫天在一起了,我就会找到我的幸福了。
  一念即发,日月经纶已经劈向了花妖,花妖的身形迅捷地飘向一边,白衣飘飘的长袖丝丝卷卷向我袭来,险些要缠住我握住日月经纶的手。我迅速地挥动着我的刀,只见得一阵阵光影掠过,麝乐的衣袂灵动之间竟如钢铁一般锋利,突然划过我的肩……柔弱只是她的表象,这一招的功力绝不是千年可修来的!
  我提高了警惕,那白衣长裾已使我眼花缭乱,一阵眩晕。倒吸一口气,我立住阵脚,迷离之间,我渐渐看出了一丝破绽:手起手落之间,水袖将起之时,空门立现。我抓住时机,攻其不备, 稳住阵局。
  意识到我们没有回房的莫天,追赶到长安郊外,看到斗得难舍难分的两个女人,不禁吓得惊叫起来。面对突然出现的莫天,麝乐不小心分神,我开始占了上风,她开始步步后退,单纯的莫天并不知道这两个女人为何而战,一心想阻止我们。
  “不要!”
  我转过身,看到狂奔中的莫天,他的长袍长发在空中飘舞,好象天边的云卷云舒。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只小狐狸,那千年前的我,无忧无虑,翩跹在森林里。莫天,一切皆有定数,何苦强求?
  殊不知,妖之争斗又岂是凡人可挡?两边各显身手之时,周围已是生灵皆受侵害,日月经纶所到之处,巨石俱裂,花妖裙裾所触,草木不生。突然间梅灵向麝乐发出一招“气压解语”,麝乐回击闪躲之下,全部力量击在旁边一块巨石上,眼看石头就要倾在莫天头上,麝乐推开莫天,我的这招排山倒海十成的功力已拍向这飞来的石头,即便挡了一下,也足以让她魂归天际。莫天飞奔上前,紧紧抱住爱人,此时的麝乐已经奄奄一息,气若游丝。莫天用那纯洁与无辜的眼神凝望着我,似乎在质问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目眸善睐,顾盼生辉的我却黯然无语,我无法面对莫天的质问,我无法解释现在的一切,亦无法向他表明这一次的相遇其实是我千年的修行换来的……更让我无法言说的是,奄奄一息的麝乐。
  悲痛欲绝的莫天,跪在地上,搂她在怀中,嘶声力竭地呼唤着怀中的麝乐,他看我目光中已没有一丝温情,只有后悔,只有绝望。我看到他低下头,黯然的表情。我的眼泪积蓄了千年,终于潸然而下。看着他不顾一切,想救活海棠,那声声呼唤佛亦悲凄。看着海棠的生命越走越远,莫天突然大吼一起,“神啊,救救我吧,我愿意一命换一命,以自己的性命来换取麝乐的不死!”
  麝乐倒在了他的怀中,莫天紧紧地抱住了这曾与他相依相伴花妖。颤抖的手止不住正流淌的鲜血,悲痛的哭喊唤不回气若游丝麝乐,突然莫天停止了呼唤,目光转向我,缓缓地,他放下麝乐,轻轻地向我走来。那目光里喷出愤怒的火焰,以前似曾出现过的温柔与怜惜荡然无存,满眼的悲痛与仇恨让我不由得后退了两步。这就是我发誓要让他爱上我的莫天?这就是我莫天?一种悲凉之雾遍被树林,这里没有爱我的莫天,也没有我三千年的追寻,难道这真的是天意?
  听着他对生命的宣言,一记一记打在我流血的心上,我杀了他又能怎样?我能让他爱上我吗?月夜渐渐隐去,日月经纶的光辉却仍然闪闪。日月经纶过处,血蔓延开来,喷洒的血让我想起修炼成形时绽放的血花和千年前消失的痛楚。那场面我突然觉得好熟悉,是的,几千年前,我也曾如此绝望过,直至我灰飞烟灭。突然姐姐的话又在我耳边回响:“只是,只是千万不要再执着于一些不可抗拒的事,再次枉自牺牲自己啊。”
  此刻的我已经失去的思想,一种对世事的绝望笼罩在我的心头。看着自己所爱的人为了海棠不惜牺牲自己,梅灵感到彻底的失败,自己所追求的一切不过是一个幻影,千年的期待最终不过是一场空,也许缘起缘生皆有因,一切都是命啊。
  我突然发现自己永远都杀不了他。因为命中注定,从他救我那一刻起,我就爱上了他。不论今生今世,不论来生来世,我终将为他付出一切。观音菩萨说的不错,我,一个单纯的小狐狸,永远杀不了自己爱了几千年的人……我的泪在这里凝结成了冰。我的寒意无法消释,莫天,难道这就是我三千年的追寻?难道这就是爱你的结局?
  缘起缘生皆有因,三有众生皆如梦,此中无生亦无死,有情人命不可得。诸生如沫及万物,有情如幻亦如梦,明如幻义万事空。
  意冷心灰的我,已放弃了所有的梦想。这三千年,我就是为他而存在,现在这个存在还有什么意义?三千年的修为,换得与他相遇不过是一个空啊。绝望之际,已不想再生。千年精元,我已无用。轻轻地,我跪在了这个我亲手杀掉的海棠花旁,将灵力集聚于手心,按在她的胸口,海棠似乎缓缓地有了呼吸。我挪到莫天身边,紧紧地抱住了他,吻了这我梦想了三千年的爱人,泪珠儿不停地滑落,脚下荡开了一地的碧水白莲。莫天也紧紧拥我入怀,我解下姐姐送给我的“佛缘符”,放在了莫天的手中,只要他不抛弃这个“佛缘符”,他就会千年不老。我没有对他说,也许这是我最后一点点的自私吧,只要有他在身边,只要曾经有一丁点的存在,只要……失去灵力的我,渐渐飘散,星星点点开始透过厚厚的去层散发出点点的光芒,我渐渐消失……
  消逝的瞬间,千年的精元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茫茫的夜空变得光彩夺目,照耀了这对在地上相依的情侣。
  “我想,怪不得我看到你的时候,心口剧烈疼痛。现在,我终于想起了,想起了我,我的前世。你就是那只为救我而死的小狐狸。是我对不起你……灵。”
  他紧紧追寻着那个飘散的光球,在树林里奔跑,“梅灵、梅灵……”直到精疲力尽地倒在地上。
  我不会再与你相遇,每一次的相遇都让我如此魂飞魄散,难道我真的是我欠你几世的情吗?我消失了,永远不会再回来。
  今生,我有了绝世容颜,我以为他不会再弃我不顾了。三千年的修行,还是得不到他的爱,修行又有什么用?天际的温暖才是我永远的相依?难道我又一次枉自执着于违天逆意的事?

