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资料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介绍 > 玩家手册

海王

2014-01-07

核心提示:

  碧波渺渺千帆尽

  斜阳沙鸥归影

  血海鏖战度死生

  男儿不言败

  犹战千重浪

  勇者无畏行四方

  笑看风雨浮沉

  千般尊崇一朝散

  牵绊今生梦

  执此万年情 

海王

海王

【共工之王】

  风起云飞兮,白沙长天兮,远见归人,不知暮晨,悠悠君来兮……

  悠扬的歌声伴随着海浪洋溢在海天相接之处。夕阳渐渐开始吝啬它的光芒,残留着几缕金色光线,温柔地打在一个少年的脸上。拍打礁岩的浪花飞溅出几滴海水,调皮地沾湿少年凌乱的短发。少年闭起他仅有的一只眼睛,百般聊赖地闻着空气中的咸腥味。

  那个唱歌的少女静静坐在他身边,一边唱着一边望着少年的脸。少年的脸,曾经是那么俊美,现在却失去了一只眼睛,还多了那一道丑陋无比的伤疤。一想到这儿,她就心痛无比,于是她更加努力地唱歌,努力帮助少年忘却身上的伤痛。

  “海王殿下,阿姮唱的好听吗?”少女名叫阿姮,是共工部族里声音最好听的巫。而她身旁的这个少年,则是共工部族的新首领--海王。

  海王侧身而起,阿姮的歌声的确犹如良药,令他忘记了身上的伤痛,但是他知道,自己背负的战争还没有结束,因为,他将背负着父亲的遗愿,终将带领共工部族子民们找到属于自己的家园……

  一切改变,要追溯到三个月前的共工部族祭海大典。

  祭海大典千年一逢,每隔千年,共工部族的子民们将在所有大巫中选拔新的首领。老首领康洪已经统治了共工部族三千年,在这三千年中,共工部族在这座与世隔绝的贫瘠小岛中生存着。

  另一位呼声极高的大巫是海王的父亲姜洛。姜洛身上有着正统的祖巫共工之血,他心怀共工复兴大愿,欲带领子民离开这座孤岛,找寻一处五行灵蕴之地开辟新家园,让子民们能够繁衍生息,过上数千年前本应该拥有的生活。

  然而,就在祭海大典前夜,姜洛遭遇暗害身中剧毒。在弥留之际,他留给了海王三个宝匣,并嘱咐海王一定要铲除康洪,成为共工部族的新王。若他成功,便可打开第一个宝匣。剩下的两个宝匣则必须在危机关头方可打开。

  姜洛死后,海王成为共工祖巫遗留世间的唯一血脉。

  承父之志,千钧之责,杀父贼子,我必诛之。

  祭海大典开始那一天,康洪穿着华丽高贵的千波袍走上祭台。这件战袍是共工部族最高荣誉的象征,唯有共工之王才有资格穿上它。而康洪拥有它三千年,从今天开始,他又得到一千年时间去享受它带给他的荣誉。这种万众景仰的感觉令康洪欲罢不能,就算杀害同族又能怎样,连姜洛的贴身侍童都受他驱使背主求荣,自己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正当他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远处传来亲兵凄厉的哀嚎声……

  一个全身鲜血的亲兵从人群中挣扎而出,扑倒在祭台下。“姜洛……姜洛之子……攻过来了……”

  康洪突然间意识到自己未斩草除根带来的后患,这祭海大典乃共工部族的盛事,海王这么做便是犯了对祖巫的大不敬之罪,现在这小子竟敢当众大开杀戒,怕是冲着自己来的!

  康洪的亲兵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向海王涌去,然而片刻过后,一切归于宁静。在共工子民千万双眼睛中,他们看到一个浑身被鲜血浸泡过的男子从尸山里冲出来,他挥舞着手中的巨剑,发出巨大的咆哮声,飞向那个华丽耀眼的目标--康洪。

  康洪迅速抵挡海王的进攻,凭借着千波袍的威力,他在战斗中越来越占优势,而海王在历经轮番恶战后愈来愈疲惫。终于,海王的招式露出了破绽,一把淬毒的七寸弯刀从康洪袖间亮出,雪白的刀光划向海王的头部。

