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资料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介绍 > 玩家手册

火薇

2014-01-07

核心提示:

  红莲饮露

  藏香幽幽

  扶风不知去

  泪眼阑珊君莫笑

  生死相随亦不语

  执一缕心念

  焚一生无悔

  千山万水

  海阔天空

  风轻云淡时

  听海梦长留

火薇

火薇

【烈火之婴】

  这一天的阳光格外猛烈,偶尔吹起的风也带着炙热的火焰气息,对于天空之城不周山来说,这样的天气绝非寻常。

  正站在骄阳下的冲坎握紧拳头,紧咬牙关,现在正是他最难熬的时候。最难熬的不是这火辣辣的阳光,而是揪心的紧绷感。正在茅屋中分娩的妻子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这个孩子已经在娘胎中孕育了九年,这对巫族来说,也算是过长了,能否顺利分娩尚是未知数……

  “莫要着急,母子一定会平安的。”站在冲坎身旁的男子冷静地安慰他。这个男子长相俊美,却自有一股威严由内而外地散发。他是不周山的巫族首领吴回,他的话一定假不了,想到这里,冲坎稍稍喘了口气。

  正当午时,茅屋中突然传来一声嘹亮的啼哭声,冲坎欢欣不已冲进了茅屋。屋内的景象令他诧异万分--一朵巨大的火莲渐渐绽放,一个白嫩嫩的女婴正在莲中大声啼哭,身处火焰中的她毫发无伤,似乎用哭声来炫耀自己这不同寻常的出场方式。

  身后的吴回微蹙的眉头亦舒展开,这一刻,他等待了五千年。

  五千年前,祝融为救部族子民,化为巨峰。他曾许下誓言:五千年后火莲降临之际,便是祝融神力重现三界之时。吴回深吸一口气,五千年的时光竟是如此漫长,眼前这个婴孩是兄长带给部族的复兴希望,她将成为巫族抵抗天界妖界的神兵利器。

  冲坎之妻芒阳见是部族首领亲临,拖着虚弱地身子准备下跪行礼。未想,竟是吴回向芒阳跪膝相拜,令芒阳错愕不已。

  冲坎向妻子说明了吴回的来意,这个孩子将不再属于他们,而是不周山所有子民的。吴回将成为她的义父,悉心栽培。待这孩子长大后,将成为不周山的新领袖,甚至拥有和祖巫祝融一样强大的力量!

  “原来如此……这也是我们一家的荣耀,那……那孩子您就带走吧……”芒阳明白自己没有资格拒绝,即使怀胎九年,哪比得上部族的兴衰重要?这份难以割舍的母爱,就在最后一眼中断绝吧。

  “作为感谢,你们可以给这个孩子取个名字。”吴回说道。

  “火薇。这个名字内人喜欢,她早就想好了的,女孩就叫火薇。”冲坎艰涩地说着。

  吴回命乳娘抱着火薇,拜别了这对居功至伟的夫妇。

  火薇,你的一生注定不凡…… 

【心火灭】

  “好--无--聊--无--聊--聊……”恢弘空旷的洞窟中回响着一个少女的声音。

  这个洞窟中有着汉白玉墙,上面有各式各样古怪的图腾,火薇每天的功课之一就是记住这些图腾的意思。洞窟的温度极其之高,常人入洞如烈火焚身般痛苦,而对火薇来说,这种温度她早已习惯,毕竟自己已经在这儿呆了很久很久。用吴回时常训导她的话--要将火焰变成自己的力量,必先接受它的炽热,忍受它的苦楚。

  这时,另一个娇小的身影战战兢兢地走进洞窟。她叫绛樱,是火薇的新侍女。

  “主人,您该用餐了,今天有鲜笋炖白鲈……”还没等她说完,一记响亮的耳光便印在她脸颊上。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我当然知道这是鲜笋炖白鲈,你故意说菜名,摆明就是看低我,胆大妄为的家伙。”火薇拍了拍自己的小手。

  “绛樱不敢,绛樱知错,还请主人用餐,否则吴回大巫怪罪下来,绛樱可不知如何是好了。”

