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资料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介绍 > 玩家手册

牵小牛

2008-08-19

核心提示:

二八少女需要怎样的情操

  某个春风沉醉的夜晚,一本《少女扮靓宝典》传到了牵小牛手上。借着月光,牵小牛好奇地打开了这本书。
  由于经历了大唐东部南方森林数个少女之手,这本书已经破旧松散,在某些段落上还有毛笔画下的惊叹号。牵小牛飞速浏览,紧张万分地研究起来。没过多久,她就感到毛骨悚然了——那些扮靓妙法没有一项是她熟悉并擅长的,而且按照书中设定的美学标准,自己充其量只是一个混沌未开、毫无姿色可言的黄毛丫头。牵小牛愤懑地拿起毛笔,在封面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然后狠狠地将书摔到地上。
  不远处正在酣睡的梅妖蓦然惊醒,尖叫道:“啊啊什么动静?地震了!”
  虐待《少女扮靓宝典》事件发生后,牵小牛遭到了南方森林全体女孩的敌视,她们飞快地把各种美容书籍藏了起来,并义愤填膺地训斥了牵小牛。
  “这有什么了不起?”牵小牛不屑地想。她自小就梦想成为一位富有追求的新时代女性。“打倒低级趣味!打倒无聊臭美!”为了抒发自己的愤慨,牵小牛一挥而就完成了一篇匿名檄文,并贴在了森林中最大的一棵水杉树上。
  在这篇题为《二八少女需要怎样的情操》的檄文中,牵小牛以激昂的口吻讨伐道:“我发自肺腑地问一句,那些颓废的二八少女除了涂脂抹粉和对三界年轻男性品头论足之外,就没有什么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了吗?!”
  ——事情的结局是:愤怒的女孩子们把该文的作者骂得落花流水,那些惨烈的措词听得牵小牛胆战心惊肝肠寸断。当她听到有人分析该文的作者很有可能是一位被更年期困扰的失意中年女妖之后,她不得不狼狈地逃离了现场。
  也就是说,在这个春意盎然的季节,牵小牛心中却充满了莫名的惆怅。当然,这并不妨碍她一步步昂首迈入汁液饱满的青春年华。是的,斯年正是大唐南方森林一群花妖的二八年华,牵小牛正是其中的牵牛花花妖。她的好姐妹,有梅妖、兰妖和菊妖。而在所有花妖中,牵小牛是最奇怪的一位。当别的女妖都奋不顾身、争先恐后地涂脂抹粉之际,牵小牛却还是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甚至,她的发型还是极其幼稚的童花头。
  “巨丑!”心直口快的菊妖很直接地说出自己的感受,牵小牛却不以为忤。她嘟起嘴巴看了看铜镜中的自己,就转身去修炼了。谁也不知道她是怎样的心情。她这样子,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只需一句话:其实很美丽,只是不自觉。这种状况是很令人担忧的。
  “如果遇到坏人勾引,她一定会上勾的。”兰妖设想道。
  “哦!那太可怕了。”菊妖尖叫起来。