  一瞬间,血珠迸射,一条鲜血淋漓的伤口出现在海王的左脸上,他的左眼,已经被割碎。

  正当康洪得意之时,他却忘了,此时此刻,海王的愤怒已经将他的痛楚麻木。海王以一种同归于尽的姿态,高举巨剑斩向了康洪。

  祭坛下的共工子民们渐渐围了上来,正当他们想看个究竟时,海王砍下了康洪的头颅,提之高举。

  惊骇的尖叫声在空中四散开来……

  “康洪毒杀同族,罪当诛之!从今往后我便为共工之主,逆我者我必诛之!”海王仰天咆哮。

  父亲呀,你拥有比我更强大的力量,却被这世间的规则束缚致死。如果这世界被伪善的公道所占有,那我便用力量征服世界,将假惺惺的公道撕成碎片。即使血流成河,即使失去眼睛和容貌,至少,我做到了。

  从今天开始,共工部族的未来由我做主,我,是新的共工之王。 

【海之尽头】

  成为共工之王后,海王遵循父亲遗愿,打开了第一个宝匣。宝匣中有张破旧的地图,上面绘着模糊的路线,通过父亲留下的信件,海王得知,地图上标示的地方名叫碧游宫,它曾经是天界三清之一的灵宝天尊道场,位于东海与南海交界处的金鳌岛之上。在百年前的一场天界内战中,灵宝天尊落败,被封上古九鼎之中,这碧游宫从此以后便也沉寂下来,再也没人见过这个曾经金碧辉煌的道场。就算是天界仙人,也因忌惮碧游宫中的诛仙剑阵而不敢踏足。

  海王恍然大悟,这碧游宫即为三清道场之一,定是有充沛的五行灵气,对于巫族来说,这样的宝地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然而,金鳌岛在茫茫大海中无迹可寻,或藏于海面浓雾之中,或只见海市蜃楼,若要找到它绝非易事。

  此刻海王终于明白了父亲的苦心,父亲出师未捷身先死,这片新家园,就由他来开辟吧。

  然而,说服子民离开这座生息几千年的避难孤岛谈何容易。起初,海王发现是康洪的旧部作祟,于是将他们全部杀死,但是渐渐的,才发现子民对海王以蛮力夺得首领地位之事的确心存质疑。就算他是共工祖巫的后裔,拥有强大的力量又如何,大家所向往的生活是宁静而富庶的,他能做得到吗?

  自己的决心,必须证明给大家看……

  “阿姮,将部族里的几位大巫都请到大殿中,另外将那件千波袍取来。”海王吩咐道。

  “海王殿下您终于打算穿上那件千波袍了吗?”阿姮兴冲冲地问道。自从康洪被杀后,海王一直没有穿上那件千波袍,也不接受子民的跪拜,他的行为令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别啰嗦,快去拿来便是。”

  阿姮一边答应着,一边去取千波袍。

  共工王殿中,数位大巫已经在等候海王的来临。他们战战兢兢地立于两侧,对于海王今天的目的作各种揣测,在他们眼中,这位新王充满太多的不确定性,他的行事之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当海王到达时,大巫们遵从礼数齐齐下跪,但是没想到竟然被海王严厉喝止。

  “在我们共工部族,没有谁比谁高贵,你们为何下跪,我又凭什么接受你们的跪拜?”

  海王的一袭话,令在场的所有大巫们都懵了。

  接下来,海王取出那件象征首领绝对崇高地位的千波袍。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用自己的巨剑将千波袍狠狠割碎。殿内的所有大巫惶恐不已,这可是共工祖巫的遗物啊,几千年来,有多少族人为了争夺这件千波袍明争暗斗,难道这个新首领完全不知道这千波袍的意义吗?

  “从今往后,共工部族将无贵贱之分,共工子民只跪父母不跪权贵,我视汝等为兄弟,必将同甘共苦,生死与共!”

  原来,这就是新首领粉碎千波袍要表示的决心。终于,海王得到了所有大巫的拥戴。

  从那一天起,海王便带领着族人打造了一艘巨大的帆船,历经几十年,他终于完成了这项巨大的工程。海王将这艘船视为自己的血肉兄弟,起名“海鸢”。

  寻找新家园的旅程注定不会一帆风顺,扑朔迷离的碧游宫总是在海中忽隐忽现,上一秒燃起的希望,总是在下一秒就破碎。更糟糕的是,在这场长途跋涉中,他们不仅要面对海上的凶猛野兽,还要躲避着天庭的追杀。作为被放逐的巫族后裔,在天条中他们没有资格重现人间。可是为了生存,海鸢上的战士们必须战斗。

  这场探寻家园之旅,消耗了数百年的光阴,在这百年里,他们成为凡人口中的鬼煞海盗,总是出没于最凶险的海浪之中。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于有一天,一座万剑之岛出现在海平线上,映入海王的眼帘。这就是碧游宫,这就是共工部族的新家园!

