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资料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介绍 > 玩家手册

水玲珑

2008-08-19

核心提示:

一生之水

  是小麦丰收之季,麦田却稀疏寥落,阳光炙热,沟渠干涸。水玲珑坐在田埂边,看着一群蚂蚁忙忙碌碌地传运着一颗枯瘪的麦粒。田野龟裂,蚂蚁们在一道裂缝前停了下来,那显然是它们无法跨越的天堑。水玲珑叹口气,折一枝麦秆置于裂纹之上。蚂蚁们欣喜地载着麦粒爬上了麦秆。
  而水玲珑的心却无法快乐起来。入春以来,大唐东就滴雨未下,河脉断流,庄稼欠收。她知道,父亲再一次失职了。
  作为南海龙王敖钦的女儿,她本可以深居龙宫,过养尊处优、锦衣玉食的生活。父亲和哥哥敖莽待她不薄,她却走上了一条与父亲和兄长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她自幼兰心蕙质、体恤民情,关注百姓疾苦,为父亲和哥哥的失职与恶行痛心不已,并想方设法在事后尽力弥补。
  从夏到秋,由秋入冬,她化身为少年渔民,深入乡野巷陌,扶助弱民。一天,她看见一位老者倚在酒楼门口,双唇皴裂,几欲昏厥。而店家只顾招揽生意,根本不过问门前这濒危老者。
  水玲珑心中抑愤难平,决心上门帮这老人要杯水喝。谁知店小二出言不逊,双方争执起来。水玲珑不想和他过多纠缠,嘻嘻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话毕,伸手强夺帐台前的茶盏。店小二大怒,挥拳上前,水玲珑倾身闪过。这时一位华美少年上前拦住那店小二,道:“一杯茶水而已,何必动怒,等下一起算在我帐上。”说完端起茶盏,递与水玲珑。
  水玲珑抬头,只见那华美少年浓眉如剑,双瞳幽深,眸光沉沉。她接过茶盏,却莫名有些怯于道谢,只是转身快跑到酒楼门口,将茶水递于那年迈老者。老人接住茶盏不停念叨:“谢谢,谢谢贵人相助。”
  见老人安度难关,水玲珑心下释然。她尾随那华美少年走进酒楼,见他一人叫了一桌菜,却不过是些鸡鸭鱼肉庸常菜肴。那少年热情地招呼她同吃,水玲珑心想,我才不稀罕这些酒菜,嘴上却嘻嘻笑道:“这酒楼看着堂皇富贵,其实不过是些贯常匠气的菜式。若想吃到真正好吃的东西,不如去些山野小店。”说完牵起武尊神的衣袖便往外跑,一直跑到江边芦苇荡旁的山野小店。
  这小店建在一棵硕大的水杉下。那水杉树干挺拔笔直,高耸入云,枝叶繁茂,郁郁葱葱。水玲珑抚摩着树干上的老树皮,不禁喃喃自语道:“这是水杉。水杉世间罕见,它的历史比大唐还要悠久得多,它外形优雅凝重,刚正坚毅,木质厚重深沉,是我最喜欢的一种树。”
  半晌,她回过神来,说:“我们点菜罢。”这回他们点的是鱼籽豆腐,菜苔爆腊肉,重油虾球,尖椒猪血,干煸刁子鱼,粉蒸青鱼肚,汤是砂锅文火慢慢煨成的莲藕排骨汤,汤里是定要放进清脂消火的莲子心和百合瓣的。
  不一会儿,酒菜摆满了两张拼起来的杉木桌。虽杯盏拙陋,装饰简朴,那少年却并不介意。他似乎从未见过这些山野风味,吃什么都香,对每一道菜都充满了由衷的热爱。他吃得忘我投入,吃得酣畅淋漓,吃得热烈奔放,神态天真而专注。水玲珑在一旁看着实是有趣,深受其感染和带动,不知不觉也吃得兴高采烈起来。
  水玲珑自幼在龙宫长大,除了性格骄纵的哥哥和阴戾寡言的守卫澹台却邪,再无其他玩伴。此次偶遇年龄相仿的少年,且对方俊朗得体,谈吐隽雅,松弛自如,真有喜逢知音之感。滔滔不绝说到动情处,她竟一把攥住对方的手。刹那间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松手推开,低头羞赧一笑,而一种奇异的触觉已直抵内心。
  酒足饭饱,那少年随手摸出一件玉麒麟付帐。水玲珑心里讶然,知这少年必家境优越、出身豪门。
  出得店来,清冽寒风扑面。水玲珑心想,我与他不过是萍水相逢,倒要看看他对我这腔热忱是真是假,于是双手抱肩,试探道:“春寒时分,公子可否借你的裘衣供我御寒?”
  那少年却毫不犹豫脱下裘衣,披在她身上:“兄弟,你我一见如故,就将这件衣服穿了去吧。”
  本是出言试探,对方却答应得豪爽之至,感激和投契顿时在水玲珑心头暗涌纠结,而表面上仍要故作镇定:“多谢。还没请教兄长尊名。”
  那少年笑道:“在下武尊神。兄弟你呢?”所谓投桃报李,水玲珑如实相禀后,慷慨取出母亲去世前留给自己的一块蜻蜓琥珀递与武尊神,转身离去。
  武尊神显然察觉出了那琥珀的价值连城,在她身后喊道:“贤弟,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能要!”见他上前追赶,水玲珑顺势在前面疾步如飞起来。
  及至两人跑到海边,水玲珑回眸对武尊神粲然一笑,转身跃入水中。片刻,天际之间传来水玲珑悦耳的声音:“哥哥,十日之后,你来这里等我。”