一次成功的复仇

  说到坏人,坏人还真出现了。
  那天午后,牵小牛拈着一朵牵牛花,惬意地走在森林中。花朵长势正好,枝叶在明澈的天空下交错叠沓,被阳光醺烤出淡淡的暖香。牵小牛边走边看着阳光下自己的影子,每一步都应和着平稳的心跳。这时有一个长影子走过来,将她笼罩住。牵小牛惶惑地看着面前这个挡住自己的男孩。那么一双闪亮的眼睛,不怀好意却又那么英俊。那眼神,可以看牢一个人,一眨不眨,黑眼珠的颜色深浓,白眼珠却是残酷,睫毛更有一层羞涩的意味。
  牵小牛的心跳不禁有些加速。她隐约听说过这个名叫乌巢的男孩,妖界中一个很受年轻女妖追捧的鸟精。
  牵小牛狐疑地问他:“你要干什么?”
  “其实,我只是,来和你打一个招呼。”
  牵小牛还没有反应过来,乌巢就已经突兀地走上前,一把夺下她手中的牵牛花,然后快速揪开她的衣领,将那朵牵牛花丢了进去。
  牵小牛吓得大叫一声。乌巢已经飞到远处围观的一群男孩里,那群男孩发出一阵轰笑。
  男孩间的斗狠游戏。牵小牛明白了。
  臭流氓!牵小牛的第一个反应是。
  找他妈告状去!这是牵小牛的第二个反应。但是她很快推翻了自己的愚蠢想法——她怎么知道他妈是谁?
  牵小牛气鼓鼓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越想越恼火,难道就这样便宜这厮了?她猜他一定什么都看见了。牵小牛发育得晚,身体单薄,胸脯就象两个小核桃。想到这里,她甚至感到了屈辱——奶奶的,你就是想看至少也要过几年等我长大了一点再看嘛!
  几天后,牵小牛从姐妹们口中打听到了乌巢的底细。在得知那个贱人和自己同时考进了天庭举办的“妖升仙MBA班”时,牵小牛不禁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妖升仙MBA班”新生见面会上乌巢迟到了。他气喘吁吁地走到座位前,头发还湿漉漉的,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光泽。
  第一次开会就迟到,真差劲!牵小牛瞪了他一眼。
  乌巢显然也看到了这个曾被自己戏弄过的女孩。他尴尬地吐了吐舌头。
  “哇,连吐舌头的样子都这么帅!”牵小牛身边的梅妖失声尖叫,一副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的花痴表情。
  牵小牛不屑地撇了撇嘴。
  经过一个星期的精心观察,牵小牛终于摸清了乌巢的活动规律。
  这天傍晚,神清气爽的牵小牛靠在山涧旁。不一会儿,乌巢准时出现在山涧下的小道上,像往常一样,他边走边哼着小调,一副拽得冒泡的样子。
  看你还拽得起来!蓄谋已久的牵小牛举起了花肥瓮——一二三,倒!
  牵小牛成功了。她躺在山涧的一棵藤萝上,愉悦地翻阅着一本妖界八卦周刊,山崖下传来一个男孩气急败坏的骂声。

不合时宜的长裙

  他们从“妖升仙MBA班”毕业了。毕业后大家作鸟兽散,她再没有见过他。也就是那一年夏天,牵小牛攒了一些蚕丝,在长安定制了一条碧青色的长裙,轻灵飘逸的款式,胸前还绣着一簇牵牛花。
  一天,她穿着这件漂亮的长裙去洪州万花店喝茶,谁知恰好坐在乌巢对面。两人的表情都讪讪的。泼花肥事件后,两人一见面便怒目以视,加上他们总是“妖升仙MBA班”一等奖学金的有力竞争者,于是两人成了夙敌。
  牵小牛埋头喝茶,不一会儿,飘来了一股令人无法愉快的气息。她不动声色地继续作酣饮状,却用脚悄悄踢飞了乌巢的鞋。
  很快,乌巢发现自己的鞋掉了一只,他上窜下跳面红耳赤地找鞋。牵小牛快速收拾好行李,得意地走出门。这时,她听见后面有人喊她的名字。她转身,看见乌巢像袋鼠一样单脚跳过来。“牵小牛,我要你向我道歉!”袋鼠的声音里饱含着被压迫阶级的愤怒与屈辱。
  “凭什么啊,明明是你先欺负我的!”到底是底气不足,说完牵小牛便转身往前跑。
  这时乌巢在她身后说了一句与牵牛花、与花肥、与踢鞋都毫无关联的话,这句话虽然很短,但对牵小牛来说却具有石破天惊的意义——他说:“牵小牛,你穿这件长裙真的很好看。”
  牵小牛魂不守舍地回到南部森林,她凝视着铜镜中的自己:年轻的十八岁的脸,洁净的眼眸,开始向“桃子”迈进的“核桃”。她的脸霎地红了,就像开到荼蘼红映绿野的牵牛花。
  从那天开始,牵小牛一直穿着那条长裙出门,不幸的是,再也没人赞美她的裙子。
  这些人的眼睛都瞎了吗?!牵小牛悲愤地想。还是乌巢好,至少他比较实事求是!
  一直到了秋天,天气逐渐转凉,周围的女友纷纷套上了毛衫,我们的牵小牛同学还吸溜着鼻涕,穿着那条不合时宜的长裙。