  看着绛樱慌张的样子,火薇得意地笑了几声,极度无聊的时候找点乐子也没那么难。然后,她心满意足地开始享受这顿晚餐。

  晚餐后要完成的功课,是进入浴火池吸收祝融神力。浴火池中有世间最炽热的火莲,火薇诞生之际,就被包在这火莲中。这火莲,即使是祝融后裔也会被它灼伤,而火薇却必须每天在浴火池中忍耐两个时辰。她的体质吴回最了解,浴火池伤不了她,还会将祝融残留的神力源源不断地通过火焰传到火薇体内。

  这些痛楚,这些代价,从来没人过问,她总是问自己,何必活得那么辛苦,一死了之对她来说也是奢侈至极。

  火莲洞的最高处,有一个狭窄的窟窿,清晨的阳光就是从这里聚成一道白亮的光束射进洞窟,告诉火薇,新的一天到来了。不过,这一天的阳光,没有寻觅到火薇这个小姑娘。此时此刻,她正在前往家的途中,是的,她生父生母的家。

  而那个穿着红杉躺在洞窟中昏迷的女孩,就是绛樱了。也许绛樱没有想到,火薇偷偷在她身上放了传音虫,恰好听见了自己的出生地在何方。

  在这世间,只有爹和娘会疼火薇了吧。

  当她兴冲冲地推开家门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就是自己的生父冲坎。

  原来,距自己出生的日子,已经过了三百年。三百年的光阴,足够杀死一个灵力普通的巫族百姓;可对于火薇来说,三百年光阴只是将她成长为豆蔻年华的少女而已。

  “爹爹,我回来了!” 火薇能感觉到,这个即将枯朽的老者就是自己的生父。

  看到火薇肩膀上的火莲纹,年迈的冲坎先是惊诧,然后颤抖着跪在地上向火薇叩头,老泪纵横。他虽然迟暮,但也知道眼前这个少女是不周山未来的首领,按族规自当顶礼膜拜。

  那一天,火薇向冲坎一股脑倾诉自己的苦楚,她不想成为什么大巫,只想当一个普通的巫,有爹娘疼爱,无须忍耐烈火焚身之苦。星辰爬上了夜空,火薇终于享受到一个凉爽的夜晚,她趴在父亲的膝盖上,沉沉睡去……

  那一次,是火薇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生父。第二天醒来,出现在火薇面前的是吴回。后来听绛樱说,是冲坎暗中对她施了眠咒,再向吴回禀报这件事,后来他搬出了那间茅屋,有族人看到他离开了不周山。

  原来,连亲人也不可尽信。一阵强烈的酸楚涌上鼻腔,可当泪水还没落下时,吴回一句冷似寒冰的话进入耳朵。

  “我说过很多遍了,你没有哭的资格,别忘了你存在的意义,如此懦弱动情怎能堪当大任?”

  从那一天起,火薇变得安分。既然自己存在的意义只是一件复兴巫族的武器,那就这样活下去吧,有强大的力量就好…… 

【牵绊之始】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已过两百年。

  这时的火薇,已经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成为不周山的大巫。她开始穿着厚重的华服,顶着沉重的金冕,接受族人的朝拜。对于不周山的巫们来说,吴回沉稳睿智,虽不苟言笑,但也关切子民,予不求报;可这位新上任的火薇大巫,脾气乖戾,时常苛责下人,她还有个古怪的癖好,但凡有他人前来上贡有求于她,她必然应允,但是有个条件--必须以自己最心爱的东西来交换。家住凤巢附近的夕月有着如瀑布般乌黑亮泽的青丝,因兄长受重伤,必须借助火薇施术才能活下去。夕月向火薇呈上家里最宝贵的祖传兵器,而火薇却偏偏挑中了夕月最爱惜的长发,硬是逼她割断青丝才出手相助。身为义父的吴回虽将这些看在眼里,但他的劝说对火薇来讲也只是可有可无的耳旁风。

  唯有一件事,火薇是必须要做的,那就是保护不周山。

  再过几天就是百年一度的祝融祭,正当族人们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他们的首领名叫海王,据说是共工部族的新首领。