二隔海天

  生命中有些注定的时刻,有些注定的人,使你初次与其相见,便有爱情的预感,超越所有的现实、理智和逻辑,像海上的大潮般汹涌而来。
  回到龙宫后,水玲珑每每忆起武尊神,便有知音难觅、二隔海天之感。那块琥珀,是母亲临终前交给水玲珑的,还特别叮嘱,只有遇见心爱之人,方可相赠。那琥珀橙黄晶莹,里面沉睡着两只小小的蜻蜓,一只红色,一只绿色,都是振翅欲飞的姿态。两只蜻蜓面对面,似在喃喃互语。虽然年代久远,但蜻蜓翅翼上的纹络仍依稀可辨。那琥珀是三界罕见的珍品,而水玲珑赠予武尊神时,却无半点犹豫。他的热情相救,他的淡定从容,他的憨稚无邪——那琥珀原本就该属于他吧。
  她开始耐心等待,等待十日后的重逢。然而没过多久,却传来噩耗——水玲珑的兄长敖莽出事了。
  原来,几年前,敖莽率领爪牙踏平北俱雪国,意欲独占雪国珍品雪莲。雪国英雄杀破狼在青竹涧为守护挚友之子小画魂与敖莽发生殊死搏斗,在一只胳臂被封印,一只胳臂被斩断的危境下,将敖莽斩为两截。而杀破狼也因失血过多仙逝,死后魂魄仙化为天狼星。

  南海龙王为爱子举行了盛大海葬。水玲珑站在哥哥的灵柩边,心潮起伏。其实,哥哥出事,她早有预感。哥哥一直飞扬跋扈,骄纵四方,涂炭生灵,完全不顾百姓死活。水玲珑多次劝说无果,只得冷眼旁观。而对哥哥来说,这样的死,不啻为人生的解脱,否则不知还要犯下多少罪孽。这次哥哥被杀破狼所斩,水玲珑虽感悲伤,却并不意外。她现 在唯一担心的就是父亲,丧子之痛已经摧毁了他的理智,水玲珑隐约预感到父亲绝不会善罢甘休。