  大家带着满心的欢喜登上了这座与世隔绝的海上仙山,可是展现在眼前的景象,令所有巫们大失所望。碧游宫早已失去昔日的辉煌,剩下的只有残垣断壁和无数石化的仙剑。唯一值得共工部族留下的,便是这里充沛的五行之气。

  海王感到十分沮丧,是重建还是离开,这是两难之选。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大家并没有怪责他,反而支持他在这里建造属于共工部族的家园。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海王终于明白凡人这句话的含义。

  父亲,你想做的事,我做到了。  

【勇闯不周山】

  又是匆匆一百年。

  海风沙鸥,碧海云天,重建后的碧游宫已经成为共工部族繁衍生息的乐土。

  然而,危机从来不曾远离,灵宝天尊重见天日,截教夺回碧游宫一战势在必行。这一战,海王已有预料。碧游宫不仅仅是截教道场,更是三界中最凶险的上古至宝 “诛仙剑阵”的布阵宝地。灵宝天尊被封印后,四把仙剑诛仙剑、戮仙剑、陷仙剑、绝仙剑在碧游宫沉睡,一旦灵宝天尊重见天日,他势必要重回碧游宫,唤醒四把仙剑,以它们作为截教东山再起的得力武器。

  一场碧游宫的仙巫争夺之战就这样拉开帷幕。

  截教擅长御兽之术,无数海兽在大海上卷起滔天巨浪,截教仙家纷纷祭出宝器,向碧游宫发起猛烈进攻。共工巫族勇士在海王的带领下瓦解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然而,共工勇士们的伤亡越来越严重,如若继续抵抗,必有亡族灭种的下场。

  这时,海王打开了父亲留给自己的第二个宝匣。宝匣中是另一张破旧古老的地图和父亲写给自己的信笺。

  吾儿,若他日部族蒙难,难抵外敌,可往不周山寻吴回求援。父,姜洛。

  “共工与祝融部族数万年来都是宿敌,况且我为祖巫共工后裔,父亲怎会让我向吴回求援,就算我去了不周山,那吴回难道会如此好心借兵于我?”海王心中疑惑。

  大巫们纷纷摇头,他们知道凭海王的心性,是不会低下头向宿敌求援的。不过眼见着部族兄弟伤亡惨重,身为共工之主,海王岂能坐以待毙?

  “让弟兄们带上岛内所有家眷,撤出碧游宫。待我从不周山请得巫族援军,我们再夺回家园。”海王吩咐道。

  巨大的“海鸢”再次启航离开了碧游宫。海王将海鸢交给得力部将后,自己便带着几名随从以及父亲留下的地图,向不周山前行。

  历经数月,海王穿过东海,途经南瞻部洲,终于找到了这座“天空古城”--不周山。

  不周山上栖息着各个部族的遗民,其中,祝融部族的大巫吴回为不周山掌门,祝融部族亦是不周山势力最大的巫族。在这千年以来,不周山在吴回的带领下,已经成为巫族最强大的核心之地,这里拥有着巫族最精锐的部队,若海王能得到吴回的帮助,夺回碧游宫绝非不可能。

  当海王向吴回提出借兵请求时,吴回竟然非常爽快地答应,但是只有一个条件--海王必须在祝融墓前跪膝磕头,只有这样,不周山的子民们才能接受共工部族的请求。

  面对这个看似简单的请求,海王断然拒绝了。如果一个栖息的家园要用全族的尊严来换取,他办不到。在海王看来,力量才是衡量是否生存的秤杆,他们还有另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用他的方式逼迫吴回就范。