  不周山聚集着各个部族的巫,其中以祝融部族为尊,共工部族自共工死后便被贬至大海尽头,再也没了踪迹。只是近百年以来,人间偶有传言在东海与南海边界的岛屿上曾有海盗出没,这些海盗非人非妖亦非鬼,恐是共工遗族作祟。此番海王率领共工突然来到不周山,不知他打得什么算盘。

  这种事火薇不屑过问,反正不周山有义父在,这些都是他的职责,自己只需静静地坐在火莲池中完成每天必修的功课便好。不过今天,火薇似乎清净不了。得吴回的命令,她必须迎战这个共工部族的领袖--海王。看来这个海王本领真不小,竟然能让吴回差她出战。

  那一天,是火薇第一次见到海王。

  眼前的这个共工首领和火薇想象中的不一样。在火薇想象中,部族的首领差不多都如吴回一般沉稳优雅,穿着得体礼数周全。而眼前这个共工首领,穿着一身看起邋遢肮脏的衣服,背着一把粗大厚重的巨石大剑,他脸上一道长长的伤疤更令他看起来狰狞可怖,与疤痕连接的左眼则是一个乌黑的空洞,他哪里有一点部族首领的气质?

  “喂喂,你们不周山难道就没有能打架的家伙了吗?叫个还没断奶的黄毛丫头和我打,分明是瞧不起爷爷我!”呵,这个共工首领十足的痞子气。

  从小到大,还没人敢称她为黄毛丫头。

  一条火龙从火薇的掌心窜出,直奔海王。一道浪墙挡住了火龙,火龙紧缠巨浪,一刹那,巨浪化为灼热的雾气消散无踪。

  海王的眉头稍稍皱了下,这火龙乃祖巫祝融的火元所化,没想到这黄毛丫头竟然拥有祝融的神力。

  同样,火薇也暗暗诧异,这个邋遢的家伙竟然能毫发无损地挡下火龙,看来他的力量不比自己弱。

  接下来,一场水火之战激烈地交错,若非吴回的结界,不周山怕是要再一次化为废墟。

  火薇与海王的对战已经持续了四个时辰,面对海王的愈战愈勇,火薇渐渐感到力不从心。

  累了,好想停下来休息,永远休息下去就好了……一个念头在火薇的脑海中油然而生,面对海王的全力一击,火薇突然停下闪躲的脚步,闭上双眼,等待巨浪之剑将自己吞噬……

  然而,待她睁开眼时,发现巨剑正悬停在她的前额,她还没死。

  “小丫头,不把自己性命当回事的人,我是不屑于杀的。”海王扛着大剑,昂首扩胸地走向远处。

  心脏在疯狂的跳动,刚才的自己是怎么了?义父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失望,充满气恼,也许自己本来就是这种不成器的样子,是他的期许太高了吧。看来,自己作为武器也不那么合格,刚才那一剑斩下来该多好。

  几天过后,不周山恢复了平静,那群共工遗族也被吴回暂时安置在不周山,商讨某些计划。火薇完成功课后离开火莲洞,走到花圃透透气。火薇的脑海中不停浮现着上次与海王交战的情景,正在出神之际,一个五彩绒线球径直砸到她头上,尾随五彩球而来的,是一个年幼的孩子。

  “喂,小破孩,对大巫不敬是大罪,这个球我没收了,当做是你的赔礼。”火薇拿着五彩球欲离开。

  不料没走几步,那孩子又跟了过来。“大巫姐姐,对不起我知错了,这个球是我娘亲手给我做的,我用别的好东西来赔礼好不好?求求你了……”那孩子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我就是喜欢这个五彩绒线球,回去告诉你娘,这个球进献给了火薇大巫,让她再给你做一个吧。”

  火薇没正眼看那个孩子,她加快脚步离开了花圃,身后传来一阵阵那个小家伙的哭声。火薇到了云海崖边,停下来玩弄着这个小巧精致的五彩球。火薇发现,自己拥有很多宝贝,唯一没有的,就是娘亲亲手做的东西,一件小衣裳、一双小鞋子、一个小玩具,从来没有过。不知不觉,泪珠一颗颗掉落,她抹干眼泪用力咬着拳头,然后不断告诉自己,这些东西是多余的。

  “丫头,要哭就大声哭吧。”一个耳熟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火薇转身一看,果然,敢称呼她“丫头”的只有海王这家伙了。

  “多管闲事。”火薇撇过头。

  “放心吧,周围除了我一个人都没有,我会装作没看见。”

  “真的?说话算话?”