三叠阳关

  终于等到第十天,水玲珑换上华衣美服,头戴迎春花花冠,慢桨弋舟,从礁岩后漂浮而出。碧海蓝天,白衣胜雪,花朵娇俏明媚,已全然不是渔民模样。
  及至岸边,水玲珑一眼便瞧见武尊神正站在岸上,怔怔地望着她,显得一头雾水。水玲珑嗔道:“哥哥,不认识我啦?”武尊神猛吃一惊,神情恍惚,水玲珑笑道:“我就是水玲珑啊,哥哥认不出我了吗?”武尊神凝神细看,当下呆住。水玲珑嫣然一笑,从舱中取出一件淡青裘衣,跃上岸来。武尊神心神渐定,看清她手中所持正是自己赠予他,哦不,她,的那件裘衣,不禁大臊:“这是男人才穿的东西!”话毕,拿起来就要抛入水中。
  水玲珑忙伸手夺过:“你不要给我,我喜欢。”隔了片刻,又补道:“我穿华衣美服的时候,人人都对我好,我一点都不稀奇;而当我穿得破旧的时候,如果还有人对我好,我知道那才是真好。”
  武尊神楞住问道:“你比我们天庭的仙女还好看,怎么想到要扮成个小渔民呢?”水玲珑心头一凛,反问道:“你见过天庭的仙女?”武尊神快言快语,将自己的来历身世和盘叙出。
  水玲珑心里虽觉讶异,却也觉得理所当然,她早已料到他必为九五之尊。只是,这少年虽心思纯善,单纯无邪,却也沾染了豪门贵族漠然的痼疾。她收住笑容,正正经经道:“我看你锦衣玉佩,便知你必然九五之尊出身望门。刚才拿着裘衣,说丢就丢,公子可知这凡间平民的疾苦?有无想过普通百姓可能一年劳作都换不回一件新衣?”
  武尊神神情赧然,目露羞惭。水玲珑知他心思剔透,正感不安,便缓缓握住他的手,低声道:“今天一看见哥哥,我的心就静下来了,连日的烦恼都不见了。”这时武尊神猛然警醒般问道:“那日我在海边,看见一桩盛大海事。其中一位少女似乎就是你。”
  水玲珑顿感凄惶,连日的丧兄之痛又开始在心头涌现,而她什么也无法说,只得淡然一笑:“哥哥你定是看错了。”话音刚落,便转身跃入海中。

四马攒蹄

  在潜向深海途中,水玲珑忐忑不安地想:他身为玉帝之子,我和他的感情会走向哪里?她感到快乐,可快乐同时,心里又充满了莫名的恐惧,总觉得发生了一件不该发生的事情;而且,她宿命地预感到,这一切是不会长久的,她似乎感知到了分离的不可避免。
  果然,一回到龙宫,她便察觉到所有人都神情诡异。找来螺男细细打听,方知南海龙王已下定决心为爱子复仇。今天南海龙王前往天庭,索要天狼星魂魄,被玉帝拒绝后,南海龙王甩出毒招:若天庭不将天狼星魂魄交出,他将联手其他三海龙王,水淹大唐,届时一切罪名,由龙宫和天庭共同承担。
  水玲珑大惊。她知道父亲已心性迷乱。杀破狼侠肝义胆,死后灵魂仙化为天狼星,本该得到尊重和安宁。如果父亲和哥哥的残寇仍一意孤行,除了化魂守护苍生,她将别无选择。
  半夜,整个海洋都已睡去,龙宫也渐渐沉寂,唯有她,还在低低地,低低地,吹笛子。那一支孤独而明亮的曲子,糅合在无尽的夜色和时光的洪流里,一遍又一遍,诉说着所有已经发生过和没有发生过的事。
  “公主还没休息吗?”笛声吸引来了敖莽生前最器重的手下澹台却邪。他低眉顺目地伫立于水玲珑身后,关切地问。
  水玲珑也不回头,只是搁下珊瑚笛,怅惘地叹口气:“我哥哥死了,你总该有些触动吧?今后的路,你准备怎么走?”
  澹台却邪老实答道:“我会竭尽全力为龙太子报仇。”
  水玲珑愠恼地转过身:“报仇,报仇。除了这些,你就没有其它的想法吗?哥哥之死,我亦感悲伤。只是杀破狼侠义忠肠,且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你又何必执迷不悟?”
  澹台却邪嗫嚅道:“自古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年如果不是太子和龙王救我一命,我早已是虎鲨腹中之魂。”
  水玲珑哀其不幸,恨其不争地摇摇头,有些生灵总是沦落成所谓恩情的囚徒,盲目愚忠,自以为忠心耿耿,其实不过是四马攒蹄,全然不顾这样的感恩是否值得。她冷冷道:“我累了。你也早些歇息吧。”说罢转身进门。
  澹台却邪也不言语,只是痴痴傻傻地地看着窗户上她的剪影,半晌方才怅怅离去。
  而这一去,是否还能再见到她,澹台却邪心里毫无底气。水玲珑不知道,就在今夜,他就要去刺杀武尊神。这是龙王的授意。龙王被玉帝断然拒绝后心生歹意,一心也要让玉帝尝尝丧子之痛。