  短短数日之内,不周山的大巫们全部败于海王手中,就连吴回也感应到海王强大的力量,不敢轻易迎战。

  没想到,就在所有不周山子民束手无策之时,一个红衣少女出现在海王面前,接受海王的挑战。

  “喂喂,你们不周山难道就没有能打架的家伙了吗?叫个还没断奶的黄毛丫头和我打,分明是瞧不起爷爷我!” 眼前的敌人分明是个乳臭未干的女娃娃,这叫海王如何下得去手,就算打赢了传了出去也是他胜之不武。

  海王话音刚落,一条巨大的烈焰火龙从那少女的掌心呼啸而出,冲向自己!海王本能一般地用浪墙招架住这一击。待他反应过来,才发现刚才自己是有多么轻敌了 --如果他没猜错,那条火龙乃祖巫祝融的元神所化,刚才若没有招架住,此刻自己早已化成灰烬。没想到这看似娇弱的黄毛丫头竟然拥有祝融的神力,今天看来遇到真正的对手了。

  海王挥舞着巨剑,剑气夹杂着碎石扑向那红衣少女,可是几番攻击都被这少女化解。她的神色没有丝毫慌张,在滔天巨浪中,她就像同火龙共舞的舞者,优雅从容。

  这一战,绝对值得自己全力以赴。海王越战越勇,在最后,那少女终于露出一招破绽,海王迅速将全身的灵力灌注到巨剑上,向红衣少女发起全力一击。就在剑气快触到少女额头的一瞬间,海王看见她闭上双眼,不作任何躲避,嘴角微微扬起了微笑,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海王立即收住巨剑,强大的灵力反冲其身,给自己带来严重的内伤。

  为何要把剑收回?海王自己也不知道,也许仅仅是不想胜之不武吧,那孩子分明是寻死的姿态。

  “小丫头,不把自己性命当回事的人,我是不屑于杀的。”海王收起巨剑,离开了战场。

  最终,海王没能打倒火薇,看来想要逼迫不周山借兵的目的也泡汤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吴回反倒是对他们客气起来,请他们在不周山歇息几日。至于借兵一事,因不周山各部族大巫意见不合而无法定夺,毕竟这不周山乃巫族最后一处世外净土,若与灵宝天尊为敌,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人间灯火】

  数日过后,便是海王一行下山归海之期。

  那一天,百无聊赖的海王经过不周山的云海崖,一阵微弱的啜泣声隐隐传进海王的耳朵。

  是谁在哭泣?

  海王轻步上前,发在有一个少女坐在悬崖边偷偷哭泣。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当日与他大战一场的红衣女娃娃。

  这几天,海王从不周山的百姓口中得知,这个少女名叫火薇,虽然看似弱小,却是祝融部族的一员大巫,吴回便是她的义父。火薇生来不凡,有祝融的火莲精元相伴,从小到大,她都被视为祝融的继承人,由吴回精心教导。但纵使火薇地位显赫,她的古怪脾气也令不周山的子民们吃不消,骄纵蛮横的时候连吴回都管束不了。

  可是,眼前的这位火薇大巫哪有一丝骄纵的样子。她的手中捏着一个五彩球,脸上神情孤寂没落,这分明是一个找不到玩伴的小丫头。火薇使劲咬着嘴唇,刚刚溢出眼角的泪水马上就被她抹去。海王明白,身为大巫是不能哭泣的,当自己的软弱被子民看到后,如何能带给族人坚定的信心呢?

  祝融部族未来继承人这个重担,对于这孩子来说,未免太重了点。

  “丫头,要哭就大声哭吧。”海王走到火薇身旁。

  “多管闲事。”火薇别过头,神情似乎有些懊恼。也难怪,自己脆弱的一面竟然被外人看见,总归不是一件好事。

  “放心吧,周围除了我一个人都没有,我会装作没看见。”

  “真的?说话算话?”火薇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海王。没想到她竟然那么容易就信任昨天还是敌人的他。

  “当然,我可是海王。”海王拍拍胸脯,这点倒是一点也不假。

  一瞬间,火薇酝酿已久的泪水伴随着她嚎啕大哭的声音喷发而出,似乎要把积攒千年的眼泪全部倒出来。这倒是让海王吓一跳,他可从没见过这么能哭的女孩子呢。

  火薇哭了良久,眼泪终于在啜泣声中收住。渐渐地,海王和火薇像两个老朋友一样聊起来,她向他诉说着成长的点点滴滴,诉说着她的孤独,她的想念,而海王也将外面世界的美好统统告诉她。