  “当然,我可是海王。”

  “……”

  哇的一声,火薇开始嚎啕大哭,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敌人面前露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只是泪水控制不住地往下流。不过,大声哭出来后,火薇的确觉得心里舒坦多了。

  这个共工遗族的首领,似乎没有那么讨厌。

  接着,火薇和海王聊了起来,她发现自己有好多好多话要和他说;而海王也给她讲述了共工部族在流浪时遇到的大千世界诸多好玩事物。两个平日不善言谈的人,竟然成为彻彻底底的话痨子。

  那一天,火薇第一次没有度日如年的感觉,她只想这一天就一直停留着,永远就这样摊开心扉倾诉着。

  夜幕终是降临了,绛樱找到了火薇,并传吴回口谕送火薇回火莲洞。

  从这一天起,火薇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什么时候自己可以像海王一样自由,遨游三界?

【逍遥人间游】

  月色灯山满帝都,香车宝盖隘通衢。元宵夜的长安有着无以伦比的妩媚风情,无论是皇亲贵胄的红木香车,还是寻常百姓家的点点花灯,都是这座城市独一无二的精致装扮。暗香浮动的女子倩影,也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成为元宵佳节的独特风景。

  长安戏台每逢元宵节都会上演大戏,今年上演的是百姓们最喜爱的《兰陵王》。戏台下,一个红色的娇小身影在人潮中若隐若现。没错,正是火薇。

  眼前的景象对七天前的火薇来说简直是难以置信……

  七天前,海王向吴回提出带火薇外出游玩一事,不知何故,吴回竟然答应了,还差遣英招送他们到了南瞻部洲。当时那种激动的心情火薇怕是一辈子也忘不了,这可是她第一次离开不周山呀。

  繁华的人间带给火薇前所未有的快乐,她第一次感受到活着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在这里,火薇第一次看皮影戏,第一次玩蹴鞠,第一次吃糖葫芦,甚至第一次背诵凡人的诗歌。在这里,没有人向她下跪,但却学到了什么是朋友。

  她积攒了五百年的欢笑似乎都要在这几天释放,不过火薇也明白,这一切快乐都是海王带给她的,如果可以,她愿这个说话没口德的“凶恶”大哥哥永远也别离开她。

  随着一声响亮的锣声窜入耳朵,戏台周围的人潮瞬间鸦雀无声,海王也示意火薇安静--戏要上演了。

  伴随着胡琴的旋律和鼓点,几个头戴面具的舞者徐徐登场……

  “海王,他们为什么要戴着面具跳舞?”火薇不解地问。

  “这个嘛,带着面具就可以不用假装自己的情绪吧,反正面具下的表情是什么,大家都看不到。”

  火薇听后便沉默不语,一直到戏台人潮散去。待她回过神来,发现海王不见了。

  正当她四顾环望时,海王悄悄出现在她身后。“喏,丫头,这个给你。”海王从身后拿出两个面具,正是刚才台上伶人戴的面具。海王不由分说的将面具戴在火薇头上。

  “这个没什么好玩的呀。”火薇狐疑道。

  “笨蛋,以后你只要带着面具,想笑的时候就笑,想哭的时候就哭,再也不用躲着族人,去某个小角落偷偷哭泣了。”

  听起来还不赖,这的确是自己需要的好东西。

  火薇踮起脚,将另一个面具侧戴到海王的头上,“你戴着也不赖,还能遮住你左眼的伤疤,嗯,现在看起来更霸气!”

