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资料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介绍 > 玩家手册

朱邪铁勒

2007-06-28

核心提示:

  在古中国星相学中,紫微星斗的三大煞星七杀、破军、贪狼在命宫的三方四正会照时,就是所谓的“杀、破、狼”格局,此三星一旦聚会,天下必将易主而无可逆转。
  故太子建成,本是应得天下之人,但由于个人能力不足而又对兄弟心狠手辣,终于迫使当今圣上出手,玄武门之役格杀建成及爪牙齐王元吉。是时,七杀、破军、贪狼三星会照,天下易主。
  汉代古书《淮南子》一直被认为是一本奇书,由于儒家思想的子不语怪力乱神,才没有更多的人去研究它,但是在这本书中,却揭示了一个星相学的秘密:星斗黯淡,是为了再次的相遇,而黯淡之际,即是星宿下凡之时。
  那一年,破军星暗下去了。

  ……

  沙陀,原名处月,为突厥别部。处月分布在金娑山南,蒲类海东(也就是我们游戏中的乌斯藏以北、阳关以西的地方),由于驻地有沙碛,且名为沙陀碛,所以对外号称沙陀部。
  在有唐一代的历史记载中,突厥绝对是不可不提的存在,特别是东突厥,这个政权在隋末唐初,达到了其势力的顶点,整个中亚细亚一带及西域地区都受他的控制。
  而沙陀一族,名义上作为突厥的分支,实际上是被突厥压榨奴役的对象——至少在唐初,没有人会想象到唐末那因建立后唐而赫赫有名的沙陀国。
  突厥本是草原的民族,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其游牧生活是追逐水草而生,这本来是正常的,但突厥生性好欺压其他民族,所过之处,几乎无不屈服在突厥的铁骑之下。起初的沙陀一族,正如西域的其他民族一样,在中原之人无法想象的艰苦条件下生活着,独立而快乐的生活着。但是,这一切,随着突厥人的到来,破灭了。
  民族间的仇恨,由于其齐心协力、同仇敌忾的程度,最终将超越国家之间的仇恨。这种仇恨虽然可能不会随时表现出来,但仇恨的井喷一旦决口,毁灭之力将席卷一切。在忍无可忍的压迫下,西域生出了第一朵反抗突厥暴政的火花。
  “我的名字是朱邪铁勒,我是瀚海的儿子。”在中国的西域,一个年轻的男子喊出了这样的话。
  朱邪一族,是沙陀颇有威望的领导者。在英勇的沙陀人民抗击突厥侵略者时,朱邪一族绝大多数为他们的家园和自由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只有铁勒一人被击昏后巧逢流沙遮蔽,逃过一死。而他生活的村落,更被突厥临离开时的一把火完全烧尽。
  发现村庄被焚烧的铁勒,也曾想过冲上去追上突厥,跟他们拼了,但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他清楚的知道,想报仇,一个人无法撼动突厥一个国家——凡人毕竟和神鬼妖魔是不同的。
  “汉人貌似有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听说唐是唯一可以和突厥抗衡的地方,为了重振沙陀,也许我应该去那里学习他们先进的东西。”幸运逃出的铁勒,毫不犹豫的向唐帝国的疆土走去。
  当时的唐帝国,是一个刚刚建立的多民族国家,它所显现出的民族包容性,是中华史上五千年所罕有的。因此,铁勒很容易的在唐境内开始了自己的生活。在最初的时候,铁勒在太行山下,学习了战斧的使用。当然,他来到中土,不止是学习武器、学习杀人之术,同时也在对先进的文明进行学习,学习沙陀没有的东西,学习西域没有的东西,学习一种更进步的文明。
  三年后,铁勒返回西域,开始了他作为反抗军的生涯。

  ……

  “铁勒,你认为,我们能看到复国的那一天么?”在一次对突厥某部的作战结束后,队长这样问铁勒。
  “我只知道,多干掉一个突厥,多救下一个被突厥奴役的人,我们离复国就近了一步。何必拘泥于一定要看到呢?即使没有了我们,反抗的火种已然播下了。”铁勒一边擦拭着战斧上的血迹,一边说。
  队长摇了摇头。看来对这个回答并不是很满意。
  虽然对回答不满意,但是反抗军的其他人都是真心喜欢这个铁塔一样的大个子。一个有本事,而又喜欢和人交流的人,是不怕没有朋友的。他们都知道他是沙陀一族的仅存血脉,也知道他想复国的决心,更深深的认同他——每一个反抗军都有着化归正途,重建家园的梦。
  如果有反抗突厥暴政的地方邀请他去,他会很乐意。将沙陀的荣光再度扬起,是他为之奋斗的梦。

