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资料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介绍 > 玩家手册

夜蛟

2011-12-01

核心提示:

  【水杉树下的少年】

  大唐南的一棵水杉树下,一个容貌清丽的少年依靠着树干,半睡半醒。时而掠过的秋风,带走飒飒落叶,温柔地降落在少年的脸上,连黄昏的夕阳都不禁为他渲染上残留的温暖。

  武尊,你真的永远不会来了吗?你欠我的一场决战,什么时候还我?

  正当少年睡眼朦胧之时,几支淬毒骨箭向他射来。少年立马觉察到了危机,但是他身体没有任何要躲避的迹象,只是微动眼角,那几支毒箭便在他的眼前戛然而止。...........查看全文

  只在一瞬间,两刀冷光划过天空,将少年眼前的长草丛齐齐割断,草丛后面,是一群龙宫爪牙。少年一眼便知他们的来意,即使武尊神化为一颗水杉,龙宫也不会对这颗树无动于衷。

  那两道冷光聚集在少年的双手,渐渐显出一对巨大圆刀的形态。夜蛟!?龙宫爪牙大惊失色。没错,这对绝世兵器“羲皇八门”足以证明,在他们眼前这个冷峻的少年,便是令龙宫和妖界闻风丧胆的天庭冷面猛将——夜蛟先锋。

  还没等被恐惧淹没,龙宫的虾兵蟹将便被羲皇八门拦腰截断。武尊神是夜蛟最尊敬的对手,亦是最交心的知己,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亵渎武尊神。

  片刻后,几名天兵从云端降下,带来了玉帝的旨意。

  想必这次又要剿杀某个占山为王的精怪吧。夜蛟望了一眼水杉树,腾云而去。

  身下的土地越来越远,犹如自己的过往,越往高处,越渺小。

  他身后的天兵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却又不敢靠他太近。夜蛟知道,由于自己的出身,天庭从未真正容得下他,却又因为他身上拥有寒蛟和武尊神的双重力量,而将他位列仙班,纳为己用。

  玉帝的如意算盘向来打得精妙。

  这个“先锋”头衔夜蛟戴了百年,这也算是自己对武尊神履行承诺了。可是,想回到当初的自己,可以吗?自己最初的世界,恐怕连自己都不记得了吧……

  【寒水潭的低鸣】

  每当夜蛟从万寿山西部的上空经过时,那一抹亮白的瀑布总会映入他的眼帘,那是夜蛟永远不曾忘却的地方——寒蛟之家。这里有着夜蛟最舍不得丢弃的记忆,父亲、母亲、还有幼时的自己。

  夜蛟忘了自己的年龄,只记得幼小时,母亲曾告诉他,在他出生的时候,万寿山绿松长青,溪水淙淙,直到白骨妖为情所伤,万寿山就和她的心一样,困在冬天里出不来。

  感情是不是一个很讨厌的东西?小夜蛟问母亲。

  不,它很强大,可以毁天灭地,也可以创造奇迹。

  随着小夜蛟一天天长大,他体内蕴藏的灵气日益强大。父亲开始传授他家族法术,也许,他的儿子会成为千年来妖界最强者,从此寒水潭可不再畏惧天庭的围剿。

  然而,一场血光之灾毫无预兆地降临到寒水潭。原本与世无争的寒水潭突然遭到了妖界盟友蜘蛛女王的进攻,措手不及的寒蛟一家人仓皇出逃。途中,他们再次遭遇叛友的埋伏。寒蛟夫妇与蜘蛛女王以及她手下群妖展开输死搏斗。

  漫长的一夜,鲜血染红了万寿山的皑皑白雪,群妖的哀嚎此起彼伏。

  寒蛟即使再强大,终究也力竭而倒。小夜蛟想继续战斗,然而身体却被蛛丝死死纠缠。望着眼前垂死挣扎的父母,他第一次感受到恐惧、无助。

  眼前这个高高在上的妖界女王,将他狠狠踩在脚下。

  “夜蛟,想要报仇吗?那就让自己变强,至少,要比我强。”蜘蛛女王说罢,飘然离去。

  她的鄙夷、她的残忍,将小夜蛟的尊严彻底击碎。让他活下来,就是让他永生永世生活在屈辱中吗?