  “海王,你能带我去过人间的元宵节吗?我想看看挂满灯笼的街头是什么样子的。”火薇望着海王问道。

  “这个……”海王为难起来。毕竟她是不周山的大巫,更是吴回的掌上明珠。

  “哼,那么认真干嘛,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火薇装作不在意,可她眼神里的失望瞒不住别人。

  夜幕已深,火薇的贴身婢女来到云海崖接火薇回火莲洞了。

  那一夜,当海王推开客房大门时,发现共工部族的大巫们等候他已久……

  翌日,海王面见吴回,将火薇在对战中轻生一事,以及自己与火薇促膝长谈的内容细细告知吴回。对于自己的义女,吴回一声长叹,未想自己的爱护竟然成了她憎恶自己的原罪。吴回同意火薇跟随海王下山,以七天为期。

  吴回的答案在意料之中,因为,他的的确确将火薇视为自己的亲生女儿。

  海王带火薇来到了南瞻部洲最大的国度--大唐。对海王来说,凡人的生活并不出奇,而对火薇来说,在大唐的每一天都充满新鲜,一串廉价的糖葫芦她吃的津津有味,一场民间伶人表演的皮影戏她看的入了迷。在这里,她总算是拥有了一个平凡少女所应该拥有的快乐。不知不觉间,那个乖戾孤僻的火薇大巫形象在海王的脑海中渐渐模糊。

  第七天,正月十五的长安分外迷人,十里花灯,车水马龙,肆意涂绘着人间极致的繁华。火薇看着舞台上的面具舞出神,她丝毫没有留意到,海王悄悄从她身边走开,闪入到舞台后面的大树下。

  一个身影从树下闪现。“殿下,今天是最后一天,您若再不动手,明日吴回便会派人来接她,到时候我们再找机会下手可就难办了。”

  “无须你操心,快走吧。”说罢,那道黑影瞬间消失在树影中。海王的眼底升起一丝愠怒……

  那一夜,几位共工部族的大巫共同商议了一个计谋,吴回最在意的便是火薇,若能将拥有祝融神力的火薇带离不周山加以控制,吴回定会受此挟持,借兵相助。若要控制火薇,只需给她服用水凝散便可。一旦水凝散进入火薇体内,她的祝融神力便可被封印。海王起初极力反对这样做,可是一想到共工部族的妇孺还在“海鸢” 上等待援兵,他实在无法拒绝这水凝散。

  一场戏罢,海王给火薇买了两个面具,佯装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突然,火薇踮起双脚,将手中一个面具戴到了海王的左脸上。

  “你戴着也不赖,还能遮住你左眼的伤疤,嗯,现在看起来更霸气!”火薇望着海王,她的笑脸纯真无邪。

  她是如此信任自己,而自己却要变成曾经最憎恨的那种人吗?

  第二天的黎明时分,海王轻轻捏着火薇的脸,她睡得好死,嘴角还带着笑,怕是正在做美梦吧。

  “丫头,后会无期。”

  海王告别了长安,告别了火薇,如果未来的路布满荆棘,那也要一路走下去,“王”的意义不是享受那份尊荣,而是在最黑暗的时候,有燃烧自己照亮天空的觉悟。  

【一生牵绊】

  在大海上流浪漂泊的日子艰辛万分,“海鸢”在经历数番恶战后变得愈加破败,共工的战士伤亡也愈来愈多。自从上次碧游宫一役后,截教决意对共工部族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他们发动了多次围剿,更是时常驱使海中巨兽袭击海上的共工巫族。

  这几日,海兽袭击比以往更加频繁,海王带领着勇士们不眠不休地奋战了五个昼夜,新伤旧伤交错的皮肤,令他看起来更加憔悴。

  “海王殿下,您已经五天没合眼了,现在外面有勇士们看守,您先休息会儿吧。”一个巫族老妪一边说着,一边端来一碗宁神补气的鱼汤。

  “阿姮,苍耶带着一帮弟兄们已经离船两日,他们本应该早上归来才对。可能出了什么状况,我必须出去看下。”海王顾不上休息,又提起巨剑向外走去。

  “哎……”阿姮只得将鱼汤端回去。离海王带族人离开孤岛的日子已经有五百年,五百年的时光,对于灵力一般的巫族来说,已是一生的光阴。年迈的阿姮已经失去那迷人的歌声,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海王的生活,只愿自己油尽灯枯的那一天,依然在他身旁。

  正当海王准备寻找失踪的部下时,苍耶的船只出现在海面上。眼前的画面令海王惊诧不已,在船上的除了苍耶和几位弟兄外,还有一个身着红衣的少女--火薇!