  ……

  “用你们的血来洗刷瀚海的尘埃吧!”战斧完美的挥出一道破空的痕迹,将面前的突厥将领斩为两段。他轻轻擦下脸上溅到的血,向尚存的几个年轻住民走去。
  “我们是反抗军,为了自己的理想和生存而战,希望你们以后也能有反抗突厥人的勇气。如果你们有勇气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战,记住我的名字,我是朱邪铁勒,瀚海的儿子。”
  “哈,也许那小子真的能圆了他复国的梦呢……”老队长一边打扫战场,一边这样想。
  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记住了在反抗突厥的第一线有一个永远拿着一柄战斧的大个子,他的名字是朱邪铁勒。
  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加入了反抗突厥的队伍。
  “武德九年八月癸亥日,高祖传位于秦王世民。是为太宗。二十天后,东突厥颉利可汗进至渭水便桥北,距长安仅四十余里。唐太宗与侍中高士廉、中书令房玄龄等六人,骑马驰至渭水上,与颉利隔河而谈,责他背约入侵。突厥将领大惊。接着唐朝诸军会集,旌甲蔽野。颉利见唐军容甚盛,请和。乙酉日,唐太宗斩白马,与颉利可汗盟于便桥之上,突厥撤军退走。”——《新唐书》卷215
  便桥之盟,天下皆惊,但很少有人意识到,突厥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此时的铁勒,已然是沙陀族反抗军的首领了。他们在反突厥的斗争中,使突厥的离心离德更加深入西域各国人民的心中,同时也增强了自己的实力。
  铁勒在思考一个问题,即这样的反抗军的道路究竟去向何方。众所周知,反抗军虽然是正义的军队,但是没有周边强势政权的庇护,终不是一个长久之计。何况,铁勒的志向不仅仅是作为反抗军存在,他想重建自己的国家。
  思考再三之后,铁勒决定只身前往长安,以个人的实力面见李世民,只有这样,才是他能够争取到一个大义名分的路。
  夜幕下的长安,灯火通明,这当时的世界第一大都市以她独特的魅力包容着来到长安的每一个人,自然也包括铁勒。望着街上不时巡逻经过的御林军,铁勒不禁感叹道:“汉人以前的皇帝有一句话叫‘做官当做执金吾’,这话说的一点不错呢。”铁勒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加快脚步向皇城奔去。
  想潜入长安皇城,就必须拿到进宫的腰牌——出于安全的考虑,腰牌只在当班的禁军手中可以得到,但是铁勒并不知道谁是禁军谁不是禁军,于是,他选择了最直接也最大胆的做法:去找程咬金拿腰牌。
  将军坊,傲长安,誉满天下美名传。铁勒在路上问得程府后,便大步流星向将军坊走去。就像我们知道的那样,程咬金是个爽快的汉子,在他家里做事的人,自然也一样爽快。所以,铁勒进入程府,只说自己是老程当年征战故交,今日路过长安,送美酒与故人共享,便顺利进了程府。
  “来者何人?找老程有何贵干?”还未入得厅堂,程咬金便发现了他的到来。
  “我父本是沙陀客,多年前曾于将军有过一面之交,那年瓦当山下,将军记否?为当年之言,今日特来送酒给将军。”
  程咬金本是个糊涂人,但是常识上可不糊涂,起码他还知道沙陀有西域最出名的美酒。“如此说来,应是故人了,难得你父亲还记得我啊,话说你和你父亲长的还真像(呃……这个,其实呢,我们看白种人的大众脸也都差不多的),来!我们来喝了这坛美酒!”
  沙陀美酒,天下无双,后世有诗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讲的就是这种酒。西域的葡萄酒,好喝易醉却不烈,初次尝试的人很容易过量——对于酒痴更是如此。一坛酒下肚,老程已然醉的不省人事了,剩下的事,当然客人自便了:铁勒很容易便找到了程咬金的腰牌,望着老程醉倒在地的样子,暗笑一声“得罪了”,便大踏步离开了程府,奔皇城而去。
  腰牌顺利的让他通过了关卡,他选择了从东宫进入。但即便是这样,当他发现东宫侧道连半点火光都没有的时候,一种不祥的预感刹那间笼罩在他的心头。
  “这里是东宫,再走就是禁宫了,你是什么人?”不知何时,几百人已然围在他的周围。
  “我要面见皇帝。”“放肆!皇帝是随便可以见的么?夜探禁宫,已是大不敬之罪,拿下他!”
  铁勒淡淡一笑,顺手将旁边刺来的一把剑格开,反手就是一斧,斧头斜斜里划出去,斧面正击在那队长的头盔上,力度拿捏的十分之好:那队长只觉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禁军纷纷向铁勒发起了攻击,但禁军的战力,又怎能和久经沙场的职业军人相比?铁勒身影一闪,已然击倒一片禁军——他并不是来行刺的,因而下手较战场上自是轻了很多。
  铁勒在禁军的包围下,缓缓向宣武门前行着,他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要见到皇帝,争取到大义的名分。
  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这时候,一个同样使斧的男人站在了他的面前。大胡子,一脸笑模样:“好小子!骗得我不轻啊!不过你想不到你也着了老程的道吧!现在让老程的斧头来会一会你的斧头!”
  不错,正是天下闻名的混世魔王卢国公右武卫大将军程咬金程知节,铁勒充满自信的对他抬起了战斧,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能抗下这三板斧,胜利将属于他。