  看到海王不屑的样子,火薇反而咯咯笑了起来。然后她继续跟在海王身旁,寻觅长安点点滴滴的新鲜事物

  不周山,我可以不回去吗?就这样待在他身边,一直幸福下去…… 

【逐梦无悔】

  海王在某天清晨悄然离去,火薇没有太多悲伤,她知道共工部族的子民在等待着海王,那是他的承担。毕竟他和自己不一样,他深爱着他的子民,而自己,却对不周山的子民无半点心思。

  回到不周山后,火薇回到了以往平静如水的生活,每日辰时接受子民拜见,巳时钻研上古巫族遗留的书卷,未时入浴火池修习……只是偶尔在梦里,她会见到那座灯火阑珊的城市,有个带着面具的霸道男子冲着她喊“臭丫头”。直到梦醒时分,进入眼帘的依旧是洞窟最高处的那一线微弱阳光。

  绛樱一如既往地为火薇梳洗穿衣,整理被褥。她见到枕头上有一片淡淡的水渍,想来昨晚火薇又在哭泣了吧。绛樱轻微地叹息,自从火薇从长安回来后,脾气比以前好了很多,她不再刁蛮任性地打骂下人,也不再刁难前来拜见的子民,越来越有大巫应该有的样子--安静沉稳,心如止水。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戴着一个狰狞的面具静静入睡,绛樱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能感觉到,火薇这种犹如死水一般的安静对她来说并不好受。

  偶尔,火薇会主动向吴回询问共工部族的下落,但总是得不到答案。

  这一天,绛樱做了一个决定--她告诉了火薇,英招在巡游时见到海王与他的子民在东海金鳌岛一带出没。据说他们打了败仗,现正在被截教的仙人们围剿。之前海王来不周山就是向吴回索要救兵,可是海王那桀骜不驯的态度惹恼了吴回,未得援兵。

  “绛樱,替我转告义父一声,我要暂时离开不周山一阵子。”

  “主人,吴回大巫就是担心你会这么做才一直瞒着你,现在你冒然下山前往海岛,定是十分凶险!”绛樱劝阻道。

  “我是认真的。”火薇笃定的眼神告诉了绛樱她的决心。

  绛樱微微一笑,这个小姑娘是真的长大了,即使自己面对的是吴回的责罚,她也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绛樱利索地给火薇收拾好包袱。就在火薇走出火莲洞之际,吴回迎面而来。他的神情凝重,眉头紧蹙,一股怒气暗暗涌动,看来已经明了火薇要做的事了。

  “薇儿,没我的允许,你不可私自下山。”吴回努力压制自己的怒火,“你不谙水性,水火相克,若进入大海,必将凶多极少。”

  “义父,这五百年来,我从来没有认真地为自己去做一件事,也许我能像祖巫一样活上万年,但是这不叫活着,只是没死而已。活着,就应该去做自己认为值得的事。”火薇平静地说出这番话。她知道自己此时做的决定不是一时冲动,而是心底藏了五百年的期待。

  “胡闹!”一团巨大的雷电光球瞬间从吴回掌中窜出,笼罩住火薇。这是吴回的紫雷结界,碰触结界者定会粉身碎骨。看来吴回已经对她失去了耐心,“你以为你的命仅仅是你自己的吗?竟为一己私欲置整个不周山于不顾,实在愧对部族子民,你就在这结界中好好反省,直到认错为止。”

  “义父,薇儿对不起了。”

  火薇凝神发力,无数条火龙从她身上飞腾而出,向紫雷结界发起猛烈撞击,一瞬间,紫雷结界灰飞烟灭。火薇的力量已经远远超出吴回的预想,现在已经没有人能阻拦她离开不周山。

  “若薇儿能活着回来,定将报答您的养育之恩。”

  望着火薇远走的背影,吴回的愠怒化为一声长长的叹息…… 

【碧海长天】

  曾听海王说,碧游宫在一座海上仙山之中,处于东海尽头,那是个被三界遗忘的地方。火薇离开不周山后,忍受饥渴穿过无边无垠的沙漠,经过南瞻部洲亲历人间的狡诈险恶,尾随经商船队出海,抵达东胜神州……那座仙山依然是个飘渺的神话。放弃?这个念头虽然出现过无数次,但是火薇知道自己绝不能放弃,这是一场成长的旅程,等到和海王再次相见时,能让他看到一个更强大的火薇。变强大的不仅仅是她的力量,更是这颗坚韧的心。