五侯蜡烛

  躲不过的,终究要面对。几日后,南海龙王最后一次前往天庭与玉帝协商如何处置天狼星魂魄一事。水玲珑也被父亲要求陪同随往。在天庭宝殿,水玲珑看见武尊神默默地伫于玉帝身后。她看出了他眼神中的疑惑,可她什么都无法说。
  而这最后的协商,几乎沦为双方互露底牌的宣战。
  南海龙王气势汹汹地率领众人离去,临别时只甩下一句:“三天后,若人间被淹,可是天庭默许我们龙宫去这样做的了。”
  玉帝冷冷一笑:“请便。”
  一整天,水玲珑都心神不宁,及至深夜,她觉得必须告诉武尊神这一切。武尊神早已将来历和身世告诉了自己,而自己却什么都瞒着他,这显然不公平。
  水玲珑小心翼翼地潜入天宫,轻叩武尊神的窗。
  武尊神警惕地问:“谁?”
  “是我。”
  武尊神开启小窗,水玲珑轻巧地跃身而入。
  “你到底是南海龙王什么人?”武尊神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疑惑。他甚至有些愠恼了。
  水玲珑额头渗出汗珠,娓娓道出实情:“我本是南海龙王的女儿。敖莽是我哥哥。想必你也听说过杀破狼的事情。其实,我自小就和哥哥品性不合,对他的骄横跋扈早已心生抵触。他死于杀破狼刀下,我自然也是难过的。但杀破狼一代英侠,哥哥之死,绝非枉然。我对哥哥是哀其不幸,恨其不争。父亲在哥哥死后所做的一切,也令我失望,我虽多次劝说父亲要以大局为重,多体恤苍生,无奈丧子之痛已迷乱了父亲的心智。
  “那上次我在海面上看见的,想必就是你哥哥的葬礼了?”
  “不错。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我哥哥的葬礼奢华无度。金箔作纸,银屑化灰,豪门权势,显赫奢靡。其实对哥哥来说,这样的死,不啻为人生的解脱,否则不知还要涂炭多少生灵。他被杀破狼所杀,我亦感悲伤,但他一生飞扬跋扈,骄纵四方,根本不体恤普通百姓的死活。我多次劝说无果,只得冷眼旁观。他的结局我早已预见,所以并不意外。”
  武尊神取出胸口前的琥珀,告诉水玲珑自己被人刺杀的事情,末了叹口气:“可惜,好好的一块琥珀,就这样裂成两半了。”
  水玲珑心头一凛:“刺杀你的人,应该就是哥哥最器重的爪牙澹台却邪,他的鲨鳍双截棍是出了名的凶狠歹毒。他这次刺杀你,无非是为了报复玉帝。杀破狼侠肝义胆,死后灵魂本该安息。我一直反对龙宫为哥哥报仇,何况还要伤及众多无辜百姓。可是父亲和哥哥的残余手下一意孤行。我是早已做好化魂守护苍生的心理准备了。如果为了天下无辜子民,放弃我们的感情,甚至我们的生命,你愿意吗?”
  武尊神神情一震,他注视着水玲珑的双眸,水玲珑也正注视着他,她的眼睛在天庭华光的照射下璨璨泛光,流丽的轮廓被镀上了一层柠檬色的光晕。就是这样瞬间的无语,似乎心底已经对彼此呢喃了很多,但终是什么都无法说。片刻沉默后,他握住水玲珑的双手,置于胸口前,微闭双眼:“我愿意。”

六根清静

  两人缜密商议好了对策。分别时,武尊神牵起水玲珑,禁锢着红蜻蜓的那半块琥珀默契地转移至她的掌心。她的双眸粼粼,仿佛暗夜中璀璨的星子。他凝视着她,悠悠地说:“这一半你留着。如果我们都成功了,这对分离的蜻蜓会团圆的。”淡淡的花香恍若柔波,流淌在暮色里,无声地湮没了他们。
  天光渐明,是该走的时候了。水玲珑穿过天河,不经意间回头,看见武尊神仍站在天河彼岸,裘衣上落满了露水,仿佛一张沾满泪水的脸,她不由得站住了。他也看着她。隔着远远的天河,他们遥遥相对,仿佛隔着现实与梦想的千山万水,谁也不知道什么是他们的今生今世,什么只是生涯中的山河岁月,不是不想走到对方身边,一起走完这最后的青春旅程,可是,没有用的。她仿佛听见,他在心里一遍遍地,唤她的名字;他也仿佛听见,她正在心里,一遍遍地应。就像是驿站交会处两辆擦身而过的马车,用长长的嘶鸣诉说着乍然相遇却又瞬间分离的悲与喜。
  回到龙宫后,水玲珑昏睡了一天。暮色四合时分,她潜出海面,坐在一块礁石上,面对着浩瀚海面,绵延不息的海风将她的黑发拂乱,心情倒渐渐平静下来。她心中已无欲念,只求做好这一世最后一事,或许这就是佛家所云六根清静罢。