两个贱人在天上飞

  深秋时节,牵小牛和梅妖结伴出门。在经过五指山芦苇荡时,听见一位少年凄厉的求救声。两人定睛一看,原来是芦花精骑在一位凡间少年身上,正欲非礼。
  唉,牵小牛恨其不争地摇摇头,芦花精这种幕天席地、饥不择食的做派实在有损妖界形象。但考虑到大家都是妖道同人,她也不便插手。正要绕道远去,那少年却机警地喊道:“穿碧青长裙的姐姐,你人美心灵一定更美,怎可见死不救!”
  知音啊!伯乐啊!牵小牛激动得几乎要泪奔了!终于,终于继乌巢之后,有第二个人赞美她的美丽长裙了。尽管她知道对方的赞美可能仅仅是恭维,但她实在舍不得否认他的恭维。嗯,她决定出手救他了!
  “你疯了!”梅妖在一旁气恼地跺脚,“你惹芦花精干什么?!”说归说,真正打起来后,梅妖还是出手去帮自己的好姐妹了。谁知两人合起来还不是芦花精的对手。梅妖的腿被芦花精打伤了,跌倒在地。牵小牛心里暗暗叫苦。
  这时,从天边飞来一只鸟精。乌巢!牵小牛和梅妖欣喜地叫了起来。
  乌巢还是很仗义的。他捐弃前嫌,击退了芦花精,救了他们三个。牵小牛突然发现这个人其实也不是那么讨厌。她走上前,大大咧咧地说:“谢了鸟人!”
  乌巢看了看她,一本正经煞有介事地纠正道:“我不是鸟人。我是鸟精。”
  不过和以前略微不同的是,他咧开嘴角笑了一下。
  那笑容让人心里一凉一热,从那一刻起牵小牛的心就患上了感冒:虚弱,低烧,有点疼痛。
  回去的时候,牵小牛本想和乌巢同行,但梅妖的腿受伤了。她坐在乌巢的翅膀上,在天上向前飞。那个被拯救了的少年名叫郭子豪,浓眉大眼还挺耐看,就是嘴巴象漏斗,不停地拉着牵小牛闲扯。牵小牛根本没有心情理他。她的心都留意着在天上飞的那两个贱人……哦,天呐!梅妖居然还搂着乌巢的腰!看着这一幕,牵小牛心里酸溜溜的,简直恨透了。
  “鸟人!”她骂了一句。
  “什么什么?你在说什么?”郭子豪在一旁紧张地问道。

爱要多猛就有多猛

  知道牵小牛老底的女友都突然发现,牵小牛似乎喜欢上了乌巢。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的标志之一是:给对方恶意地取一个绰号,而且这个绰号的版权归她所有。其他的标志还有很多,比如扯他的头发,踢他,不痛不痒地折磨他。
  在某个充满浪漫气氛的晚上,牵小牛又开始哼起自编的咏叹调。当其他姐妹开始表示抗议时,牵小牛却兀自陶醉地评价起男人来。她说:“作为一个男人,他首先应该会飞,这是浪漫和有力量的标志。”
  她补充道:“你看看我们身边的那些年轻男妖,整天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完全摆不上台面……唉,被这些货色追求,简直是耻辱。警惕啊,纯真的少女们!”
  这时兰妖立即跳出来说:“前两天你不是还批判乌巢整天在天上飞来飞去,象只不知疲倦的蝗虫吗?”
  牵小牛愣了一下,恶狠狠地反驳道:“他不一样!妈妈的,他是鸟人!另外,不许你叫他鸟人!”
也就是当天半夜,熟睡中的牵小牛突然坐了起来,她声嘶力竭地大叫:“不许偷看我洗澡!你这鸟人!”然后,她扑通一声倒了下去,又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菊妖告诉牵小牛这个小插曲。可怜的牵小牛似乎还心有余悸,她蓬头垢面地呆坐在藤萝上,面容憔悴地说:“妈妈的,我和这鸟人互相殴打了一个晚上。”
  牵小牛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她竟然想要做这样一件事!
  傍晚,牵小牛早早吃过饭就守在乌斯藏东的路口。按照练习好的台词,她决定用听上去很轻松的口气告诉乌巢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夜晚逐渐到来了,牵小牛深吸一口气,等待是令人烦恼的。在这人生的关键时刻,我们的牵小牛同学却睡着了,等到有人碰碰她的头,她才发现衣服都沾上露水了。
  “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我、我是来找你的。”
  “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
  “到底有什么事?”
  “我来找你,就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牵小牛知道,凭她当时那副样子:睡眼朦胧,头发凌乱,衣服因为睡的时候没太注意而布满讨厌的皱褶,还有因为睡得太久而变得惺松的声音,她这次努力八成变成了泡影。
  乌巢还是很有耐心的,他非常绅士地护送牵小牛回家。一路上,他都在用力挥动着翅膀。这本是互诉衷肠的最佳时机,可我们的牵小牛同学,再次不可救药地睡着了。梦里她觉得很温暖,那是因为乌巢身上长满了厚实的羽毛。