  命运犹如一团带着荆棘的乱麻,经历伤痛磨难却不放弃的人,在最后总能找到麻线的另一端。火薇和海王的再次相遇应该算是一场命中注定的意外。

  这一天,风轻云淡,正是傲来渔民们出海打渔的日子,火薇随着傲拓村长一家上了渔船。

  在大海上,大家见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场面--十几个海盗模样的年轻人脚踏海浪,将一条巨大的海怪包围其中,他们组成一个奇特的阵型,看上去是想要把海怪困住。无奈海怪力大无穷横冲直撞,用它的尖爪将数个年轻人撕裂。剩下的几个拼死抵抗,但也回天乏术。

  船上的渔民们见状,纷纷调转船头,欲逃离这场打斗。唯有火薇不肯离去。她看出来了,这十几个并非凡人,而是巫族的共工后裔!

  火薇腾空而起,使尽浑身的力气将海怪摁入滔天巨浪中。当共工后裔们还没缓过神来时,海面热浪翻滚,定睛一看,那海怪的尸体浮上海面,已是皮开肉绽,形同一锅肉汤中的骨肉架子。而站在海怪头骨之上的,则是一个模样可爱,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红衣少女。

  救下共工后裔后,火薇得知这只海怪乃截教的驱使兽。自从截教灵宝天尊重见天日后,便以摧枯拉朽之势夺回了碧游宫,可他们的野心不仅于此,更欲将共工遗族斩草除根。

  再次见到海王时,自己的表现和原先设想很不一样。火薇以为自己会忍不住大哭,然后向海王倾诉这数年来自己找寻他时所经历的磨难,然而出乎意料地,她没有哭泣,也没有成为话痨子,而是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全身上下的每个毛孔似乎都放松了。

  在一艘破损的古老大船上,火薇见到了海王。

  眼前的海王比数年前消瘦许多,他的裸露在外的胳膊上又多出许多道或新或旧的伤疤,火薇看得出来,这些年他过的比自己辛苦很多,他身上每一道伤疤都是战役的纪念。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彼此还能相见,一切过往如同昨日。

  “臭丫头,这里可是大海,你要是淹死了,我可找不到陆地帮你入土为安。”海王捏扯着火薇的脸,看来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挪揄她。

  “哼,本小姐活个一万年没问题,”火薇也丝毫不示弱,“还有,你可不许死的比我早哦,不然我会瞧不起你的。”

  火薇说得很认真,她打心底里不想再和海王分离,思念的感觉比浴火池修炼更加煎熬。

  后来的一段日子里,共工部族中多了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祝融部族大巫,在火薇相助下,截教对海王的围剿一次次失利。可是渐渐地,火薇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她自己明白,身体里的祝融火元越来越微弱了。水火相克,在这片大海之中没有浴火池的神力补充,她只会越来越虚弱。这一点火薇没有告诉海王,每次战斗,她总是全力以赴,努力不让自己表现出一丝虚弱的迹象。

  海王夺回家园指日可待,这种时候自己可绝不能倒下……

【深海冰火】

  这一睡就是三天,当火薇醒来后,发现大船上空荡荡,身边只有一位共工老阿嬷正在为她熬些汤药。

  当火薇问起大家的去向时,老阿嬷说碧游宫的灵宝天尊亲自挂帅全力围剿,海王率领着所有弟兄前往迎战,欲在今日决一死战,夺回碧游宫。

  “海王大笨蛋,为什么不带上我!”火薇嘶吼着,眼泪止不住地泻下。

  “火薇姑娘,你的祝融之火越来越微弱,海王殿下早就察觉了,他的心思不用老身说你也知道的吧,哎……” 老阿嬷摇摇头,继续去煎药了。也许这是共工部族的命,就算他们再抵抗也于事无补。

  当老阿嬷端着煎好的温补汤药出来时,床褥上空空如也……

  当火薇抵达碧游宫时,眼前的只有残垣断壁,无数血肉模糊的尸体已经无法分辨是截教仙人还是共工勇士,看来这场惨烈的战斗已经落下帷幕了。火薇在尸骸中拼命翻找,始终没有发现海王的尸体。

  “呵呵,火薇大巫是在找海王吗?放心,他还活着。”说话的是一位模样标致的仙子,从她的装束来看,是截教仙家无疑。

  “你是谁?”