  濒死的蛟王蛟后用尽最后的力量,将元神逼出体外。两条寒蛟的黑色幻影在空气中渐渐消散,然后又渐渐凝合,一对举世无双的圆刀出现在空中。

  小夜蛟没有掉眼泪,父母宁可不入轮回也要伴随着他,他并不孤独。

  父亲,母亲,孩儿要变强,定有一日,我会用这圆刀为你们报仇。

  【失落的妖法】

  转眼间,已过百年。

  万寿山的雪依然下个不停,寒水潭的瀑布依然洁白,唯独少了那天鲜红的血,和遍地的哀嚎。

  一个俊美的蓝衣少年站立在瀑布前,许久不曾说话。他的眼睛里没有其他多余的语言,只有偶尔泄露出的杀气,才让人感觉到他的存在。

  没错,他就是夜蛟。

  这百年来,他游历各洲,遍寻良师,只为习得旷世功法,为父母报仇。然而,他始终无法突破自身为妖的体格极限,难道唯有修成正果,位列仙班,才能冲破这道瓶颈吗?可是修成正果何其遥远,他多花费一天时间,仇人就多逍遥一天。

  然而,偶然间与白骨夫人的相遇,终于给夜蛟带来了契机。原来寒蛟一族有一秘密功法——摄月血咒,可以打破妖和仙的界限。当初蜘蛛女王之所以血洗寒水潭,正是担忧寒蛟会动摇她的妖界地位,因此先与寒蛟交好,趁其不备将其斩杀。

  可是父母并没有修习此秘技,也从未向他提及,这令夜蛟十分费解。于是他回到了寒水潭,寻找失落的摄月血咒。

  打败了守护摄月血咒的血灵,夜蛟很快得到了印有血咒的羊皮卷。可当他看完所有功法后,身心仿佛陷入泥潭。

  欲修习此血咒,每日必先吞噬凡人生魂,吸其灵气……

  父亲、母亲,你们是败给了自己的善良吗?

  手中的圆刀发出阵阵战栗。

  我不会滥杀无辜,你们放心。

  【邂逅对手】

  长安,声色犬马之处,总是不乏酒肉之徒。仗势凌弱者,贪财好色者,见利忘义者……他们的生魂正是夜蛟最好的食粮。

  离修炼成功还有一步之遥,夜蛟不禁泛起一阵得意。然而,就在他准备向最后一个猎物下手时,一柄长戟抵住他的手。

  你是谁?

  武尊神。

  夜蛟显然不知道,他眼前这个器宇轩昂的男子正是三界之主玉皇大帝最器重的儿子。但是在长戟触碰到他右手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眼前的这个神仙力量非同小可。

  一刹那,夜蛟与武尊神双双飞至野外的高空,夜蛟抢占先机,向武尊神展开了迅猛的进攻。

  眼看武尊神将自己的招式一一化解,夜蛟越来越急躁。不过,他也许想不到,自己的进攻同样让武尊神诧异万分。若说妖想修成正果,少说要千万年,而眼前的蛟妖灵气充沛,善根未断,若他潜心修行,不出百年便可修成正果。

  “夺取凡人生魂乃邪魔所为,你有如此功法,何不修成正果,捍卫三界正道?”

  “少管闲事,我只要力量,管他邪道还是正道。”夜蛟无心恋战,欲抽身离去。

  “我们来赌一局如何,你若赢了,我便不再管你的闲事,并传你绝世仙法。你若输了,就以正道修行,随我效忠天庭。”

  “神仙的法术,我不稀罕。”

  “那再加上我的仙脉。”

  “赌什么?”