鸟人就是鸟人,永远不要指望一个鸟人能变成一匹白马

  这次糟糕的表白之后,一层窗户纸被捅破了。牵小牛觉得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将自己和乌巢牵得很近很近,然而这股力量又似乎刻意在两人之间留下了一段无法逾越的距离。
  而这时,这些年轻的妖精们要开始考虑将来了。牵小牛一直摇摆不定,之前她是妖界先进分子,一直致力于修炼,期待能够成为仙灵。但她又听说,当神仙也没什么好的,远不如森林里逍遥自在,连下个凡还要写报告找玉帝批准。牵小牛的心一下就乱了。她想还是找乌巢商量一下吧,没想到这天恰好乌巢主动登门拜访。
  一见到他,牵小牛顿时有千言万语一拥而上却不知如何表达的感觉,她支吾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时梅妖回来了,乌巢便匆匆说:“我们晚上去码头再说,好吗?”“好啊好啊。”牵小牛很兴奋地点头——码头是个约会的好地方,何况是夜晚的码头。她心跳得厉害。梅妖好奇而诡秘地注视着她,牵小牛连忙此地无银地解释道:“你别乱想哦,晚上我去江洲码头见一个好朋友而已。”
  那天晚上牵小牛专门穿上了那条碧青色的长裙,她甚至破天荒地化了一个淡雅的妆。看着镜中的自己,她觉得自己不再是原来那个傻丫头了,她已然是个成熟的女孩了。
  是初春的夜晚。江洲这座小城的白天还是温煦的,到了晚上却清冽寒冷,而牵小牛的心更冷,她一直等到半夜乌巢都没有出现。望着黢黑寂静的江面,牵小牛突然哭了。
  从见到乌巢的第一面起他就在戏弄她,一直到现在,他依然没有真诚地对待她。牵小牛突然学会聪明地分析两人之间的关系了,乌巢不过是将她视作修炼生涯中的调味品吧,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认真过,现在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将来作打算,他更不会有与她奉陪到底的闲情了;像他这样的男孩,怎么可能把自己的一生只拘囿在一个女孩身上呢?
  唉,鸟人就是鸟人,永远不要指望一个鸟人能变成一匹白马。
  那就去他妈的吧。牵小牛说了一句粗话,暗爽之余,她还是决定要做点什么——象这种不知好歹的鸟人,务必要给他一点教训!