  第一斧相交——天崩地裂。

  第二斧相逢——日月无光。

  第三斧相搏——只听得两斧相交之处“嗡“的一声,火光四溅,程咬金的板斧几欲脱手而出。

  程咬金捂着左手虎口,笑道:“好汉子!天下你是第二个能让我佩服的!(第一个当然是赵王李元霸啦)你叫什么?也让俺老程知道个明白!”
  “我的名字是朱邪铁勒!我是瀚海的儿子!”
  “好一个朱邪铁勒!说明你的来意吧。”不知何时,玄武门上已然灯火通明。那傲视千秋的帝王站在城楼上,饶有兴趣的看着铁勒。同时,一万只箭也对准了铁勒的全身。
  “是皇帝么?我是朱邪铁勒,瀚海的儿子。来到这里只想问你一句话:你是汉人的皇帝,那么,其他族类的人,或者说,四方的不是汉人的百姓,你会给他们幸福么?”
  李世民沉吟良久,朗声道:“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若各种落依朕如父母,朕当爱之。”
  铁勒再也不犹豫,倒头拜倒在地:“久听得陛下爱夷狄如爱中华,今日之见果然不虚,朱邪铁勒愿率沙陀一国归降陛下,剿灭突厥,世世代代为陛下之臣下,永护西域。”
  太宗皇帝含笑道:“如是,当赐国姓与你朱邪氏。”
  “贞观二年,由兵部尚书李靖率领六总管并沙陀部,共十万余人,征讨颉利。贞观四年正月,李靖率骁骑三千,夜袭定襄,破突厥军。李世勣出云中,大破突厥军于白道。颉利逃往铁山。唐朝拓地自阴山北至大漠。唐军沙陀国主朱邪铁勒俘获颉利,东突厥汗国亡。”——《资治通鉴》卷192

  后记:唐宪宗时,铁勒的后代朱邪赤心,帮助唐朝平了庞勋之乱,被赐名李国昌,李国昌生子李克用,又助唐朝剿平了黄巢之乱,被封为河东节度使。李克用一生也没有反唐,而是坚持不懈的为了维护唐宗室的余威和朱温斗争,直到唐灭之后,克用之子李存勖领兵南下,灭掉后梁,入主中原,建立五代十国的后唐,依然想着维护大唐的光辉。
  可以说,终铁勒一生,乃至他的后代,都在守护大唐的荣耀。做为对他的回报,唐也让铁勒的沙陀国,得到了有唐一世的安宁。

活动推荐

游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