  “十日后,我在南天门布下阵法,你若能在阵中将我击败,就算你赢。若你不来赴约,我也不会放任你继续修习邪术。”

  武尊神说罢,转身消失于天际。

  真是个有意思的神仙,仙脉乃仙家毕生灵力精粹所在,亦是神籍的象征,他竟会为了一个食人生魂的蛟妖,以自己的仙脉做赌注。

  【八门大阵之约】

  夜蛟果然赴约了。爽约的理由很多,却没有一条能说服自己。而来赴约的理由,既非畏惧武尊神的力量,也非贪求武尊神的仙脉,而是想通过挑战这个强劲的对手来验证自己战斗极限。

  破解这局阵法远没有夜蛟预料地轻松。

  八门大阵,开、休、惊、伤、杜、景、生、死。夜蛟在游历四洲时,曾听修道之人提起过,此阵乃上古伏羲神创造,变幻莫测,而习得布阵之法者,三界之内不过寥寥数人。早已闻得玉帝之子亦是布阵高手,莫非武尊神……

  夜蛟来不及多想。无论武尊神是玉帝之子也好,普通仙班也罢,他今天的目的只有一个——打败武尊神。

  凭借着百年来习得的破阵之术,夜蛟终于破解了七门,然而,当他来到最后一层“死门”阵时,在阵中等待他的,正是武尊神。

  二人相战上千回合,正所谓天上一日人间一年,这场大战足令天地变色,翻云覆雨。

  但是战斗总归有胜负。在武尊神愈战愈勇的攻势下,夜蛟渐渐落了下风,繁杂的思绪开始充斥他的脑海。

  那一夜万寿山的红雪,蜘蛛女王的轻蔑,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报仇,报仇……

  失去冷静的夜蛟浑身散发生魂妖邪之气,武尊神立刻察觉到他的变化。看来,只有打败他才能让他停止疯狂。

  武尊神的长戟重重刺在他的胸口。

  “你输了,随我修习仙法,效忠天庭。”

  那又如何?夜蛟生生拔出胸前的长戟,径直坠下云端。

  抱歉,我愿意履行我的承诺,随你匡扶三界正道。但是我必须先完成一件事——杀了蜘蛛女王。

  【百年骗局】

  人间五十年,夜蛟终于突破了妖仙界限。

  当他来到蜘蛛女王面前时,俨然不是当初那条恐惧无助的小寒蛟了。他几百年来的修行,终于在这一刻释放所有的力量。

  手中的圆刀颤动不已。

  然而,和夜蛟战斗前的亢奋截然相反的是,蜘蛛女王似乎并不诧异他的到来,她眼眉流露出少许不耐烦,而举手投足间又是如此泰然自若,风情万种。

  没有多余的语言,夜蛟如闪电般抡起圆刀劈向蜘蛛女王,圆刀发出嗡嗡的回响。

  怨恨呀,就在今天终结吧。

  圆刀化作两条黑色的蛟影,带着熊熊赤焰冲向仇人。每一团火焰都是一个怨恨的生魂,三界之物,触之即焚,妖界最强的力量莫过于此。

  当蜘蛛女王被黑蛟之火逼得步步后退时,夜蛟终于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然而,下一个情景,却将夜蛟几百年来的努力击成碎片——那个被黑蛟之火缠绕的蜘蛛女王竟是化身,而真正的蜘蛛女王,此时,正在他身后。

  夜蛟的脖颈感触到她的呼吸。

  蜘蛛女王的獠牙狠狠地插入夜蛟的脖颈,吸允他的力量。

  这一切都是她精心布下的局……

  她觊觎的并不是一个区区寒水潭,亦不是偷习寒蛟的神秘功法,从头到尾,她都在为最终的美食算计着。

  蜘蛛女王最强的力量,并不是对敌人施放多么强大的法术,而是吸取敌人的灵气,将敌人的力量化成自己的力量。这,就是她最令群妖敬畏胆寒之处。

  寒蛟的秘密功法乃妖界最强功法,且只有寒蛟体格方可修炼。可惜夜蛟的父母秉性良善,一心安于寒水潭,并将这功法封印起来。于是她杀掉寒蛟夫妇,在小夜蛟的心中埋下追求力量的仇恨之种,只要夜蛟炼就这功法,将他的力量再吸取过来,对自己来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感情这种强大的东西,最容易被利用,不是吗?