金童VS玉女

  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报复心理,次日下午牵小牛和郭子豪准时出现在乌斯藏东的路口。
  郭子豪在丰都盐坊帮工,时不时打扮得像把新雨伞一样来找牵小牛。牵小牛早看出他的想法了。所以请他客串一下是很容易的事情。
  远远地,乌巢带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走过来了。这时牵小牛就两手挎住郭子豪胳膊,像猴子一样荡起了秋千,在确信他俩的形象足够猬琐足够狎昵以后,她才信步朝乌巢走去。
  于是郭子豪得以目睹了一场残酷而搞笑的对恃。
  “这是我男朋友!丰都盐坊未来的CEO!”牵小牛表情傲慢,“怎么样,比你强吧?”牵小牛用拇指指向郭子豪,小脸一扬,扬出一脸货真价实的痞气来。
  乌巢忍得满脸青筋,可楞是不发一言。
  牵小牛已经不耐烦了,她白了郭子豪一眼,郭子豪马上条件反射地大声说:“再见!祝你好运!”
  然后郭子豪就和牵小牛勾肩搭背地走了。牵小牛知道他们的背影看起来绝对是金童VS玉女。
  走出很远,牵小牛回过神来,她从袖腕里取出五十两银子,这是事先她允诺给郭子豪的报酬。突然她瞪圆了眼睛:“不对!你刚刚说的是什么?”
  “再见,祝你好运。”
  “哼!错了!你不能得到这五十两银子了。”
  “错了?”
  “是的,你应该只说再见,不应该说祝你好运。”
  “哎,我多说四个字应该奖励我才对,干吗扣我银子啊?”
  牵小牛冷笑一声,毅然决然地把银子放回自己的袖腕里:“所有的猪头都不应该得到好运!你竟然祝他好运!你很愚蠢,你比他更猪头!我对你的服务不满意,所以我决定不付钱了!”
  话毕牵小牛扬长而去。而事实上她并没有走远。她走了一圈,又绕回到乌斯藏东路口。她幻想着乌巢会在原地等她,向她道歉,向她解释昨夜的失约。可事实上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乌巢就这样走了,他没有回头。再也没有回头。
  仿佛一夜之间,牵小牛和乌巢又成了陌路人。偶尔邂逅,两人便不约而同地撇过脸,摆出冷漠的表情。
  乌巢真的将修炼进行到底了。在得知他修炼成仙的时候,牵小牛只是哦了一声,平静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烦乱的心。而牵小牛自己却终于决定放弃修炼了。她突然觉得做个妖其实没有什么不好。当人的规矩太多,当神仙整天想着普渡众生,心理压力实在太大,还是当妖精好了。

两个码头的守望

  年少的光阴,仿佛牵牛花的花期,只是一瞬,便倏忽而逝。牵小牛很突然地就结了婚。她嫁给了郭子豪。所有人都不理解她为什么这样做。惟有她自己知道原因。却也不会后悔,都是自己的选择,她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到底。俗世男女无非如此,爱的是一个人,婚嫁的却是另一个人。人们说,一生里,我们可以遇到很多次爱情,而在该结婚的年纪遇到的那一场,就叫婚姻。这话说得挺无奈,却很实在。
  她嫁到了丰都,和南方森林的女友不再来往。几年之后,很多事情在牵小牛脑海中悄然淡忘了。牵小牛和郭子豪在丰都建了自己的房子。房前种满了牵牛花。自此,牵小牛的一生已彻底安定下来。有时,她坐在自家窗前,看窗外的牵牛花开花落,心头便缠绕起浮云旧事温柔般的感恩与怀念。
  在牵牛花开得最艳的季节,一位云游画师登门拜访。这个长相奇怪的画师告诉牵小牛,她当年的闺中密友梅妖在和一群妖魔的格斗中受了重伤,即将不久于人世。梅妖很想念牵小牛,希望牵小牛能回去看看她。已经蛰伏在记忆深处的往事在瞬间被开启了。牵小牛想起了那个总睡在自己旁边,天真善良,疯狂崇拜着乌巢的小女孩。
  牵小牛冒着酷暑赶到南方森林,一看到蜷缩在床上的面色苍白的梅妖,她的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了。
  梅妖示意其他人都出去,病房里只剩下她们两人。梅妖看着牵小牛,愧疚地说:“牵小牛,对不起。你还记不记得多年前的一个晚上,你说要去江洲码头见一个老朋友。”
  牵小牛点点头,她当然还记得那个漆黑伤心的夜晚。梅妖摇摇头:“其实我一眼就看出你是去见乌巢的。你走后不久,我出门偶遇乌巢。他问我你是不是已经出门了,我说是的,并鬼使神差地补充说,你说你要去的是洪洲码头……”
  后面的话牵小牛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多年前那个夜晚的江风呼啸着席卷了她的脑海,她仿佛看见一个青涩的女孩坐在江边,孤独而无助地抽泣着,而一个同样孤绝的少年,正坐在彼岸另一端的码头,做着同样忧伤无望的守侯;甚至她还记起多年前她找郭子豪冒充男友刺激乌巢的场景,她和他隔得远远的,他凉薄的眼神沁入她的骨髓。或许那时他的心中,同样充满了被欺骗和被戏弄的愤懑、绝望和伤害……
  “别说了。”牵小牛哽咽着握住梅妖的手,她轻轻摇着头,泪水悄然模糊了她的双眼。