七死七生

  几日后,水玲珑得知澹台却邪重新回到龙宫的消息,她前去探望。见澹台却邪腹部伤情尚未痊愈,顿时明白心中的猜测确凿无疑——原来他消失几日,却真是去刺杀武尊神了。她心中不免有些愠恼,责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澹台却邪老实答道:“自己为龙王效力,当然应该遵从主人的指令。”
  水玲珑叹道,流下泪水:“冤冤相报何时了。所幸你此次行刺未果,否则龙宫和天庭的矛盾又将激化一层。这样的矛盾冲突,受伤最重的,说到底,还是万千无辜子民。你可知我父亲已决定水淹大唐?武尊神少年持成,我已和他决定舍身守护人间百姓,而你何时才能迷途知返?”
  澹台却邪看着水玲珑为人间的无辜平民流出泪水,心想,听说龙公主的泪水能使一个人看见自己的前尘——可是,她是否愿意为我落下一滴泪水?这,或许只是奢望吧。而以她一介少女之躯,怎可舍身取义?怕只是说的玩笑话而已。
  只是,他不知道,水玲珑心中早已泰然坚定。
  人生一世,如同草木一秋。
  佛云,小乘初果者,尚须往返天上人间,受七度生死,才能证得阿罗汉果。
  ——而我何必在乎什么“七死七生”,何必介意什么“小乘大乘”,但求今生无憾而已。
  最不希望看见的一幕终究还是来了。
  午时刚过,水玲珑便感觉水下暗潮涌动,虾兵蟹将来来往往,穿梭如流。她知道龙宫已经开始行动了。她连忙潜向海面。果然,她看见海面上风浪大作,波涛汹涌,惊涛骇浪,气势汹涌。她刚走上岸,巨浪已拍岸而来,险些将她袭倒。她使出毕生真元,守护在海岸边,以阻止海水肆虐。
  这时,澹台却邪正率领一群虾兵蟹将冲至浪尖,企图掀起又一重波浪。他目睹水玲珑正在聚集毕生真元堵住海浪,顿时呆住了。“停!”他大声喝令手下停止发力。
  等他明白水玲珑是在牺牲自己换取大唐百姓的生命时,他不由悲戚地大喊一声:“不要!”这样惨烈凌厉的叫喊,这样撕心裂肺的痛苦,只有当年他目睹自己的父母被虎鲨活活吞噬时才有过。
  可是他已经没有办法阻止她了。当又一波潮水拍岸而来,水玲珑毕生的真元已然全部耗尽。就在天地变色的瞬间,他看见水玲珑的肉身缓缓升腾于空中,头上的迎春花花冠被潮水搅散,无数黄色花瓣散落于水中。
  而在肉身脱壳而出的瞬间,水玲珑动用全身力量使出最后一丝真元,封住了这一波海浪,可她再也无法抓住那已相伴十六载的珊瑚笛,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它落下半空。这时,口袋中的那半块琥珀也划落了下来。她知道自己已经完了,在肉身消散前的最后一刻,她看见了澹台却邪悲绝至极的表情,她再也忍不住,流下了两滴泪水——为他,也为他。所有来不及说的话,所有未了的心事,都被凝聚在这两滴泪水里。一滴泪水落在那块琥珀上,一滴则落在了碧青珊瑚笛上。那滴眼泪渗入琥珀,成为一个小小的气泡,落在了岸边礁岩的罅隙里;而珊瑚笛却被退潮无情卷入了大海深处……
  终于,海面停止了涌动,平复如镜。南海龙王发现了海水中四处浮游的迎春花瓣,心生不详预感,他冲出水面,看见海面上形容枯槁、呆若木鸡的澹台却邪,他着急地上前询问爱女水玲珑出了什么事。澹台却邪如梦方醒,将刚才所见如实叙述。南海龙王瞬间只感自己被风吹成了一具空壳,短短一月内,他先是失去爱子,现在又失去了唯一一个女儿,他痛心疾首地仰天长啸:“这是为什么?!”
  而海天无言,只有那漂浮在海面上的星星点点的迎春花瓣,在提醒三界刚才发生的一切。