  夜蛟感觉自己的身躯渐渐被掏空,就连愤怒也失去了力气……   就在这时,能量的流动突然停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在夜蛟缓缓回头的那一刻,他看到了武尊神的脸,然后,不省人事。

  【天庭除妖先锋】

  夜蛟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身处天庭武尊神的宫殿。

  窗外,传来仙女们窃窃私语声。“听说武尊神是专程为了救这个蛟妖,去求王母娘娘要的仙药,不然纵使这蛟妖有再大的力量,也是魂飞魄散……”

  武尊神,我先是欠你一个承诺,后是欠你一条性命,也许我真的没有资格再去报仇。

  从那一天起,夜蛟开始修习仙法。

  说来也巧,夜蛟发现身上的邪魔之气在被蜘蛛女王吸取能量后,几乎消失殆尽,而原先打通的妖仙界限,却依然没有闭合。因此,他仅用了短短百日便修成正果。

  夜蛟的存在,终于传入玉帝耳中。以至于成为天庭的除妖先锋,也是水到渠成。

  夜蛟偶尔会向武尊神问起蜘蛛女王的下落,回想起过往种种,夜蛟依然有丝毫不甘。然而,自己的心思似乎被武尊神看穿,武尊神只是淡淡地说,她在吸取夜蛟灵气时被他袭击,也受了重伤,至少要治愈百年。

  失去的,永远也回不来,唯一能珍惜的,只有眼前这位生死兄弟。

  但若说是兄弟,他们之间却更像对手,今日比技,明日比速,后日赛弈……

  无端端现出一个除妖先锋,而且还是天生的妖体,天兵们难免不服。然而,当他们见识到夜蛟那闪电般的杀戮时,他们才明白,力量的意义。

  每次班师回天庭后,武尊神都会为他设下庆功宴,狂饮聚欢。在夜蛟看来,武尊神应是造物神的宠儿,他拥有所有美好的一切,包括亲人、尊重、还有心爱的水玲珑。连自己都被他感染,偶尔会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时间,可以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吗?

  龙宫与天庭的一场战斗,将武尊神与水玲珑推到风口浪尖。当武尊神决绝地走向不归路时,夜蛟拦住了他的去路。他们大战一场,却没有分出胜负。

  “夜蛟,我必须履行和她的约定,生命的价值不在于自己的存在,而是自己在万物心中的存在,这才是我要的正道。”

  这一次,夜蛟没有阻拦,但他听得到自己心里某件东西正在萌芽。

  就在恍惚的一瞬间,武尊神将泛着金光的某件东西打入了他的体内,随即奔向浩瀚的大海……

  直到后来,夜蛟才明白,这件东西就是武尊神的仙脉。

  【正道奥义】

  夜蛟自拥有武尊神的仙脉后,妖体不复存在,力量更甚从前。而玉帝,似乎在他身上寻找亲子的影子,然而他每每都会失望,夜蛟的桀骜不驯始终没能令他靠近。

  他回想起儿时母亲说的话——感情很强大,可以毁天灭地,也可以创造奇迹。

  武尊神的结局他早已料到。武尊神不会和水玲珑分离,只是以另一种形态相聚,相爱。而自己,则成为他的继承,永远孤单地守护着“正道”。

  但是,正道究竟为何?每次来到大唐南的水杉树前,他都会这样问。水杉树只是默默地矗立着,偶有几片落叶降下,安抚夜蛟烦躁的心情。

  这几天,夜蛟常常来到这里,向水杉树讲述在长安遭遇一只阴阳猫妖的故事。夜蛟越来越感觉到,最可怕的不是战争,而是一颗冷漠的心。玉帝也好,南海龙王也罢,他们可曾真正珍惜至亲?就算亲已不在,他们的疼痛也是一道浅浅的伤口,结痂掉落,伤口不复存在。

  仙中有恶,妖中有义,倘若邪为恶,正为义,那缘何妖即为邪,仙即为正?

  武尊神,我想我找到你当初不杀我的理由了,这就是你心中的正道,也是我现在正追寻的生存意义。

  很抱歉,“除妖先锋”并不是我要走的路,三界浩浩,我终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正道。

  你一定会看到那一天……

活动推荐

游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