其实,我只是,来和你打一个招呼

  又是几年过去了。孩子想喝甜酒,牵小牛便取了银两,慵懒地穿越栈道,前往丰都天禄坊。
  就是那么偶然的一抬头,忽然就看见一个人的身影,正从天空缓缓飞过,一直飞向远处。
  牵小牛楞了一下,警觉地低下头,快步疾走起来。可是走着走着,眼角那个人的身影却慢了下来,直至停住,缓缓折回身。有那么一瞬间,牵小牛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她不由得咬住了嘴唇,她怕自己会喊出声来。
  那人终于从空中滑落下来,问道:“你好吗?”
  牵小牛怔怔地看着他。觉得他有些陌生了。他不再是几年前那个神经兮兮、楞头楞脑的黄花后生了,他看上去就象一个懂事的大人了。
  “我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
  “我都做母亲了。”话音刚落,牵小牛就后悔了。她还是那么傻——这话是如此突兀,彻底暴露了自己内心的虚弱。
  “那,恭喜你。”
  孩子在喊娘亲了,这时,牵小牛的眼里忽然涌满了泪水,她几乎是愤怒地责问他:“乌巢禅师,你为什么总是反复不停地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为什么每一次都是在最不应该出现的时候出现?”
  “其实,我只是,来和你打一个招呼。”轻轻说完这句话,乌巢禅师便振翅慢慢飞上了天空。
  牵小牛低下头,一个巨大的影子完全笼罩住了她。或许他真的悟道了,参透了世间恩怨,面对一切都能波澜不惊。总之他比自己强,她活了半辈子,还是一个花妖。当然她从来没有后悔过——是的,她很清楚自己的选择,当年选择郭子豪,令周围姐妹大跌眼镜。可她觉得一切顺理成章。她会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到底,她是个有种的女孩。
  她不知道他是否懂得这一切。不过她想这也不重要了。
  片刻后,地上的影子渐行渐远,直至离开她的视线。她静静地,固执地看着那影子,仿佛要把他的样子牢牢记住,而她不知道,就在那影子飞出她的视线时,有几滴泪水从空中滴落下来……
  生命中的一些过往是无法触碰的,那是一种自揭伤疤的残酷。回到家后,牵小牛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无论如何,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不久后的一个傍晚,牵小牛牵着儿子在房前散步,是暮夏了,牵牛花开始衰败。天真调皮的儿子突然神秘地对牵小牛说:“娘亲,你闭上眼睛好吗?”好啊,牵小牛微笑着闭上了眼睛,突然她觉得胸前一凉。她睁开眼睛,儿子已经咯咯笑着跑远了——原来,儿子将一朵牵牛花丢进了她的衣襟里。
  刹那间,往事裹挟着岁月的风尘呼啸而至。她擎着那朵牵牛花,仿佛又看见了乌巢狡黠的眼神。风雨几载,流年偷换,骀荡的青春已被时光打磨得斑斑驳驳,而与那个人相遇相知的片段,却依然定格在记忆深处,总在一些不经意的时刻被重新记起。她忆起多年前他们的相识,以及那最后一次邂逅,他说的都是:“其实,我只是,来和你打一个招呼。”
  牵牛花仍在萎谢,这个夏天悄悄走到了尽头。牵牛花掩映着的夏天,似乎总是流转得特别特别的快。
  而我们的一生,也总是这样在马不停蹄的错过,总是在不合适的时候遇见不合时宜的人。可是纵然如此,我们也一定不要忘记在邂逅时,朝对方打一个美丽的招呼。

批注:
  1、大唐东森林中最大的那棵水杉树的故事将在武尊神和水玲珑的故事中介绍。这也是在新大话中将出现的场景。
  2、郭子豪是新大话大唐南丰都盐坊中的一个小工;芦花是五指山芦苇荡的芦花精;故事中的乌巢,在《西游记》原著中曾向唐僧讲解心经。这些都是在新大话中将出现的NPC。
  3、在新大话中,乌巢禅师在乌斯藏东场景中,高老庄的下方。如果你选择了“牵小牛”这个主角,就可以和文章中提及的NPC发生一系列故事哦。
  4、大唐南的码头有两个,在江的两岸,江洲码头和洪洲码头,隔江相望。这也是游戏中的真实场景哦。

活动推荐

游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