(五)
  “梅灵,你忘记了我们的赌局了吗?”我听见那遥远的声音飘来。一道金光射来,我看见观音菩萨从天外飘来。
  “梅灵无法舍下‘情’字,请观音菩萨惩罚……”我望着莫天,眼泪湿襟。
  观音菩萨叹气:“经历了万年轮回,还没有使你们明白吗?”
  我用最后一丝力量凝望着带给我理想与信念的人,飘散的瞬间我竟然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天宫,斩妖台。
  “梅灵,随我去斩妖台。愿赌服输,你输了。你乃一介小妖,何以斗得过天庭与命运?”我看见一道亮光向我射来,我感觉身体在融化。莫天,对不起,……我杀不了你,我只有到天庭接受我自己的命运。
  我顺着观音菩萨的目光望去,周围的景物全是冰封雪冻一般,迷迷濛濛全是晶莹的雪雾。我看见诛妖仙童,他的表情冷峻得如同坚固的千年寒冰,甩开如云的长袖。众仙的长袍在风里翻飞不息,飒飒作响。
  我笑了,笑得那么无助,那么绝望,我的笑像涟漪徐徐荡漾开去,貌似天人,倾国倾城。
  转瞬,泪如丝绵的裂锦撒下来,却像雾气般消失,轻烟袅绕。
  我感到胸口一阵剧痛,绿色的血液从我嘴角汩汩流下了,还有的我汹涌的绝望……透过迷迷茫茫,我似乎望到了莫天的脸,潸然泪下。
  我的生命已经到了终结,我注定要为莫天涅槃,这是宿命,我,一个小妖无法抗拒的宿命。两世宿怨敌不过一个“情”字。我还是杀不了他。
  浮生若梦,过眼云烟,无情何欢?今生今世,即便四世轮回,情何以堪?
  我的身体在融化。斩妖台。千千万万的妖就是在这里丧生,永远不得转世,又有多少份情缘缘尽于此?这琼枝玉树是多少破碎的玲珑心所化?这九重天宫又弥漫着多少不屈的冤魂?我的灵力即使再修炼几千年,亦无法再为人形了。即便是再成人形,我又去哪里寻找我的最爱?我又去与谁相偎相依?不忍离去的我此刻竟然没有一丝眷恋,一如暮秋的黄叶失去对阳光的依恋。
  好冷,我不知道死的时候,竟是那么寒冷,那么苍凉如同冰天雪地的白雪皑皑……

活动推荐

游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