  海王对火薇的到来难以置信,吴回怎会让她冒如此风险?直到后来,火薇才吞吞吐吐地告诉他,为了找到海王,她打伤了义父,强行下山。途中穿越南瞻部洲,渡船过东海,再至傲来国,直到这次跟随渔民出海,意外遇见被海兽袭击的共工勇士。

  “臭丫头,这里可是大海,你要是淹死了,我可找不到陆地帮你入土为安。” 海王的心中充满莫名其妙的疼痛。

  “哼,本小姐活个一万年没问题,还有,你可不许死的比我早哦,不然我会瞧不起你的。”

  海王发现,眼前的火薇真正成长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躲在角落偷偷哭泣的黄毛丫头。也许冥冥之中,自己和她的牵绊一直都在,就算身处世界的两端,也总能找到彼此所在。

  从那天起,火薇与海王并肩作战,击退截教仙家一次又一次的围剿。有谁能料到,夙敌共工祝融的后裔竟会有这样同生共死的时候。

  然而,水火相克,经历一场场海战,远离不周山的火薇渐渐虚弱,虽然她强装顽强,海王也能感应到她体内祝融心火越来越微弱。海王试图说服火薇回不周山,甚至以伤人的言辞激她回不周山,都被火薇一一拒绝。

  灵宝天尊亲自挂帅围剿共工遗族的消息传到了“海鸢”上,所有共工战士都明白,这场战争他们并无胜算。既然躲避不了,那就主动出击,就算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

  阿姮按照海王的意思,在火薇的晚餐中下了眠蛊,三天后方可苏醒。

  临行前,海王看了火薇最后一眼,她的嘴角微笑着,就像一朵娇柔绽放的莲花。

  丫头,又在做美梦了吧,但愿你的梦里没有我的时候,也能一样开心。

  海王带领着共工弟兄离开了海鸢,向碧游宫进发……  

【决战诛仙】

  这场空前惨烈的战争持续了三天三夜,昔日宁静祥和的碧游宫在短短三天里化为一片血海,血泊中的尸身早已分不清是截教仙家还是共工战士。

  没有意外,最终共工部族落败。海王孤身奋战,就算流尽最后一滴血,他也绝不会放过眼前的敌人。

  强大的海王杀死截教仙家无数,为了彻底制服他,灵宝天尊祭出了三界第一杀伐大阵--诛仙剑阵。

  四把仙剑被灵宝天尊唤醒,在灵宝天尊的道法变幻中化为数以万计的金剑,剑光万丈,将海王包围在万剑中。诛仙阵中万剑横飞,不论是多么强大的神仙精怪,就算是祖巫,被这剑阵包围不消一个时辰,也会被剑气削的挫骨扬灰。

  本小姐活个一万年没问题,还有,你可不许死的比我早哦,不然我会瞧不起你的。

  火薇的话语不断在耳边响起。

  “臭丫头,本王才不会输……”万剑之中,海王放弃抵御,将所有力量汇聚在手中的大剑上。剑光扫射之处皮开肉绽,鲜血于青筋中喷射而出。海王用尽浑身的力量,手持巨剑冲向诛仙阵外围。

  在阵之南角,剑的碎片四处飞溅,看来海王成功冲破了诛仙阵的包围。

  见海王逃脱诛仙阵,截教纷纷出动追兵。海王欲以神行之术离开碧游宫,可猛然间发现,自己已经无力控制躯体。因为身体已经被万剑穿透,经脉俱断。

  海王重重地跌入深海。

  深海之中,一个宝匣从海王怀中滑出,缓缓打开。海王见到了父亲姜洛,不,应该是父亲的元神。

  “父亲,对不起,我做不到给子民带来更好的生活……”

  “莫要放弃,孩子,你可以做到,只是并非当下罢了。”