八荒之外

  都说珊瑚的生成,是千万年沧海桑田的记忆,那么这支流落水域的珊瑚笛,记载的,应该是水玲珑心中不舍的心结吧。它活在大海的温存里,仿佛是活在爱的记忆里,对于它来说,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结局吗?
  而那块落入礁岩罅隙里的琥珀,似乎不幸得多,又似乎幸运得多。不幸的是,可能千百万年,都没有人能发现它,那只红色蜻蜓也许永远都无法和那只绿色蜻蜓重逢;而幸运的是,那滴在琥珀上的一滴眼泪,渗入琥珀后,化为一个小小的气泡,那气泡里,凝聚着水玲珑心中所有来不及说的话和所有未了的心事。
  在独踞海边的日子里,这枚气泡几乎见过海的所有面目,苍凉动人的,冷酷严峻的,荒沙白浪的,却不止一次地想起,他和她之间曾许下的诺言。这个信念使她得以能够安安静静地栖息在琥珀里,她在等待,等着将心中凝聚的话语和心事说给他听。

 

九九归一

  多年以后的一个清晨,这枚气泡被匆匆的脚步声惊醒。她看见一位云游画师在海岸礁岩的罅隙里拾起了琥珀。这个奇怪的画师,面覆着风霜的颜色,目光安详温和,他静静地注视着自己。
  她问他:“我等了这么久,终于有人发现我了。你能帮我一件事情吗?”
  画师答道:“我早已知道你要我帮你做什么事情。放心,没问题的,我一定会帮你做到。”
  气泡奇怪地问:“你怎么会知道呢?”
  画师笑了笑:“因为我刚刚从大唐南的一棵水杉边回来。”
  她也笑了:“原来他变成一棵水杉了啊。”她顿了顿,略显沮丧地说:“可我只是一个气泡了。”
  画师缓缓道:“我可以帮你变到你想变的样子,前提是,你再也无法将心中的话说出来。”
  气泡想了想:“其实,我心里的话,即使不说出来,他也是知道的。我曾看见一个去西天取经的大唐僧侣,在取到真经后,在海边想起自己一生的历练,失声痛哭。所谓万物归圆,九九归一,而我们穷其一生,或许不过是为了一盏水——一盏在危困窘迫之境,心爱的人为你递上的一生之水吧。”
  话音刚落,气泡释然地笑了笑,缓缓从琥珀中蒸发而起,渐渐挥释、升腾、消遁,瞬间天地之间,幻化出无数铭黄色的迎春花花瓣。
  那些花瓣汇聚成流,尾随云游画师前往大唐东而去。在郁郁葱葱的大唐东山脉中,一棵高大伟岸的水杉正静静伫立于天地之间。纷繁花瓣顿时随风散落,如同她面带微笑,朝  他飞去;阳光、和风、群鸟,在她面颊边,一掠而过。
  云游画师将那块尘封着红色蜻蜓的琥珀埋在水杉的根旁边,和属于武尊神的那一块尘封着绿色蜻蜓的琥珀埋在一起。当他抬起头的时候,晨风正再次吹起,朝阳正跃出海岸线,几乎是瞬间,无数迎春花瓣,象细雨一样,从空中挥洒下来,落在水杉的树叶上,落在水杉的枝桠间,落在水杉的根系边。
  他看着这对拯救了自己救命恩人魂魄的仙灵终于完成了生命中最初和最后的相拥,心中涌动起淡淡的幸福与惆怅——隔在她和他之间的,何止是树脂,还有无法逾越的、千百万年的漫漫年华,而生命中最初的悸动和际遇,最终不过象漫天舞蹈的花瓣,在岁月的呼吸中缓缓翻卷、款摆、零落,零落成再也无法把握的,十几载的时光。

活动推荐

游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