  “奴家萧晚音,奉天尊之命,带你与海王相见。”

  火薇心中明白,这必然是一个圈套,他们擒住了海王,还想以他为饵将她也一并消灭。但是火薇更加清楚,如果自己不去,则海王必死无疑。

  片刻之后,萧晚音将火薇带到了一处礁岩凿成的祭台上。祭台周围剑气凌历,若是常人进入这祭台,怕早已被剑气削得粉碎。火薇四顾环望,并无海王的身影。

  “海王呢?”火薇的语气有些恼怒。

  “哎哟哟,海王那小子有些本事,擒住他后又逃脱了,不过现在既然你来了,过不了多久海王也会乖乖来这儿送死。牵绊这东西呀,最要不得了,嘻嘻……”

  原来他已经逃脱了,太好了……火薇打心底里松了一口气。不过眼下最迫切的就是离开这里,不能让自己成为他们掣肘海王的工具。

  火薇飞身而起,欲夺路而逃,不料,海面上突然激起万道剑光,万把飞剑携着巨浪向她迎面劈来,火薇躲闪不及,手臂上划出道道伤口!

  “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忘了告诉你,此乃我们天尊亲手布下的诛仙阵,数万年前,你们的巫族先祖死在这阵之中的可是数也数不清了,如今就让你有幸品尝一番吧。”萧晚音腾空而走,天空中传来她银铃般的笑声。

  火薇使出全力将体内的神力化作无数条火龙,欲冲破剑阵的包围,可是每当一阵猛烈的攻击后,剑阵的力量又会恢复如初。不过剑阵中的剑光始终没有伤及火薇要害,看来他们只是想活捉自己吧。

  火薇曾在上古书籍中读到过这诛仙阵,巨浪之间的漩涡处乃万剑之心,只要摧毁它,诛仙剑阵便会破除,布阵者亦将受到重创。可一旦进入这万剑之心,纵使有无边神力也将被万剑削骨,化为海上的泡沫。

  一刹那,火薇收起了火龙,她用最后的力量将自己化成一道红色闪电,向剑阵中心的漩涡飞奔而去。

  海王,不好意思呀,我说了大话,活到一万岁看来我做不到了。

  可是你,一定要算上我那份活到一万岁,替我去看长安的灯火,北冥的飞雪,普陀的莲池……  

【浴火涅盘】

  不周山的清晨,一缕阳光穿透了岩壁上的小孔,它温柔地触着一朵绯红的莲花。莲花漂浮在浴火池上,它尚未盛开,厚重的花骨朵鼓鼓的,就像正在孕育着新生命。

  吴回安静地坐在浴火池边,许久不语。

  “义父,你的身体最近好些了吗?”那朵莲花中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

  “嗯,你无须替义父操心,还是老老实实地在莲中静养吧。”吴回淡淡一笑,轻抚着莲花。

  “嗯……那个……最近有海王的消息吗?薇儿有些挂念他。”

  “听回山的弟子说海王带领他的子民在海上找到了一处新的海岛,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咳咳……”吴回说罢,轻声咳了两声,他缓缓地向门外走去,不想再打扰火薇的元神了。

  火薇现在已经没有肉身,她的元神则借助着火莲的灵力寄住在火莲中。火薇不记得自己的元神是如何回到不周山的,只是听绛樱说,是义父用他的心焰保住了自己的元神,而义父却因此神力虚耗过度,折寿千年。

  自从火薇重返火莲后,她再也没见过海王,不过这也不要紧,只要知道他还活着就好。纵使火莲中的世界永远是黑暗,那段过往的快乐也足够点亮这漫长的千年。

  在一片白色沙滩上,海浪温柔地舔舐着她的脚趾,海面上的海鸥一边飞翔一边呼唤着同伴归巢。一个头顶面具的少年在夕阳下呼喊着“丫头”,然后趁她不注意,将一只小沙蟹丢到她的头发上,看着她惊恐的表情捧腹大笑,充满成就感……

  这只是火薇的一个梦,但愿这个梦不要停下来,直到某一天梦醒,那个嚣张招摇又爱欺负她的人会站在她边上,捏着她的脸说:丫头,睡太久会发胖的。

活动推荐

游戏资料