  ……

  海王被海浪冲到了一处礁岩上,渐渐苏醒。当他回到海鸢上时,才发现身上的重伤好了大半,他明白是父亲用自己的元神救了他一命。

  父亲,谢谢您给我第二次生命。

  阿姮与其他共工部族的子民见到海王还活着,是又惊又喜。直到这一刻,大家才明白这个部族不能失去这位王,就算未来的日子再艰苦,至少还有信仰,还有希望。

  “阿姮,火薇那丫头还在睡觉吧?我去看看她。”

  “这……海王殿下,您没有在碧游宫遇见火薇姑娘吗?”阿姮的眼中充满疑惑。

  原来,火薇一醒来就得知海王进攻碧游宫的消息,她不顾阿姮的劝阻,执意前往碧游宫解救海王。

  糟糕,火薇定是在碧游宫中了截教的奸计。海王顾不得身上的伤痛,向着碧游宫的方向腾空而去。

  笨丫头,你说好要活一万年,可决不能食言……

【心火不灭】

  凛冽的海风在海王耳边呼啸而过,碧游宫的祭剑台在眼前越来越清晰。海王拼命扫视着碧游宫的每个角落,却不见火薇的红色身影。

  突然,在碧游宫北端的海面上,一条巨大的火龙腾空而起,它在一刹那化成一道火红的闪电,射向海面的巨大漩涡。

  那里是诛仙阵的阵心!

  海王飞身冲向漩涡,他看到那道闪电之中的火薇用尽所有力量,将漩涡中的刀剑融化,可是更多的剑从浪墙中飞射而出,火薇的鲜血四射开来,在大海中犹如一朵怒放的红莲……

  当海王冲到海面时,漩涡已经消失,海面上残留着火焰的炽热,还有那一片片像红色花瓣一般美丽的衣服碎片。一切已经太晚,火薇的肉身已在诛仙阵中消亡,化成大海中的一浮泡沫。

  丫头还没死,她是未来的祝融之王,只要元神不灭,一定还有希望!海王潜入深海之中,寻找火薇残留的元神。终于,他在海底最深处找到了那一团微弱的红色焰火,这就是火薇的元神。

  海王回到了久违的不周山,他相信在这世上只有吴回有办法让火薇活下去。

  吴回见到那一团微弱到快要熄灭的祝融火元,只是默默地坐着,如同一潭死水,不声不语。

  “吴回大巫,恳求你,救火薇丫头一命。”这是海王这辈子第一次恳求他人。

  吴回似乎不为所动,许久过后,他才说出一句:“当初火薇为了你叛离不周山,从那天起她就不再是不周山的大巫。路,是她自己选的,现在你想让我救她,我凭什么答应?”

  “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事一定照办,只求这丫头能活下。”

  “向所有不周山的子民磕头跪拜,你做得到吗?”吴回摇摇头,他知道,海王那极强的自尊心绝不会让他下跪于人。火薇乃祝融部族振兴的希望,她的生命不仅仅是她自己的,更是整个不周山的。可是火薇为了海王执意背弃全族,更是因他而粉身碎骨,对不周山的所有子民来说,绝对不值得宽恕。

  除非,海王愿意放弃自己的尊严,替火薇得到不周山子民的宽恕。

  “做得到!”海王不暇思索地说出这三个字。如果是从前的他,怎会为一个小丫头而放弃自己的尊严,可现在他才发现,就是这个小丫头在他心底深深扎根。两个人的牵绊,区区死亡如何能斩断。

  那一天,海王在不周山挨家挨户地跪拜,冷言恶语也好,拳打脚踢也罢,他统统接受。

  “海王,想要救火薇,本座还有最后一个条件,”吴回说道:“从今往后,你再也不可与火薇相见。”

  海王答应了,他明白吴回的用心,换做是自己,也会这样做。火薇和他都有各自背负的使命,当牵绊变成一种连累时,一切都将不复美好。

  终于,吴回愿意用自己的雷焰心火保住火薇的元神,同时,将火薇元神送回了浴火池的那朵火莲中,重塑肉身。而重塑肉身的过程,将长达千年。

  丫头,千年的寂寞你一定熬的过,因为你已经长大了。未来我们将不复再见,但是很幸运,在漫长有生之年中,和你曾经相遇过……

  海王离开了不周山。

  旭日东升,朝阳给蔚蓝的大海涂上了一层金箔。“海鸢”重新起航,海王带领着共工部族的勇士们,寻找下一个新家园……

活动推荐

游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